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入亞投行 再溝通

2013年10月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主張,曾遭到美日為首的國家高度質疑與阻礙。但經中國大陸不斷釋出利多後,終於在去年底正式成立。今年初亞投行開始運作,亞投行是大陸面對經濟新常態與人民幣疲弱,積極尋求可持續增長外匯儲備的新投資方法。面對此一新區域金融組織的崛起,台灣應積極面對並嚴肅思考,加入與否的正反立場與可能付出的巨大代價。

今年2月初,亞投行正式開幕。值得注意的是亞投行在中國大陸以權力分散與雨露均霑兩大政策原則導引下,首席財務官由第2大股東印度的副行長擔任。首席行政官則由第8大股東印尼擔任。來自韓國的副行長負責風險管控和危機處理。此外,德國是歐元區重要國家,德籍副行長將會是銀行的主要執行官;英國則是第1個宣布加入亞投行的西方國家,是亞投行第10大股東,英國將負責亞投行溝通傳訊,安排各種會議及海外聯絡工作。這與世界銀行和亞洲開發銀行等現有國際金融組織由美日國家主導的做法截然不同並形成強烈對比。

亞投行公平的分配權力與未來各國基礎建設利益的雨露均霑原則,顯然有利於中國大陸進一步推動一帶一路的全球總體戰略布局。中國大陸以亞投行戰略為試金石,預計將進一步推動金磚國家開發銀行,與上海合作組織開發銀行。此「三行」大戰略的布局勢必牽動亞洲地緣政經格局,且為新興市場國家降低了未來金融動盪的風險與不可控性。

由中國大陸主導的國際貨幣金融體系「合縱連橫」正在成為一種新趨勢。透過全球經濟合作化解中國大陸基礎建設的過剩能量,以和平崛起的地緣經濟達成人民幣國際化的戰略目標,制衡美國的再平衡策略。

對台灣新政府而言,凸顯台灣主體是最重要的核心價值主張,因此參與亞投行與其他國際經貿組織的名稱無疑是新政府最重視的關鍵因素。檢視我國去年期望是依據亞投行協定第3-2條,以亞銀會員身分提出申請。但今年亞投行行長金立群上任後,明白表示對於台灣加入亞投行的身分將依第3-3條「由對其國際關係行為負責的銀行成員國同意或代其提出申請」,再度凸顯大陸對於台灣參與國際經貿組織事務的強硬立場。因此台灣短期內想加入亞投行,除非大陸高層在新政府520宣示後能表態支持,恐怕不樂觀。

若台灣無法順利加入亞投行或亞太地區經貿組織,則台灣金融業參與兩岸與國際金融的空間將被高度壓縮,而我國參與區域內公共工程與基礎建設的商機可能亦將落空。面對台灣內外經濟疲弱,新政府除提出具有戰略高度的「連結未來、連結全球、連結在地」產業立國發展戰略外,嚴肅面對中國大陸崛起,凝聚國人共識,正面應對九二共識的歷史,積極思考我國參與國際組織的身分,理性與開誠布公地與中國大陸展開制度性談判,建立大陸高層對台灣以民主方式選舉出新領導人的信任,應是當前兩岸關係重中之重。

企盼雙方領導人能以福國利民的大格局,秉持對等與尊重的基礎上相互溝通,大陸能釋出善意,以對待亞投行成員權力分享與雨露均霑的原則對待台灣,協助台灣以適當名稱加入經貿組織,驅動台灣下世代產業成長動能,贏得台灣廣大百姓的尊重與信任,堅持兩岸經濟可持續發展,必然對兩岸邁向和平與穩定能做出巨大的歷史貢獻。(作者為台師大國際暨社會科學院副教授)

 
資料來源: 中國時報/ 報導日期: 2016-02-24 點閱人次: 257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