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經典座標,文學史視野

文學批評,只依賴理論能有效掌握嗎?如果作家作品只是理論的附註,本末倒置,餖飣其事,文章的意旨不彰,作家的風格難明,則批評變成耍弄讀者的套式,對推廣文學閱讀、提升人文素養,毫無助益。然而這等毫無助益的事竟消耗了當今學院一大批人的精力。

在這種風氣與環境中,何寄澎《永遠的搜索:台灣散文跨世紀觀省錄》一書,特別值得推崇。此書主要特色有二:一在其研究系統──是以文學史的視野燭照,二在其研究價值──所論述的作品,都有經典意義。

1980年代,何寄澎參與編選的現代文學選析三書,包括詩、散文、小說,是兼具文學史視野與經典關懷的大學教科書。而今這本散文研究專著,依然在這一觀點下完成。文學史視野與經典關懷是極其可貴的文學品鑑準則,特別面對紛繁蕪雜的當代創作,如何篩選、定位,知本而不受蒙蔽,在在考驗批評家的器識。書前二序,陳芳明指出的「細讀工夫」,李瑞騰標明的「探求作者為文之用心」,都須有豐厚的學養、尖銳的藝術分辨力,始能為之。

何寄澎的專業始自古典文學,論起現代散文,時時與唐宋、魏晉各名篇相比較,無不得心應手。司馬遷作《史記》,「欲以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何寄澎以之為範式,心目中的經典,須是「成一家之言」者。這本《永遠的搜索》對散文名家(林文月、楊牧、簡媜、張秀亞、王鼎鈞、梁實秋等)作品全面掃描,深究文學所著意的旨意、情境、理趣、意象,又考察作家的胸懷、氣質、理念,融會貫通,最後得出如「太史公曰」式的結論,既見窮究工夫,又見古今會通的見識。其中論林文月散文三章,論楊牧散文兩章,論簡媜散文兩章,深刻有據絕不輕描淡寫,質疑設問更不輕易放過,最具分量。即使評論師長,也能忠實於文本,非一味肯定,終能衡情論理得一剴切的終極評價。這又見出了批評者的態度、高度。這些篇章的論點不斷被後出的論文引用,已成為散文學界的定論。

如果說創作者須有深思、善感的稟賦,評論者何嘗不須有情懷、情采相對應?何寄澎這一新著,血色分明,義理充沛,如一首氣韻昂揚的長歌,本身也可當優美的散文讀。有此功力、眼光,無怪乎褒貶嚴格,常聽他對一些空虛、浮泛的文章,大不以為然。而在他觀照的筆下,沒有二流作家,也就完全可以理解。

多年來我觀察何寄澎獻身大考中心語文測驗研發的成果,及為國家考試、文官培訓所下的苦心,內心實有所感。他懷著改革的浪漫激情,報效社會,十分忙碌而竟未放棄學術,更令我讚嘆!(本文作者為台師大國文系教授)

 
資料來源: 世界新聞網/ 報導日期: 2014-10-26 點閱人次: 380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