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媒體評論-網路霸凌 媒體沒責任嗎

【胡幼偉】

藝人楊又穎因不堪遭網路霸凌而輕生後,如何從修法、立法及教育 等管道遏止這種網路惡行,成為公眾關心議題。

其實,在司法及教育管道之外,傳統及網路新聞媒體率先禁絕對公 眾人物霸凌,以及拒做網路霸凌幫凶,也是不讓網路霸凌現象惡化的 重要工作。

媒體對公眾人物的霸凌,蓋有年矣!無止境地狗仔式跟拍偷拍,肆 無忌憚地揭露公眾人物隱私,以及屢見不鮮的錯誤報導,早已讓媒體 霸凌成為大家見怪不怪的現象。眼見媒體如此而極少受到法律約制, 素人也就有樣學樣,在網路匿名的保護傘下,開始對公眾人物,乃至 生活周遭中看不順眼的對象,施行言詞霸凌。

傳統及網路新聞媒體發現網路霸凌公眾人物成風後,以此乃具體存 在的社會現象為理由,開始常態性地報導某位公眾人物又因何事而遭 網友吐槽或打臉。新聞刊出後,事態擴大,往往吸引更多網友加入霸 凌行列,霸凌隊伍中若有網路名人發聲,媒體更會以顯著地位強化報 導。被霸凌者若敢公開抗議或反擊,多半只會遭致更嚴重的網路集體 霸凌,媒體見獵心喜,在新聞版面中,更加擴大報導被霸凌者的遭遇 。

於是,傳統及網路新聞媒體便與網路霸凌隊伍合成一氣,在這種相 互援引的循環中,對被霸凌者極盡凌虐之能事,必欲將霸凌對象鬥臭 鬥爛為止。在這樣的霸凌過程中,網友以匿名發言自我保護,媒體以 新聞自由及報導社會實況而自認免責,政府無法可管,網管人員逃避 網路守門人責任,網路霸凌終於從變態惡化為常態。被霸凌者若有相 當經濟實力,尚可從日常工作中抽身出來,循司法途徑向霸凌者討公 道;若只是初入社會尚無經濟基礎者,根本沒有打官司的成本,就只 能眼睜睜看自己被霸凌圍毆而無法也無暇反制。程度嚴重者,就像楊 又穎,最終選擇以死解脫,釀成無法挽救的悲劇。

如今,一位被霸凌者的以死抗議,終於換來立委諸公決定修法或立 法遏止霸凌歪風。能夠正視問題並嘗試解決問題,當然是值得鼓勵之 舉。然而,本屆立委任期所剩無幾,立院效率又向來難以期待。此時 此刻,當務之急,除律師團體應本於社會公義站出來伸出援手,為被 霸凌者提供救急服務,以訟止霸外,傳統及網路媒體尤應率先自清, 不做少數惡質新聞同業及網路霸凌者的幫凶,不要再抱著唯恐天下不 亂的看好戲心態,更不應為了討好霸凌集團以維繫媒體接觸或點閱率 ,在新聞版面中擴大散播霸凌言論。這是媒體最起碼該有的社會良心 與責任。這個社會不該以個人的死諫做為進步的基礎,媒體在這一點 上尤應有所檢討與感應。(作者為台師大大傳所教授)

 
資料來源: 中國時報/時論廣場/A16版 報導日期: 2015-05-01 點閱人次: 332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