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焦點評論:違憲的「龍應台們」(夏學理)

英國大倫敦管理局(Greater London Authority)文化策略長西蒙絲女士(Justine Simons)於日前來台交流時指出:為了讓倫敦成為友善的城市,倫敦廢止了不合時宜的法規,使更多的街頭藝人能夠放心演出。

反觀台灣,自台北市政府從民國94年4月27日起,率先發布施行「台北市街頭藝人從事藝文活動許可辦法」後,又於民國98年4月自行訂頒了「台北市街頭藝人從事藝文活動實施要點」。結果,這一個比一個更加嚴苛的規定,竟不幸地自台北市開始狂吹向台灣的十多個縣市。其間,毫不意外地接連造成諸如:「北市街頭藝人比律師難考,視障藝人泣訴」、「考街頭藝人證照過關率不到2成」等負面新聞事件。
文化部長龍應台於民國93年3月19日,在《百年大計,請從文化始》一文中寫道:「在歐洲的城市街頭經常看見藝術家的表演,台北卻沒有,為什麼?因為所有公共空間的管理辦法都是禁止街頭藝人出現的。」;其後,龍女士於民國101年2月15日以新任文建會主委身分受訪時,龍主委又特別例舉自己於台北市文化局長任內,力推「街頭藝人制度」與「古蹟再利用」等政績。

紐約洛城不設限制

但帶頭研議制訂「街頭藝人從事藝文活動許可辦法」的龍應台,已讓自己陷入了「文不對題」的泥淖。因街頭藝人自始需要的就只是「展演空間」,從來不是那一張可資證明自己才藝的「職能證照」。但一言堂式的諮詢會議,最終帶給台北與整個台灣的,不但是更多無法在公共空間自由揮灑自我的人民,而對於民眾的自由展演給予「條件設限」,違逆的何止是龍部長近期來常言及的「文化平權」?
留學美國且長年旅居國外的龍部長不可能不知,以職能認定為導向的「街頭藝人證」,從頭至尾就是個「違憲」之舉。紐約、洛杉磯等世界超級大城,基於「人民靜、動態的展演表現,係屬《憲法》保障之言論自由的一環」,因此,市府長年公開地對街頭表演者(street performer)表示歡迎。時至今日,洛杉磯市政府仍完全不對街頭藝人設限;紐約市政府也僅止於要求使用擴音設備的街頭表演者,必須以繳交45美元給所在地警局的方式,來取得一紙擴音設備的使用許可證。另再以勇於承認曾擁有不合時宜法規的倫敦為例,其在有關街頭展演的申請許可方面,也多只是與「空間、時間」的規定範圍,以及「接受打賞」(street collection)的合法途徑有關,鮮少直接涉入街頭展演者的個人才藝暨能力表現。
《憲法》第165條即明文規定:國家應保障教育、科學、「藝術工作者」之生活,並依國民經濟之進展,隨時提高其待遇。今日,台灣政府不但無能保障「藝術工作者」的生活,還反持續以「總量管制」的荒誕思維,對「街頭藝人」進行歧視性的考照認證。

「藝術家」如何認證

今年4月,龍應台部長曾因計劃推動「流行音樂從業人員職能認證制度」,而引發流行樂界的強大反彈。同理,想請問主張繼續對「街頭藝人」進行考照認證的「龍應台們」,敢不敢對「藝術家」進行考照認證?有朝一日,當明華園歌仔戲團的孫翠鳳女士,打算從國家戲劇院返回廟口、市集做街頭表演的時候,你們又會不會要求孫女士,應先通過「街頭藝人」的考照認證?

台灣師範大學文創學程教授

 
資料來源: 蘋果日報/A15 報導日期: 2014-08-12 點閱人次: 579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