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高行健:我對中國已無鄉愁
圖

〔記者楊媛婷/台北報導〕「我向來對當代藝術持批判角度,什麼都能成為藝術,唯獨『美』卻消失了。」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高行健近年行走全球,藉由詩歌、文學、繪畫、攝影、電影等多面向媒介,試圖喚起21世紀的「文藝復興」,「被政治、市場挾持的當代藝術,其美學觀念已然教條化。」

今日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發表高行健的新作《美的葬禮》,該畫冊從其同名長詩與電影而來,不僅內容重量級,分量也重量級,一手促成該書發行的台師大校長張國恩笑稱該書是非賣品,將送給願意典藏的單位和個人;已77歲的高行健精神矍鑠,他說這本畫冊是《美的葬禮》的第3個版本,「繼詩集、電影,這本畫冊的付梓圓了我的創作夢,每張攝影圖像都經過繪畫的精密構圖,反映社會意象。」

定居巴黎27年,高行健坦言對中國早就沒有任何的鄉愁,「我到法國一開始做的都是惡夢,但後來再怎麼作夢,夢的也都和中國無任何干係。」高行健認為很多華人到國外後總擺脫不了「鄉愁」的惡病,「人若不能超越他的過去,自然也無法超越到另一個層次。」曾經多部劇作與著作都被中國禁止發行與禁演的他,認為不論思想或肉身都離中國非常遙遠,「我的眼光已經不在中國,我面對的是全世界」,到法國定居後開始大量創作的高行健,認為「自由」是所有創作的基本要素,「自由不僅僅是指社會的條件與環境,更重要的是人的內心是否有自由的覺悟。」

高行健認為自己是世界公民,他說因為家庭教育的緣故(母親為戲劇演員),從小即遍讀東西方文學作品、接觸繪畫創作,他也提出隨著訊息流通的進步與便利,文化已非局限於單一地域,而是呈現開放性,「只要有受教育的人,不可能沒接觸過自身文化以外的事物。」也因此高行健相當反對「文化認同」的概念,他認為文化認同是強加在藝術之上的政治議題,「一個認同政治跟黨派的藝術家,往往也喪失自由跟獨立思考的能力。」

讀者無數、著作等身的高行健認為藝術創作必須觸及人們生活的背景,展現人性的複雜度外,更必須擺脫道德的說教以及政治的宣傳,甚至更要遠離商業市場,「現代很多人都將時尚比成藝術,但時尚會過季,藝術不會。」

 
資料來源: 自由時報電子報/ 報導日期: 2016-05-31 點閱人次: 306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