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高中生怎麼讀師大開出的「經典書單」?作家建議你這麼導讀

李世勳/整理報導

台灣師範大學舉辦「2016全國高中生,人文經典閱讀會考競賽活動」,開出尼采、佛洛伊德等的10本經典名著,要求高中生研讀,並參加考試競賽,此事先前引發了許多討論。有人認為這些經典太困難,有人覺得為何選擇這10本經典?而小說家朱宥勳則在23日的專欄文章中給了導讀經典的建議。

10本艱澀的經典你讀過嗎?

東華大學歷史系教授蔣竹山,3月中在臉書放上由台灣師範大學文學院,舉辦的「2016全國高中生,人文經典閱讀會考競賽活動」書單,書單內容艱澀,包括作家:薩依德、韋伯、尼采、佛洛伊德等,外國經典名著,有《烏托邦》、《夢的解析》、《第二性》、《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東方主義》等。涵蓋社會、心理、哲學的重要著作,幾乎是到大學才會給相關科系生開的書單,引發網友反彈,認為為難高中生。蔣竹山則在臉書上表示:「高中生耶......好難,這學生讀下來應該很挫折吧!」

聯合報導,主辦活動的台師大文學院院長陳登武則反問:「有哪些經典是簡單的?」他表示,近年台灣學生的人文素養越來越低落,競賽活動的靈感來自法國的「高中生哲學會考」,法國人將哲學視為重要的人文素養能力,且是任何公民的思考基礎,因此每名高中生畢業都要先修一門「高中哲學課」。並通過考試才能畢業,相對台灣卻沒有任何顯示對哲學重視的活動。




正反討論:不流於形式才是重點

此議題先前引發正反的討論,
東吳大學副教授張君玫在評論文章中表示「一個企圖引領初學者,進入某個領域或議題的課程,需要更有機的設計。以那份爭議書單的樣貌看來,除了空洞而扁平的『西方經典世界』,我們找不到這類線索。但『西方經典』本身正是一個不存在的烏托邦,以及一個必須被解構的帝國。」

張君玫寫道:「閱讀是活的過程。當閱讀是個體自我追尋與理解世界的過程,『讀懂』不是不重要,而是需要被釐清。並加以脈絡化與歷史化。因為懂不懂並不是基於量化的標準,而在於文本可以帶讀者去哪裏?對於熱愛閱讀的人來說,每一個文本都是一張無邊界地圖裏面的一個點,它帶你到另外一個點或其他點,如此編織出世界的圖像。」

筆名人渣文本的大學教師周偉航則認為,教這些經典不流於形式才是重點,
他在評論文章中寫道:「 這個經典書單是來自於大學興辦的計劃,而大學當前各類教學計劃都有一個嚴重的問題,就是流於形式,往往是在最後階段做出一本厚厚的報告書,就好像功德無量。」


他表示:「這些教學計劃,真的有達到目的嗎?還是最後只變成教育部施政報告書表格上的一行?純粹只有砍樹印報告書的意義?學生到底由此獲得了什麼?」

社會觀察家張耀仁在文章中談到,高中生閱讀人文經典沒有錯,當中的問題不在於這些書單很難以及都是西方著作,重點是「究竟為什麼我們要閱讀這10本書」?如果只是為了要炫耀,這樣的閱讀觀才是令人驚心的。

他認為,閱讀經典若不思考與本土知識的關聯以及如何行動實踐,將會是個錯誤,因此他指出台師大文學院應該以更深度的論述,加以說明:為什麼是這10本書?它們與台灣情境乃至知識的聯結為何?它們適用於台灣嗎?從知識系譜來說的話,它們對應的本土知識觀與著作為何?

小說家教你怎麼導讀


小說家朱宥勳則在23日的鳴人堂專欄文章寫到:既然書單都發下來了,就別讓師生白忙一場,他以自身的經驗,提出一些「如何導讀會比較有效」的建議。

首先,必須先設定目標,也就是先問老師自己:你想讓學生得到什麼?他認為該學的是經典的思考方式,所以建議「經典會忘記,思路要留下。」

接下來該引發學習動機,他常用的幾種方式是:

第一、「你以為是這樣嗎?才不是呢?」:也就是在進行教學導讀之前,應找出能敏銳「擊破常識」的部分,讓學生覺得「你突破盲點了!!!」

第二、是引用學生已知的舊經驗,但是賦予新解釋,這樣的好處是可以減低學生面對新知識的進入門檻,很快地吸收抽象概念。

第三、是試著抓出概念圖,他建議你至少應該要做兩件事:協助學生確定每一個概念的定義是什麼,協助學生知道概念之間的關係是什麼?

但要做到這些並不容易,他最後衷心建議主辦單位,還是從《哲學哲學雞蛋糕》或《見樹又見林》這樣的書開始吧。

 
資料來源: 大紀元/ 報導日期: 2016-03-24 點閱人次: 403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