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撥開九二共識的認同迷霧

自從民進黨贏得319總統大選並掌握立法院多數席次之後,正式牽動兩岸統獨爭議的敏感神經。陸方隨後透過縮減陸客來台、國務院發言和陸甘建交等方式,試圖給民進黨政府戴上「兩岸一中」的緊箍咒。馬英九總統在任期最後臨去秋波的馬習會中,試圖鞏固「一中各表」的「九二共識」框架,但臨場卻又語焉不詳、欲言又止,徒留「一中同表」的遐想空間。

蔡英文就職之後的最大考驗,同時也是大陸對台關係的第一道難題,就是520總統就職演說的內容,究竟要如何從「九二共識」的歷史雲霧當中,重新定位與務實處理未來的兩岸關係?當總統從來都不是本為富家千金的小英追求的人生目標,所以站在台灣前途與兩岸發展的分水嶺上,她也最有機會跳脫馬英九試圖藉由兩岸關係來成就個人歷史定位的英雄迷思,改以柔韌包容和無私忘我的女性氣度來為剪不斷、理還亂的兩岸關係,定位歷史。

嚴格來說,「九二共識」只是兩岸敵對分裂40年後重新接觸的臨時便橋,最終還是必須面對一中╱兩國的根本問題。但歸根究柢,不論是中國統一或是台灣獨立,都是國族認同的意識形態,唯一的差別只是要以什麼樣的國族尺度作為身分認同的基礎。問題是,「民族國家」和「身分認同」都是上個世紀民族主義和單一現代性的舊思維,早已不合乎後現代資訊社會「地方全球化╱全球在地化」的時代潮流。在這個多元混雜的新時代,「無可分離的情境親同(the Fission Impossible of Situated Affinity)」才是人類社會的新現實。

兩岸放下認同爭議

因為全世界的環境巨變與資源耗竭,已經讓全人類和所有生物面臨前所未有的嚴峻挑戰,而個人生命與人類整體的延續發展也不再受到性別、階級、族裔、地域的框限。因此,兩岸領導人也必須超越民族國家和身分認同的意識形態,代之以情境親同的國協邦聯,如此才有可能締造源遠流長的千秋大業。如果兩岸當局還緊抓著破碎認同的國族浮木,試圖以黨同伐異的鬥爭手段來鞏固一黨一時的政經地位,注定會被時代的巨流所淹沒。
情境親同的意識形態並非虛無縹緲的烏托邦,因為意識形態的上層結構往往是由經濟民生的下層結構所決定,這也是為什麼經濟發展會帶動民主法制,貿易往來會促進文化交流,而情境親同也終將取代身分認同成為21世紀的主流價值。因此,兩岸關係的親同體現無可避免地得落實到經貿交流的實質內涵,這是民進黨政府無可迴避的政經現實;而中國大陸也必須學會鬆手的智慧,給台灣同胞自主生存的發展空間。
換言之,台灣如果要在亞太區域與全球經濟的強權縫隙中求生存,就必須有效地將全世界納入台灣島國的經濟貿易與社會文化網絡當中,讓世界成為台灣的一部分。同樣地,如果中國大陸想要成為一個和平崛起的泱泱大國,就必須學會包容異己、節制權力,如此才有可能成為地球村的國際公民,而非重蹈帝國列強覆轍的土豪霸權。
在情境親同的嶄新時代,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中國是世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而世界則是台灣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想清楚這一點,九二共識的歷史迷霧與統獨意識的認同迷思,也就撥雲見日、煙消雲散了!

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地理系教授

 
資料來源: 蘋果日報/A22 | 論壇 報導日期: 2016-05-07 點閱人次: 294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