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微風吹過原野

◎鄭頻

我常想:真正的好作品,讀來應該像微風吹過原野一樣,帶給人一種清新自在的感覺。這也是我每每讀陳冠甫詩的感想。最近我讀的是他的學術論文〈國家文學博士宗師──高郵高先生之生平與學術成就〉,也許別人會感到奇怪,他寄來的詩作那麼多,何況還以詩名彰顯,我竟選了人們心目中比較嚴肅的學術論文來讀。

其實,他們不知這篇論文的別出心裁,以三十首絕句為先生立傳,分別在詩後略加串解,又提出其在學術上的八項成就,兼作必要的說明。結語除婉陳得失,並有長聯概括其生平與學術成就。雖名為學術論文,還有詩可讀,可謂「一石兩鳥」,收穫更多,更讓我心中歡喜。另一個原因是,高明老師也曾是我的授業恩師,當年我在台師大國研所進修時,他曾教過我「治學方法」。推算起來,那時老師已年高七十有四了,可是我還記得,他總是神采奕奕,也教得很認真。

讀這樣的一篇論文,讓我對老師的一生有了更清楚的認識。當年,坐在課堂中的我,對老師的道德學問仰之彌高,卻未必知曉他更多的經歷和成就。原來,老師早年獻身黨務,後來長期兼教育行政;晚年又為糊口,奔走南北,然而仍能著作豐碩,實在是很了不起的。痛惜老師一生精力瘁於行政,否則其學術成就當不只如此。我以為魚與熊掌,原本難以得兼,顧此,就不免失彼,或許其間也有天意吧。

但對一個一生努力以赴的人來說,也許並沒有甚麼憾恨了,我願意這麼相信。何況老師高壽八十四仙逝,多少國家文學博士出其門下,桃李爭春,也是美事。

我喜歡冠甫當年敬輓老師的長聯:

系出高郵,派衍蘄黃,宗考據、義理、經濟、辭章之精微,恢復中華傳統文化;道隆周孔,澤敷麾俊,歷重慶、西安、星馬、港臺各學府,廣栽博士弟子生員。

寥寥數語,卻能完全概括了老師的生平事蹟和學術成就。詩聯的精粹,多麼讓人嘆服啊!

學術論文能這樣寫,增添了柔和,也減少了凝重,只是無法東施效顰,因為寫論文的人必須是個詩人,唉,這樣的門檻也未免太高了吧。

讀一篇學術論文,還能有微風吹過原野的舒暢,讓我深深的覺得:這樣的「相逢」,多麼讓人歡喜。

 
資料來源: 青年日報/ 報導日期: 2009-12-11 點閱人次: 815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