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真風告逝 大偽斯興

【潘朝陽】

六朝(229-588)是中國最腐敗殘酷的時代,野心家奪權盜國,互相殺戮,黎民百姓活著不如禽獸,人間世就是煉獄。東晉大詩人陶淵明(365-427)在〈感士不遇賦〉中說:「真風告逝,大偽斯興。」真風者,就是純真的人心,純真的文化、社會和政治風氣,在劇亂之世,敗壞從人心起而漫天下。

陶淵明終身保有真風,史稱淵明是六朝唯一真人,他純真無染,故能清楚看出自己所處時空,道破大虛偽現象。此固泛指整個時代和世間風氣,但更指統治層貴族及在位「菁英」之言行。因為,一個時代的總體文化、社會、政治風氣,不能由黎民百姓負責,必須負責的是統治層貴族和圍繞其周圍的「菁英」。所以,淵明指出的大虛偽者,乃這些無恥統治層貴族及其「菁英」。

亂七八糟的時代一定是大偽斯興的時代,大虛偽者最喜緣飾以冠冕堂皇的理由,蟹行蜂舞於世間,其話語表面是一番大道理,骨子裡盡是名位權力和財富的私慾。

西元1645年,清將多鐸滅南明弘光朝,攻陷杭州城之際,明末大儒劉宗周(蕺山,1578-1645)聞噩耗,一心絕食殉國,開始以滴水進,他奇怪自己何以死不了,門人告訴他因有水以延續生命,劉宗周知曉,遂滴水不沾,歷20天,終於死節。劉宗周的絕食而死,無任何虛偽粉飾,無勾求虛名假義,乃純粹以一死貞定國族的名分和格局,是真風。在國史中,以真風人格殉節的真人,其實不只劉氏,如南宋謝枋得、南明黃道周。

以古鑒今,當前台灣情勢或不至像六朝昏天暗地,讀國史可觀照當代,不能不擔心台灣已陷溺於「真風告逝、大偽斯興」。《易.坤》有曰:「履霜堅冰至」,是說腳跟踩到凝結的霜時,得警惕必至的厚厚冰層。3月以來的街頭亂象,多有名利薰心老少政客、大學或研究院中為政黨服務的假學者,以及徒依法理卻無善德之法界人士,巴結討好偏袒「青年街頭運動職業家」,但若冷靜深入追索,則可發現「青年街頭運動職業家」以及這一大群「主流」政客、學者、法界者真正目標,不過獨立建國之非武裝革命。數月來,台北街頭非法學運或社運,充斥虛假造偽而據以奪取政治鬥爭的勝利。長此以往,台灣的文化、社會、政治恐步上禮崩樂壞的昏亂之局。

大宗教的經典中有相同的警世之言,《聖經》提醒世人,撒旦會披著上帝的外衣,假冒上帝的形相和話語欺騙世人;佛經也記載魔王波旬對佛祖說等你進入涅槃後,我就會變化成你的樣子,裝作你的聲音說話,用高明的偽裝來敗壞戒律,欺瞞佛子,統統失掉清淨本心而墮落阿鼻地獄。台灣人必須分辨上帝與撒旦,佛祖與波旬。

晚明大儒劉宗周傷懷明亡而絕食以死,表彰士君子之忠,是發揚真風的真人;當今台灣亦有老政客以絕食求死之大戲迷惑全台,美其名反核,檢視其前言不顧後語,蛇頭蛇尾,「人格者」何?昔時劉宗周絕食20天,輾轉床蓆慢慢死節,其死是真實的生命踐履,典型在宿昔,映照當今台灣,不過突顯一斯興的大偽。

(作者為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東亞學系教授)

 
資料來源: 中國時報/時論廣場/A19版 報導日期: 2014-05-15 點閱人次: 433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