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比賽結束,扎根開始

【吳鄭重】

這個夏天,先有世運,後有聽奧,南北兩個城市充滿活力,讓民眾見識到國際選手們的水準與國內選手的拚搏,兩場盛會收穫豐碩。現在聽奧也風光閉幕了,應該是思考如何讓全民運動扎根的時候了。高雄有新蓋的體育場,不久前台北市第八座運動中心也落成啟用,台灣(北、高兩市)的體育建設充滿了活力與希望,但關乎全民運動的軟硬體基礎設施,在質與量上是否足夠撐起運動金字塔頂端的巨型設施?

 台灣人口超過二三○○萬,如果我們要以世運、聽奧和台北市運動中心等由上而下的模式來營造健康、快樂的全民運動社會,試問:我們得投入多少兆經費,等待多久時間,興建多少座運動中心,才能夠撐起全民運動的基本需求?我甚至懷疑,這些大型的運動盛會和豪華的運動設施,對於全民運動究竟有多少實值助益?

 就以老少咸宜的羽毛球為例,目前台北市運動中心的收費標準是夜間與假日每小時五百元,如果一家四口每星期打二次羽毛球(一次二小時),一個月光場地費就得花費八千元。如果每周再多游一次泳,一個家庭每個月就得花費上萬元的運動支出。台灣有多少家庭負擔得起這樣的運動習慣?

 因此,我們必須回歸運動扎根的根本思維。從整合學校和社區的運動基礎設施著手,將全台灣將近三千五百個國民中小學的校園運動設施,透過公有共管、時空協商的複合使用模式,建構出學區融合社區的運動基礎設施。學校的操場、體育館、游泳池、教室、地下停車場等,是全體國民共有的公共財,也是社區最珍貴的空間資源。在中、小學學區和鄰里社區幾乎重疊的情況下,將學校與社區資源加以整合,是都市地區的唯一選擇,也是偏遠鄉村的最佳方案。這是過去的傳統,也是未來的趨勢。

 雖然目前大多數的學校在夜間和假日都會開放操場供民眾使用,但是多半只能從事散步、慢跑、投籃等簡單、零散的休閒運動,這和全民運動的目標,相去甚遠。一般學校在綜合體育館、游泳池等正式運動設施的數量和品質上,依然不足;運動設施的日常清潔與保養維護的工作,也不盡理想。整體而論,學校體育設施的開放程度和服務水準,根本跟不上台灣社會的發展步伐。也因為缺乏積極的經營策略和管理目標,使得學校與社區的運動扎根,難以落實;距離運動社會和體育大國的理想,更是越來越遠。

 當務之急,應設法將中、小學運動設施的經營管理和學校的行政體系加以區隔,提升、擴大為社區的運動基礎設施;並和體委會及各單項運動協會充分整合,招募專業的運動訓練和場館人才來經營和管理。除了上課期間提供學校體育教學和運動社團專業的場館設施與運動服務之外,其他時間則開放社區居民付費使用(但是價格一定要低廉)、開辦各種運動訓練課程、籌組社區運動團隊、建立地區運動聯賽制度、培訓地方運動選手等,作為運動扎根的軟體建設。

 中長期則需要將體育設施的硬體經費優先充實以國民中、小學校為平台的社區運動基礎設施,並且在空間設計上消除傳統封閉校園「邊界真空」的空間死角,讓健康、快樂的全民運動能夠落實在以學校為平台的社區生活當中。

 如果我們願意投注一、二十年的時間和一、兩次大型體育盛會的錢來做好結合學校和社區的體育扎根工作,我相信,即使沒有世運、聽奧的加持,台灣也會成為國際體壇矚目的強勁對手和各國稱羨的運動勝地。

  (作者為台灣師範大學地理系副教授)

 
資料來源: 中國時報/A14/時論廣場 報導日期: 2009-09-16 點閱人次: 553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