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搶救弱勢學習 並非難事

【李家同╱清華大學榮譽教授(新竹市)】

台師大的教育政策小組說,十二%的學生不具基本學力。他們建議新政府將問題列入國安議題。有大批孩子程度嚴重落後,相信大家早就知道了。我負責的博幼基金會十三年前成立,專門搶救弱勢孩童,希望他們的程度可以超過基本學力。支持我們的人和企業也相當多,政府也知道這個問題,所以我很好奇,為什麼弱勢孩子的存在變成了新聞。

孩子功課不好,重要的是我們該如何幫助他。如果方法不好,花了很多的錢,最後仍然沒有用。要搶救弱勢孩童,必須了解為什麼他們沒有學好。孩子的學習能力不同,有的學得快,有的學得慢。我們的教育問題乃是強調混才施教,所有的學生讀同樣的課本,進度一樣,考卷也一樣,可以想見,學習緩慢的孩子當然上課時完全聽不懂,久而久之,他就放棄學習了。小學教育沒有留級制度,所以可以順利地畢業,升上國中、高中,甚至大學。這種孩子不可能有競爭力。

要幫助弱勢孩子,第一就是要因材施教,絕對不可以混才施教。很多孩子雖然學得比較慢,但是只要老師有耐心,慢慢地教,孩子最後也就學會了。可是有些孩子不太能夠學比較難的功課,數學尤其嚴重,所以因材施教的另外一個重點就是禮記上的一句話「不陵節而施之為孫」。我們不能對有些孩子要求過分,如果他們實在不會解數學難題,就不要勉強他們。如果他們對英文文法搞不清楚,也可以暫時不管,多給他們讀文章。總之,不要使得孩子對學習害怕。最後,考試也必須分級,使得孩子至少要通過最基本的那一級。因為絕大多數孩子是可以學會最基本的學問,所以這應該不是難的事情。

要幫助弱勢孩子,還必須在教育上有適當的品質管制,不能讓孩子糊裡糊塗地升級,政府應該要求所有的老師將所有的孩子教會最基本的學問。我一直在等教育部長說「學生應該有基本學識能力,這是學生的權利,也是老師的責任。」可是,我一直沒有聽到這句話,令我感到很遺憾。

如果我們國家對於小孩子的教育沒有任何的最基本要求,當然會發生孩子到了國中,仍然不會寫全ABC,也不會學習一元一次方程式。政府並非不重視這個問題,也花了大筆經費做課輔,可是這些課輔不是因材施教,而是伴讀,所以大批經費用掉了,很多孩子仍然功課非常差。

教育界喜歡強調芬蘭的教育有多偉大,不知有多少人花大錢到芬蘭去參觀。令我感到高興的是,很多企業家沒有去芬蘭,他們就到博幼基金會簡陋的教室,參觀我們的因材施教。我非常感激他們,也希望政府和教育界知道,已經有一些人以因材施教和品質管制的觀念在搶救下一代。我仍然要說,搶救弱勢孩子並不是一件非常難的事情。

 
資料來源: 聯合報/A15版/民意論壇 報導日期: 2016-05-17 點閱人次: 221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