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民報李禎祥專欄】那一年,我們響應西藏抗暴

今年是西藏抗暴57周年。1959年3月,相隔三千公里的西藏和台灣,意外牽起一份情緣,成為有史以來,而且到目前為止,台灣對西藏最深刻的關注。因為那一年,台灣響應西藏抗暴。
西藏,唐宋時為吐番(念土撥,為藏人對藏地的稱呼,譯成英文就是Tibet),自古是一個獨立國家,從不屬於中國。中華民國成立後,1928年7月設蒙藏委員會,處理西藏事務。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隔年即入侵西藏,西藏政府向聯合國求助無效,1951年被迫簽訂《十七條協議》,中國取得西藏主權,西藏保有形式上的自治權。該協議可說是最早雛形的「一國兩制」。
共軍血洗西藏,台灣熱烈聲援
《十七條協議》簽訂後,西藏維持短暫和平,但危機逐漸逼近。因為中共在西藏周邊的藏族分布區(包括青海、西康、甘南、川西、滇北)強制推行大躍進、人民公社、「三反三算」等制度,摧毀藏傳佛教,強迫僧尼還俗,關押大量政治犯,造成大量藏人死亡。十世班禪為此向北京政府寫了《七萬言書》,差點死在獄中。達賴喇嘛之兄嘉樂頓珠1959年9月24日在印度揭露慘狀:「數年來,死於中共之手的西藏人已達十萬人以上。」
1956年以後,這些地區爆發多次武裝抗爭,動亂局勢導致大量難民湧入拉薩,駐拉薩的共軍也積極備戰。1959年3月10日,中共官員疑係設局邀約達賴,藏人擔心達賴會被「鴻門宴」或綁赴北京,力阻之,並高喊「西藏獨立」、「中國共產黨滾出西藏」等口號,史稱「西藏抗暴日」。3月17日,羅布林卡(夏宮)附近遭共軍砲擊,達賴逃離西藏,出走印度。19日起,共軍發動「拉薩戰役」,進行血腥鎮壓,嘉樂頓珠說:「有兩萬志士──幾乎全是西藏人──被殺。」英國學者安納德(Dibyesh Anand)稱,共有十多萬藏人展開「大逃亡」。
台灣以「西藏抗暴」來描述1959年3月這起事件。雖然西藏在歷史上從未屬於中國,也不屬於中華民國,但台灣人民在國民黨政府「大中國」思想的宣傳教育下,也義憤填膺聲援「西藏同胞」,蔚為熱潮。
學生簽名從軍,各界踴躍募款
從當年3月29日青年節以來,「支援西藏同胞反共抗暴運動」熱烈展開。部分大學生和中學生為了組織「志願軍」參加抗暴而簽名從軍。這股風潮大約從師範大學開始,之後各校仿效。例如師大有陳培基等140多人,政大有117人,育達商職有109人,僑大先修班及華僑中學有張志堅等百餘人,台中新民商職有劉新田等60人,建國中學有王振亨等18人,強恕中學有沈良能等16人等,都簽名參加志願軍。
當時許多學校都成立團體,從事宣傳和募捐活動。如政治大學成立「鐵幕人民反共抗暴委員會」,法商學院(今台北大學)成立「支援藏胞抗暴會」,中原理工學院成立「援藏抗暴委員會」等。有些學校則舉辦大型活動響應,如台北工專舉行「支援藏胞反共抗暴運動大會」,台中新民商職有學生150人參加捐血,以「援助藏胞抗暴傷患義士」

 
資料來源: 蘋果日報 即時/ 報導日期: 2016-03-20 點閱人次: 286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