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建立新價值觀 擺脫鄭捷事件陰影

【記者徐翠玲/台北報導】鄭捷事件暴露包括網路世代生活與價值觀、家庭、學校教育、社會疏離等問題。馬偕醫院精神科資深主治醫師李朝雄指出,必須打破社會孤離、疏遠、活在自己虛擬世界的藩籬,否則會有更多類似事件出現。台師大健康促進與衛生教育學系教授李思賢則認為,社會太過追求金錢、功利等末端價值,人與人之間的信任也在崩解中,應回歸生活本質,培育孩子健康、快樂的過生活。

李朝雄表示,鄭捷事件是長期發展的問題,他在體質上、大腦結構可能對人比較無感,與人互動也感受不到喜怒哀樂。家庭、教育都有機會去處理鄭捷的問題,但現在教育制度在意分數、成就,教材愈改愈複雜而且愈來愈糟,忘了學校教育最重要的就是同儕、師生互動,應該從這事件檢視小孩教養及教育問題。

孩子沉溺虛擬世界

「不要讓孩子太過沉溺虛擬世界」李朝雄說,沉迷在電腦虛擬世界是很糟糕的事。大家每天都在LINE,LINE不用人際互動,因為人際互動很複雜,要看對方臉色、探索對方喜怒哀樂,經常有這樣的互動,人家痛苦跟著痛苦,當然不會殺人。現在愈來愈多人待在房間,人際互動機會愈來愈少,沉溺虛擬世界比電視時代更嚴重。

李思賢指出,對別人沒有同理心的孩子愈來愈多,可能是因為孩子愈來愈寶貝、生活愈來愈舒適,並不知道人生很多的苦難過程。加上現在教導比較單一,強調自我、自我信心的建立,自我大到某種程度時,就把人際關係抹殺,與別人相處時沒有同理心、沒有對等的對待。像鄭捷想要幹一件大事(殺人),別人對他而言都只是工具,他的目的是想從中找到價值或成就。

社會價值觀慢慢崩解

關於年輕一代面對面溝通問題,李思賢說,他們連怎麼啟動對話都不熟悉了。他發現師大學生可以1個月不跟父母對話。社會上絕大部分的家庭都是雙薪家庭,父母長時間不在家,工作壓力又大,回到家如果沒特別的事,不會跟孩子有對話,孩子出問題也不知道。很多父母的愛與關懷是給錢、給好的教育,但沒有溝通。

李思賢表示,很多國高中生不知怎麼過生活、要什麼日子,只知好好念書、考個好成績,下課馬上去補習、安親班,所有的生活都在課業裡。台灣教育體系從來不提供也不教怎麼過健康、快樂的生活。「整個社會都在往扭曲價值方向走,價值體系慢慢崩解」,想要從新確認價值觀,須檢討教育課綱,從教育著手。

網路世代在想什麼?

「網路世代很多思考邏輯在改變」李思賢說,這一世代完全落實「只要我喜歡我什麼都可以」,邏輯完全繞著「我」而行,什麼事情都考慮「我」,其他人的生活或活動是繞著「我」而生,遇到衝突挫折就轉進「我」的世界。網路的世界更是只有我,我主宰一切,虛擬世界就好像他們實際生活的世界。這對兒童、青少年的發展,已產生負面影響,包括沒辦法面對面溝通、用符號表達情緒,而不是文字或口語,很多邏輯都不在正常理解範疇。

不過,談到太陽花學運的學子,李思賢指出,這些人因為認知功能很高,可以游走於兩個空間,在虛擬與實體世界都很自在,但這只是少部分人,大部分是現實與虛擬分不清,無所適從,孤離、不知道個人價值在哪,非常自我、排擠他人,如今,這些卻是組成社會的重要族群。

 
資料來源: 大紀元/ 報導日期: 2014-06-16 點閱人次: 328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