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重返「頂」峰

OS:你能想像嗎?屋頂上也能種菜。台灣師範大學擁有全台灣第一個屋頂 農園,除了復育生態之外,平時還可以自給自足,這是師大環境教育所師生們體驗永續生活的方式。

Bite 林: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棒的東西。我們在都市中,其實都市是一個綠地很 少的地方,那我們竟然可以在屋頂變出一個綠地,我覺得那個太了不起了,屋頂 有個綠地耶!所以其實是等於是我們只要花點力氣走上樓我們就可以到一片綠地 上,那這個綠地不只是綠地喔,他還可以有產出還可以有食物,所以那不只是生 態也不只是環境,也是都市的福氣。這同時我們可以吃的健康一點,所以其實這 是一個非常棒,因為它造成了一個多贏的局面。

OS:屋頂農園儼然成為環教所生活和教育的中心,連帶影響到整個校園附近社區。

Bite 周:我們透過了這整個屋頂農園的設置過程裡面,讓我們一直在摸索,在都市裡頭怎麼樣能夠用屋頂農園也可以達到部分對於都市永續的關懷。

OS:然而,充滿著綠色植物的農園,現在卻變成這樣,一片光凸凸的屋頂。 原來,民國九十年因大樓結構老舊無法承受過多重量,屋頂農園在師生的 不捨中悄悄退出校園。但他們並沒有放棄,希望透過自己的努力,復興屋 頂農園,繼續實踐永續生活的計畫。 在環教所師生的努力與熱情下,這個計畫正逐漸地萌芽。

Bite 周:後來因為整棟房子地震補強,所以結構補強的結果我們就把那個東西撤掉,但是我們現在希望用我們同樣的策略技術,再來把樓上試做起來,成為一個 學習的平台。為了樓上要怎麼做我覺得我們是教育單位,我們提出構想,然後結構工程師、建築師會一起參與討論,也包括學校的營繕組,我相信我們可以又再 找到另外一種新的面貌。

OS:除了需要專業的人才外,復興屋頂農園還需要足夠的資金,為此,環 教所特別舉辦環教日,除了義賣手中二手物品外,還邀請了附近社區的居 民和全校的師生一同加入實踐永續生活的行列。

Bite 王:上周六的環教日呢其實我們有辦二手市集,我們募集的資金就是要來資 助我們的屋頂農園復興,我們那一天很幸運的募集到八千八百塊,對我們未來在 推動屋頂農園需要購買設備、購買種子,或是要發展其他的東西會是一筆不小的收入。

OS:雖然募集到的資金有限,復興農園的計畫還是往前邁進了一大步,而 未來還有更大、更遠的目標,透過屋頂農園,希望能夠凝聚師大分部跟附 近居民的感情。

Bite 王:那也有其他的團體願意贊助我們一些設備,那就是我們環教日所希望看 到的,我們現在也達成了這個目標,後來我們就是在幾次的校外採訪中,認識了 不少包括在做農業的,或是其他在做屋頂農園相關的夥伴們,我們就開始發想, 我們能不能用其他的方式,就是對建築結構可能影響比較小的方式,來重新的在 屋頂農園復興,所以就有了現在我們這些小小的盆栽們,那我們現在其實是用很 簡單的就是用保麗龍箱加上我們自己在濕地旁邊的堆肥泥土,然後小規模的種 植。

OS:微小的夢想如同一株株的幼苗,對於環教所的學生而言,這個夢想深 耕於他們的心中,對於屋頂農園,他們也是第一次嘗試。

Bite 王:大家都是都市小孩,也沒有什麼當農夫的經驗,所以我們其實就是從零開始,慢慢學慢慢試,因為其實第一個就是這以前就是我們屋頂農園所在的地方 跟我們環教所也是最近的,所以我們希望在我們自己的家去發想這樣的東西。

OS:從去年開始台灣不斷爆出的食安問題層出不窮,屋頂農園自給自足的 發展概念剛好能夠吃的健康,除了復育農園,未來他們也希望能夠實際下 鄉,與農民一起發展。

Bite 林:這個計畫應該從明年開始,坦白說,我會認為這年頭願意下田的人其實 比我想像中還要多。因為我猜可能一方面我們藉由透過一些食安問題一些環境的 問題,因為我們都知道台灣的食物開始有問題台灣的環境開始被破壞,這個我們 都知道,甚至課本上也都有講,那有些人可能在都市生活久了也覺得很厭煩覺得 討厭,可能對農村生活有嚮往有羨慕,我們就希望透過這個機會,能夠把他們帶 到這個水田裡,實際用雙手用雙腳去感受我們的土地。

OS:無論是在屋頂復育,或是下鄉在地深耕,環教所師生都用屬於自己的 方式一步一腳印,尋找屬於他們心中大自然的意義。

 
資料來源: PeoPo/ 報導日期: 2014-06-30 點閱人次: 260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