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菲律賓經濟崛起 台商南進最佳時機 瑪麗亞的華麗轉身

作者:林洧楨

在多數的台灣人眼裡,菲律賓不過是個輸出廉價女傭的「瑪麗亞王國」, 但如今這個長年被國際漠視的國家,卻如同灰姑娘般, 轉身成為光彩亮麗的東協經濟成長最快國家, 謎樣的魔力有機會再掀起新一波南進風潮。

「瑪麗亞」,這個在天主教信仰中的聖母之名、是在世界各國都備受祝福的名字,唯獨在台灣,因為受到菲律賓長年輸出廉價勞力的刻板印象影響,這個菲律賓女性常見的名字,反而淪為傭人的代名詞,以及女性自嘲家中地位不如人的特殊形容詞。這樣的文化輕蔑至今未改,但盛產瑪麗亞的那個南方島國,如今卻已優雅轉身,換上一襲經濟成長東協第一、亞洲第二的亮麗外衣;連世界銀行總裁Jim Yong Kim都稱讚,她將是下一個亞洲經濟奇蹟!

東協新星
菲律賓經濟快速崛起

世銀總裁都按讚!

比較台菲兩國近十四年來逐季的經濟成長率發現,台菲最後一次的死亡交叉出現在2011年第二季。這一年菲律賓早已提前償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長期金援的欠款,還讓一九九七年亞洲金融風暴後,外債一度占國內生產毛額高達67.71%一舉降至40%。這之後,菲律賓不僅隔年就已經有拿出十億美元作為IMF援助希臘、葡萄牙等歐盟國家的餘力,同時還以每季經濟成長率都超過5%的速度,拉開與台灣的差距。在世界銀行的統計中,菲律賓一○到一三年外資投資金額成長率高達242.3%,獨居東協龍頭;今年,菲律賓更是一舉提升四十三個名次,躋身一五年世界銀行的最佳投資國一百強之列。

亮眼數據之外,《財訊》深入菲律賓發現,雖然讓人印象深刻的吉普尼(Jeepney)小巴士,依然在路上爭奇鬥豔,也還有不少窮人以安全島為家,但三大不可思議的突破,卻明白的告訴世界,瑪麗亞的王國正在快速崛起!

見證一

荒土變經濟櫥窗

整齊街廓不輸信義計畫區

第一,十年不到就打造出一個繁華媲美信義計畫區、廣達一三四公頃的華麗城市。

台商口中不可思議的這個新市鎮,就是暌違19年,APEC(亞太經合會)重回菲律賓的舉辦地──BGC(Bonifacio Global City)。距離有馬尼拉金融中心之稱的馬卡蒂(Makati)地區,只有短短十分多鐘的路程,隔開兩地的是一大片庭園豪宅。剛在當地買房的台商、Grand Pillar公司負責人楊宗瀚說,十年前,這裡還是一望無際的荒土,但現在隨著經濟發展已經快速起飛,變成見證菲律賓崛起後,不容錯過的重要經濟櫥窗。

走入這個由菲律賓規模數一數二的地產開發集團Ayala主導的造鎮案,看見的是一個面積廣達一三四公頃、電線電纜全面地下化、有寬敞整齊街廓的先進重劃區。雖然摩天大樓林立,但卻退縮留下舒適人行道空間,讓人穿梭其中並不會有壓迫感,同時不只有高品質的商場、餐廳,還有多所知名的國際學校都坐落其中。傍晚時分,各種膚色的居民下班後優閒的出現在街頭慢跑,襯著低聲交談的流利英文當背景音樂,濃濃美式國際村的氛圍,幾乎讓人忘了是身在東南亞的瑪麗亞家鄉。加上這裡也是BPO(商務流程外包)這個菲律賓重要產業聚落所在地之一,又有活絡的金融與房地產業支撐,難怪經營BGC房產的台商、百事得執行董事劉清痕會說,「BGC的環境與條件不僅能媲美台北信義計畫區,國際化程度甚至比台北還高!」

見證二

高速公路變身金雞母

基礎建設帶動滾滾商機

第二,一度窮到沒人敢用的高速公路,如今竟成日進斗金的金雞母。

菲律賓的高速公路叫做SKYWAY,第一期的工程是印尼、菲律賓與台灣榮工處三方合作興建,但九七年被亞洲金融風暴重創的菲律賓,這項工程也如同其他公共建設一樣停擺。同時因為幣值腰斬近半,以美元計價的工程貸款暴增一倍,公司負債累累,就算已經可以通車的路段,也因為民眾沒錢繳過路費而乏人問津。

馬尼拉高速公路收費系統公司(MATES)總監 Dodik指出,當時苦撐九年,最後還是在政府協助減債下,公司與工程才得以繼續推動,之後慢慢的使用率變高、願意投資的外資也變多,最後菲律賓的汽車銷售量以每年一八%速度快速成長,馬尼拉的交通流量更是倍增六到七倍之多,SKYWAY因此全面翻紅,現在光是一天的過路費收入就有一千二百萬元披索。同時這家有著菲律賓軍方背景的特殊公司,因為握有從機場直通博弈特區的SKYWAY第三期工程、馬尼拉到克拉克的鐵路修建,以及馬尼拉的市區輕軌捷運等預計五年內要完成的多項重要基礎建設,因此成為日本、南韓、香港、中國與新加坡業者獵工程商機絕不會錯過的熱門標的。

最後,長年被認為是票房毒藥的工業區,也擺脫惡名悄悄復甦!

見證三
工業區由冷轉熱

國際輕工業排隊進場

長年研究東南亞市場的台灣師範大學華語文研究所副教授楊聰榮指出,無論是西班牙殖民時代,或是二戰後,美國長期掌控菲律賓,菲律賓都被視為農產品供應國,而沒有像台灣在日本殖民時代留下良好的工業基礎;因此工業發展始終疲弱,這也是菲律賓最後只能靠輸出人力賺錢的一大主因。

這次與我們同時造訪菲律賓的楊聰榮卻訝異發現,無論是鄰近馬尼拉市區的suntrust工業區,或是車程長達四小時、鄰近蘇比克灣的Hormosa工業區,竟都能見到不少日商與少部分台商設新廠的投資案正在動工。楊聰榮說,日本是對菲律賓研究最深的亞洲國家,會如此普遍投資工業區相當具指標性。當地工業區業者則表示,菲律賓仍是謝絕高汙染的重工業進入的國家,但在PEZA經濟特區的租稅優惠吸引,仍有不少著眼東協市場的輕工業業者陸續進場投資。

這也讓人好奇,如同灰姑娘般的瑪麗亞王國,究竟是如何逆轉劣勢?

淡江大學亞洲研究所教授蔡青龍指出,過去數十年間,不只台灣忽視菲律賓,就連在亞洲或國際學術研究中,沒有產業、貪汙問題嚴重、「窮到只剩人能賣」的菲律賓也一直都是乏人問津的冷門國度。但隨著東協議題逐年增溫,沒人看好的菲律賓卻接連繳出傲視東南亞群雄、經濟成長率超過六%的亮眼成績單,這才讓研究菲律賓開始成為國際顯學。其中最讓各界好奇的是,當國際上普遍認為國內失業率高、人才大量外流是一種國家發展警訊,為何長年受困於這種窘境的菲律賓卻反能使龐大的海外工作者變成逆轉國力的最關鍵引擎,帶領國家經濟重新起飛?

關鍵引擎
海外工作者逆轉國力

通關享OFW專屬禮遇

事實上,從入境開始就很難不注意到這個菲律賓的神奇產業,因為在馬尼拉國際機場入境通關處就有標示著OFW(Overseas Filipino Worker)指示牌的專屬快速通關。這是菲律賓對海外工作者的正式稱呼,為了方便他們工作需要,菲律賓的國際機場都設置有這樣的快速通關走道,而且即使是在非OFW返鄉高峰的上班日抵達菲律賓,與OFW通道熱鬧的人潮相比,外國遊客入境的通道仍顯得冷清許多。

到了機場接送區,與一般旅客接送區一路之隔的是專為OFW家屬設置的接機等候區,一張張等待家人回家的期待臉孔在欄杆上堆得滿滿,這是充當地陪、已經從瑪麗亞晉升為台灣媳婦多年的Ada 口中最有味道的瑪麗亞王國風景。她還透露,不管何時,這裡總是這麼多人,尤其在耶誕節等返鄉旺季,甚至就連總統都會親自帶隊接機,親自感謝海外工作者為了守護家人、建設家園所做的犧牲與努力,不難看出這個產業所受到的重視與發展蓬勃。

據了解,從台灣熟悉的菲傭、菲勞等藍領工作者,到大量前往美國、歐盟、中東等地發展的菲籍電子工程師、建築師、護士等白領上班族,官方統計的OFW從業人數就超過一千一百萬人,占菲國總人口的一成以上,是當前菲律賓最大的產業。同時,據菲律賓中央銀行統計,○四年時,這些人一年匯回家鄉的金流還不到百億美元,但十年不到規模就已經成長超過一倍,近幾年更已逼近每年250億美元的水準,而透過其他管道帶回家鄉的金流據說也達上百億美元之多,這帶動菲國近十年的外匯存底從155億美元成長到今年二月的808億美元,這就是產值占菲國GDP(國內生產毛額)一成以上的超級大產業。

「現在菲律賓也有很多台勞來工作!」在出機場到飯店的路上,Ada指著沿途的商辦、賣場或是賭場這樣告訴我們台菲就業市場人才流向的轉換;這雖讓台灣人聽來難免感嘆,但菲律賓人並沒有輕視台勞的意思。她表示,OFW在菲律賓是至少要大學畢業的高知識分子才能從事的高檔職業,就算是台灣認為地位比較差的瑪麗亞,回到菲律賓,也都會被視為是「英雄」,社會地位並不卑微,當然沒有人會覺得到菲律賓工作的台灣人有什麼不好,難怪她說,「這很棒啊!」

楊聰榮指出,菲律賓是以全世界都是菲律賓人的就業市場格局來發展這個產業,所以既有國家級部門統一管理OFW產業,還會透過外交力量,幫海外工人爭取較好的工作職缺與薪資,讓這些受過美式高等教育的人才,能在國際上發揮所長。一開始他們在最惡劣的環境下養活家人與國家,接著他們改變下一代的生活,他們帶回的財富,也帶動當地各式消費與服務性產業的發展,一步步地為菲律賓的崛起打下基礎,現在OFW開始帶著國際經驗返鄉建設與創業,既是菲國的新中產階級,也是國家發展最關鍵的一股力量!

從本刊接觸到OFW案例,能更清楚看到海外工作者生活的轉變。九七年,三十三歲的Bernardo ,眼見國內也沒什麼工作機會,就算有,月薪也連四千元披索都不到,但到最近的台灣工作,薪水與加班費一個月就能賺二萬元披索。為了養大四個小孩,他在語言不通下,硬著頭皮到高雄楠梓加工區工作。三年時間,他學會台灣人存錢的習慣,回來後創業,可惜收入不穩定,因此把事業交給家人,自己轉戰中東再度出國搶錢。這次他希望不但要賺夠錢,也要度過小孩求學最辛苦的階段,如今他因為賺錢的舊貨回收事業與出租房屋每月1.8萬元披索的收入,不僅不再需要出國工作也能過活,晉升菲律賓的新中產階級的他,甚至還買了塊地,正在打造一個全新的家園。

台商心情
沒來的人,還是很害怕;
來過的人,都捨不得離開

更值得注意的是,當這些第一代的菲勞、菲傭返鄉定居後,在國家政策的協助下,有良好教育的第二代不再需要像第一代屈就辛苦低薪的藍領工作,而有更多好薪情的白領職缺可選擇。像是Bernardo 的小孩,現在就在台灣電子公司當工程師,他說,雖然小孩賺的薪水是自己當年的三倍,但這不再是賺錢養家的生計問題,而是下一代競爭力與國際化的磨練。

除了勞力輸出,BPO(離岸業務流程外包)則是撐起菲律賓經濟的第二隻腳。VXI財務長 Steven指出,菲律賓所謂的BPO,其實主要指的是call center(客服中心),菲律賓是美洲以外最大的英文國家,流利又沒有難懂口音的英文是菲律賓近年能快速打敗印度,成為國際上最大BPO產業重鎮的一大關鍵。

從○三年到菲律賓設點,以一次培訓二十五人扎根經營到現在,VXI公司已成長為員工超過七千人的BPO專業公司。目前,菲律賓的BPO產業從業人員規模,已擴大到超過百萬人之多,變成年產值超過二百億美元的菲國第二大產業。雖然有日夜顛倒的問題,但比照外商薪資水準給薪、動輒二萬元披索起跳的月薪,也是當地其他產業薪水的1.5倍之多,這讓當地人不僅租得起房,甚至還買得起房。

 
資料來源: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報導日期: 2015-05-26 點閱人次: 450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