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反骨劉國松 82歲續「革毛筆的命」

天色剛剛露出曙光,正當別人準備起床的時刻,已經創作了一整夜的「現代水墨之父」劉國松剛要上床休息。

在劉國松位於桃園的大畫室裡,年逾八十二歲的他半趴半跪在地板上創作一幅逾六百號的水墨畫,幾乎占滿整個樓地板。這幅畫將在下月前進到阿布達比的皇宮參展。

劉國松,一九三二年生,六歲時父親在抗日戰爭中為國捐軀,他隨母親逃難,最後孤身來台。他少年時流離顛沛,飽受欺負,造就他一身的反骨精神。

劉國松被喻為是「最有革命精神的藝術家」。他大一時,受藝術導論教授虞君質「一切的藝術都來自生活」啟發。反觀當時課堂裡傳授的水墨畫法卻都在臨摹「古人的生活」,致使他從大二起就主張「全盤西化」。

幾年後,原本創作西畫的他卻重新回到水墨,因他認為中國繪畫曾經領先西方七百年,「不想看水墨畫死在我們這一代人手裡」;他走上革命之路。

六○年代,能畫也能寫的他,在聯合報副刊等提倡「革毛筆的命」,在港、台掀起筆戰熱議。迄今還是有人反對他。

為什麼要革毛筆的命?劉國松說,中國山水畫以皴法表現山石,號稱有卅六種皴法。但唐朝以降,文人控制了畫壇、主張用書法的筆法來作畫,演變成不用毛筆的中鋒就畫不出好畫。「卅六種皴法只剩下一種(中鋒)」,已鑽進了牛角尖、死胡同。

劉國松既不甘於模仿西方,也不願抄襲古人,他的創作之路著重「實驗」且與時並進。他的視野穿越傳統山水畫走向宇宙,又隨著技法的不斷發明歷經了水拓、漬墨、拓墨等風格演變。

革命之路不好走,他付的代價不小。

在白色恐怖年代,劉國松與師大同學合組「五月畫會」,串聯全台的現代畫派辦展覽,卻被扣上了共產黨同路人的「紅帽子」,還好有老師力保才得以脫身;他雖以第一名畢業於師大美術系,卻遭到排擠無法進入美術系任教。

等到他八○年代赴大陸辦展覽、發表現代水墨理論,再度遭反彈,大左派批他是在「推銷資本主義」。

目前全球約有六、七十個美術館收藏他畫作。本月中旬他將在史博館舉行大規模個展。接著將從明年起在星馬、印尼巡展。

 
資料來源: 聯合報/A10.生活 報導日期: 2014-10-12 點閱人次: 456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