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民進黨為何神隱

【王冠雄】

  近日發生我國「東聖吉16號」漁船在沖之鳥礁附近公海海域進行捕 魚作業時,竟遭日本違法扣押並被索「罰款」170萬台幣一案,事態 發展至今,台日之間關係進入數年以來的高度緊張階段。此案之發展 ,令人有以下幾點遺憾:

  沖之鳥礁上僅有兩塊表面積總和達9平方公尺的小岩礁凸出海面, 日本政府於1987年開始建造環繞小礁的水泥塊,並加以保護。日本政 府此一做法的野心在2008年提出外部大陸礁層界限時完整暴露出來, 其目的在於要求國際社會接受以沖之鳥礁為中心,在周圍劃定200浬 的專屬經濟海域範圍,而這片延伸出來的海域面積竟然至少可達40萬 平方公里。如此以根本無法維持人類居住條件的小岩礁作為主張廣大 海域面積的作法,根本是無理和惡意曲解國際海洋法,此為遺憾之一 。

  為使沖之鳥礁能夠符合「人居」的條件,日方表示已經有100餘名 東京都議員設籍沖之鳥礁,但實情是這些「入籍」的議員並沒有居住 的事實;此外,為使沖之鳥礁盤能夠達到「高潮時露出海面」的要求 ,日方近年來在礁盤上種植生長速度較快的珊瑚,但此作為卻忽略了 「自然形成的陸地區域」之要件。如此以蒙混手段,企圖欺瞞國際社 會認知,以達一方利益的做法,發生在進步文明的日本,此為遺憾之 二。

  「東聖吉16號」漁船在被扣之後,日方開出170萬台幣「贖金」的 要求,並謂不能接受我國不承認沖之鳥為島的「片面說法」。然就國 際法而言,任何漁船在公海海域皆有捕魚的自由,是日方「片面認定 」沖之鳥礁擁有經濟海域。

  更加可議的是,在公海任意扣押他國船隻,並且任意開出放船放人 的價碼,此種作為與國際社會厭惡的海盜行為有何差異?日本在此事 件上的表現,絲毫不像一個先進法治國家應有的文明表現,此為遺憾 之三。

  我政府對「沖之鳥礁」名稱定調,並堅持強力交涉、全力護漁之做 法,不僅明確,更是必須。因為我方所堅持的公海捕魚自由乃係習慣 國際法,亦即全球文明國家皆須捍衛的基本權利,更是國際社會的基 本價值。本案若是被惡意解釋為沖之鳥礁能夠產生專屬經濟海域,則 全球公海面積將會減少40萬平方公里,這是國際社會整體的損失。

  回想「廣大興28號事件」發生後,立法院曾經迅速決議要求政府有 效護漁,以及強烈譴責菲律賓的非法作為,但看看現在「東聖吉16號 」漁船在沖之鳥礁附近公海海域被日方扣押案,卻不見立法院有何作 為,讓人擔心即將完全執政的執政黨能否捍衛國人的利益。值此我國 可以展現作為負責任的國際社會一份子之時機,期待立法院能有積極 表現,更期待新政府團隊能有處理危機捍衛國家利益的能力。

  (作者為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政治學研究所教授)

 
資料來源: 中國時報/時論廣場/A15版 報導日期: 2016-04-29 點閱人次: 263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