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主權基金不能偷偷摸摸

施正屏

台灣當前正面臨全球經濟疲弱與兩岸關係緊繃之際,準總統蔡英文近日提出類主權基金觀點,主張振興台灣當前經濟應由國家扮演點火角色,以強化我國產業競爭力,協助企業打進世界盃。此議題一出立刻引發國內正反二極的熱烈討論,反對方論述多圍繞社會正義與政府干預市場是否違反自由化的角度探討,忽略了此主權基金最重要的核心價值:主權基金成因分析。

由全球化角度檢視主權基金的成因分析可分為二層次探討。第一、台灣是否正面臨全球經濟失衡的困境中;第二、推動此重大戰略結構調整,我國立法部門應針對主權基金制定行為準則。

首先,由第一層次分析,由於主權基金的核心價值是透過基金處理全球經濟失衡難題。主權基金的誕生緣起於20世紀50年代,中東產油國為處理龐大外匯資產而建立的一套避險機制。近年來受到全球外匯儲備與國際債務嚴重失衡的影響,新興國家持有龐大對外淨債權高速擴張,導致主權基金的高速崛起。

對我國而言,央行立場明確認為我國不宜將外匯存底以主權基金方式操作。央行指出,我國勞保、勞退及國民年金加上退撫基金規模超過3兆元,其中大部分投資海外資產,這些退休基金雖無主權基金之名,卻有主權基金之實。

其次,由第二層次分析,若我國果真要推動此重大戰略結構調整,立法部門應針對主權基金制定嚴謹的行為準則。其中包括三大面向:

第一、獨立性:主權基金易受到政治上的影響與官僚體系的干預,被迫追求多元目標,犧牲專業經理人的獨立性與專業化運作能力。主權財富基金的資金大部分投資於海外資產,政治上極為敏感。缺少足夠的商業性與運作獨立性,就有可能被認為是該國政府的政策工具,易遭受投資方政治上的指控,這是在立法過程中第一項高難度行為準則問題。

第二、風險性:由於主權基金往往由官僚體系掌控,基金由政府介入需承擔社會認知上公平性的道德風險。因此,在民主化的台灣社會,新政府須審慎考慮投資案的風險,建立制度面評估損失風險機制的公平性,這是第二項高難度行為準則問題。

第三、透明性:主權基金的投資政策若不透明,消息面的釋出往往會加劇資本市場波動。因此,推動主權基金政策需要一套高治理標準和制度性的透明機制。但目前多數國家的主權基金在投資方向、操作監控方面透明度極低,這是立法過程中第三項高難度行為準則問題。(作者為台師大國際暨社會科學院副教授)

 
資料來源: 中國時報/時論廣場/A12版 報導日期: 2016-03-16 點閱人次: 306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