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文革“五十周年”特輯之四 台灣還在搞文革?
圖

中國大陸曾經流傳一段順口溜:“不到北京不知道自己官小,不到上海不知道自己錢少,不到海南島不知道自己身體不好。”後來居然被加上了一句:“不到台灣不知道文革還在搞”。台灣,被稱為華人社會自由民主的燈塔,怎會被與受害人數以上億計算的中國文化大革命相提並論?文革的親歷者與旁觀者,解讀孑然不同。

台灣中央研究院院士、《中國共產革命七十年》作者陳永發說:“那是大陸講的,我覺得很有道理啊!”“台灣那些人不是就愛批鬥人家、講話不留余地、不講理性,都是情緒化、高調,政治高調,不就是搞文革了嗎?”

中研院近史所助研究員、中共黨史專家吳啟訥說:“這話我當然是有條件讚成的,因為我感受到台灣在所謂解嚴之後啊,實質上他沒有完成真正的轉型,其實冷戰所遺留下來的一個思考方式,在台灣其實並沒有真正翻轉過來。”“台灣在這個威權時代結束之後,他所出現的政治運動的心態、模式跟民眾的反應,非常巧的,我發現是跟中國大陸很像,所以這個心態如果說它是文革,我一點也不覺得這個描述會有太大的問題,只是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們沒看到更多的暴力,這個告訴我們在台灣的殖民地現代化,還有國民黨的威權統治,它建立了一定的秩序基礎。”

吳啟訥認為,台灣資訊看來很開放,民眾自己的心態卻是很封閉的,還把台灣看成是進步價值的中心、民主的中心。在解決問題的方式上,台灣也經常用民眾的情感傾向、直覺反應或民粹解決。

台灣師範大學歷史系博士生、“中國之春”民運首批參與者楊雨亭認為,中國大陸民運圈出現所謂內鬥、批判、告密、把對方說成特務等“文革式的語境”,與他們深受文革災害有關。此外,文革初期,北大教授聶元梓的大字報提到“這是一場你死我活的鬥爭”,放到台灣藍、綠對待不同政治立場者的術語、台灣民粹化的現象上,某種程度確實接近“文革式的語境”。楊雨亭推測,“不到台灣不知文革還在搞”這個觀點的出現,可能因為台灣這幾年政爭的厲害,那些自然對藍營比較同情的大陸人對民進黨人士的批評。

楊雨亭說:“民進黨這個手法為什?比較像共產黨?這個字很有趣,他們用地方包圍中央、用鄉村包圍城市,各方面的語調都比較像共產黨的手法或是學他,我也不相信他是共產黨,但學的還不錯!那國民黨一般是比較菁英分子的政黨,他跟地方的紮根從在大陸開始就不大好,所以他的弱點就在這上面,你看他就比較上層結構,所以很容易被摧毀,所以用這種地方的方式摧毀國民黨是非常容易的,自然無形中就會變成民粹化,譬如說,大家都知道南部的地下電台,這種兇猛的謾罵,其實跟文革恐怕還有過之而無不及。”

文革爆發還是小學生的中國流亡詩人貝嶺,聽到“不到台灣不知文革還在搞”這種說法,批判說:“完全不對、這完全是荒誕,你把一個社會民主化所產生的一種紛亂,跟在專制統治下的這種恐怖混為一談,簡直荒誕到底了,而且說這種話的人,大概都是屬於對於台灣絕對缺乏了解的走馬觀花的表面現象!而且它本身有那個在傳媒上選擇性播放所產生的那種誇大跟誤解效果。”

文革時期曾以身為紅衛兵而驕傲,最終對毛的領導和共產主義產生恐懼懷疑,甚至萌生輕生念頭的前香港<<開放>>雜志編輯蔡詠梅認為,台灣立法院有時會打架,但拿民主社會正常的雜音和小騷亂與文革相比,是汙名化台灣。

蔡詠梅還即興模仿起文革時期,每天早請示、晚匯報,手捧“紅寶書(毛語錄)”,對著毛澤東肖像作效忠儀式。

蔡詠梅:“祝願我們偉大的領袖,還要四個偉大,偉大的領袖、偉大的導師、偉大的舵手、偉大的什?,四個,說完以後說萬壽無疆,要叫三次,萬壽無疆、萬壽無疆”。此外,在學校還要唱革命歌曲才能吃飯、更要跳忠於毛澤東的“忠字舞”,蔡詠梅說著說著不禁唱了起來:“我們敬愛的毛主席、我們心中的紅太陽、、、,全體集體跳。”

 
資料來源: / 報導日期: 2016-05-19 點閱人次: 286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