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名家專論-台灣可以有一百間DeepMind

【潘華生】

  谷歌旗下的AlphaGo,近日正與韓國李世石九段進行5場史詩式般的 對決。李世石棋風銳利,擅長大規模的攻殺。他棋風縹緲靈幻,時常 有神來之筆,同時有著高水準的心理質素,精神上也極為頑強,故經 常能在落後的情況之下逆轉勝。

  雖然前幾場李世石在落居下風之後,還能頑強奮戰到最後,體現出 他所代表的人類不屈不撓的高品質精神。然而,他這樣的人類棋士卻 在此前已經連續3戰盡墨。至此5局3敗,人類敗局已定,象徵著人類 最頑強的戰士在每秒幾萬次計算的強大人工智慧機器的前面,最終也 必須棄子投降、俯首稱臣。這是一個人工智慧史上重要的里程碑。其 實,人類應該早已預知這一天的來臨,因為早在1997年,當西洋棋王 卡斯帕羅夫敗給IBM的深藍時,就已經寫下了第一個里程碑。碑文上 早已刻畫了一個似乎不可避免的未來。

  雖說圍棋排列組合方式的複雜度遠高於其他的棋類,但終究人類發 明的人工智慧系統極可能在未來所有博弈計算性質的領域都取得壓倒 性的勝利。畢竟,計算求解正是電腦的強項。而人工智慧更賦予了電 腦自我學習的能力。AlphaGo每天可以不停地學習,自我對戰、一天 可以下幾萬盤棋來論證參數。去年AlphaGo只能勉強擊敗圍棋2段的選 手,短短半年已能多次擊敗9段級的世界職業選手。李世石終於在3月 13日的第4場比賽第1次擊敗了AlphaGo,為此時此刻的人類扳回了最 後的一點尊嚴。但AlphaGo還在不斷地自我增強當中,以它飛快的學 習曲線來看,假以時日恐將更無人可敵。

  其實,機器擊敗人類的這兩個里程碑都與台灣有關。多年前打敗西 洋棋王的IBM電腦「深藍」的首席設計師許峰雄來自台灣,畢業於台 大電機,之後赴美獲得博士學位。此次AlphaGo的設計師黃士傑,則 是師大培養的博士,可見台灣的教育相當成功且紮實。然而,台灣 卻缺乏相對應的產業,所以許峰雄後來服務於北京的微軟亞洲研究院 。而黃士傑則被英國研究深度學習的DeepMind延攬,2014年這家50人 的小公司被谷歌併購。

  谷歌願意出價6億美元收購了這家50人的英國人工智慧公司,必定 是看到人工智慧產業的未來價值;也幾乎在同一年,在油價相對高峰 的時候,大陸的中石油以151億美元收購了加拿大一家頁岩油公司, 並需概括承受其43億美元的負債;而台灣近來還禁止開放陸資投資已 進入生命周期中後期的資本密集行業。谷歌投資了未來;大陸則以國 家能源安全的理由,屢屢套牢於基礎能源;台灣則是抱守國家安全理 由,堅持繼續投資過去。可見其投資的眼光差距真不可以道里計。

  其實,隨著電腦系統學會「學習」、學會「決策分析」,學會與人 類「博弈」,再加上人工智慧可以在網路上擷取數據進行大數據分析 ,其經濟與產業價值實在難以估計。此次,人工智慧在圍棋博弈中的 大放異彩,應該只是牛刀初試而已。

  人工智慧未來必定會進入人類的生活。DeepMind總裁哈薩比斯認為 人工智慧可幫助人類解決疾病、醫療、氣候、能源、遊戲等多領域的 問題。他的公司已經在開發判讀醫療病例資料的人工智慧系統。他的 終極目標是開發出「通用型學習機器」,可以像人類一樣,通過自主 學習,找到任何問題的解決方法。這將是一個巨大的未來產業,其意 義或許不亞於一場新的工業革命。台灣不應該在這個產業中缺席,也 很有條件在該領域有著出色的表現。我們也許不能擁一百間捷安特, 但是絕對可以擁有一百間DeepMind。

  最後,是如何營造一個開放且舒適的寬鬆環境,以吸引傑出的創新 創業人才落腳,再加上良好的市場機制,讓創新創業者在其中得到最 大的物質報償。人可以只被當作螺絲釘或零件,卻也可以是一顆顆智 慧的種子。DeepMind總裁哈薩比斯的父親來自塞浦路斯,蘋果賈伯斯 的父親來自敘利亞,特斯拉的馬斯克來自南非。英、美兩國賦予了每 個人最大創新創業潛能釋放的可能,並且予以制度性的保障—這就是 創新創業最重要的前提條件。(作者為國立雲林科技大學副教授)

 
資料來源: 中國時報/時論廣場/A12版 報導日期: 2016-03-15 點閱人次: 270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