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身分證或文憑 外配的選擇題

曾女香從越南嫁來台灣13年,她最大的心願,就是成為大學生。但當她入籍之後,原本外籍身分消失,得和一般台灣學生用同一份考卷,用相同計分標準,才能取得大學文憑。讀大學對她來說,變成一件奢侈的事。

在移民日本的親戚牽線之下,曾女香認識了丈夫,並在民國87年嫁來台灣,5年後順利取得中華民國國籍。女兒上幼稚園時,她發現有醫院需要通譯人員,在越南學過中文的曾女香便去爭取。工作的過程中,她興起繼續進修中文的念頭,到海山高中上補校課程。當曾女香想報考大學時,卻發現入籍的同時,她喪失了外籍生資格,考試得和台灣學生競爭,無法適用任何外籍生標準。

時間換知識 仍盼認可

曾女香說,英文、國文、數學、社會、自然,這些她怎麼考得了呢?拿到身分證好像是被處罰一樣。雖然有許多關注東南亞議題、開設翻譯課程的大學教授,歡迎有意進修的外籍配偶旁聽,老師都對我們很好,但努力用時間換取知識,卻無法得到學歷的認可,她仍有遺憾。

學校勸她:千萬別入籍

裴氏越河來自越南,師範大學華語文教學研究所的碩三學生。為了走上文憑之路,即使和台灣丈夫結婚9年,她仍未入籍。裴氏越河轉述當時學校給她的忠告。「他們說,千萬不能入籍」。

裴氏越河有河內社會科學與人文大學的文憑,主修東方學系中國專業,熟悉中文,2000年時到台灣擔任翻譯,後來結識現在的先生,但想進入研究所深造時,卻獲善意提醒,如果入籍,無法比照外籍生資格,即使有大學文憑,仍必須和台灣當地學生考同一份考卷,非常困難。

選文憑不入籍 沒保障

取得文憑,對裴氏越河來說,不僅是學習過程的證明,也有利找工作,她選擇不入籍。但心中仍難免遺憾。嫁作台灣媳婦,因為沒入籍,無法享有台灣人的福利。她也曾聽說,有些姊妹為了念書而未入籍,但和丈夫感情生變離婚,喪失了居留資格,學業也告中斷,也失去安穩生活。

裴氏越河說,其實很多姊妹不是不想學習,是政府沒有給他們機會學習,雖然台灣政府有提供不同學習中文的方式,如開放補校,但補校不等於一般課程,有些人從國小讀到高中,歲月漫漫,等到可以考大學、研究所時,記憶力、年齡早已拚不過年輕人,遑論他們先天就是外籍人士的身分,怎麼跟台灣人競爭呢?

 
資料來源: 聯合晚報/A5版/Page5Story 報導日期: 2014-03-07 點閱人次: 342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