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友善列印
洪萬生父子合譯小說 紀念亡妻彭婉如

懸案受害人的家屬,談到沉冤常是悲憤激動。師大退休數學教授洪萬生,談起亡妻彭婉如卻淡然到有點冷漠。數學家表達感情其實迂迴而複雜,他和獨子洪贊天合譯小說「蘇菲的日記」,以女數學家奮鬥的故事,紀念離開了十八年的妻子與母親。

一九九六年,民進黨婦女委員會執行長彭婉如,為參加會議投宿高雄飯店,深夜離開失蹤,數日後發現遺體,血案迄今未破。

悲劇發生後,洪萬生出任彭婉如基金會董事長,「代妻出征」推動婦女運動,沒多久他退了下來,「我並不適合那種場子」。兩年後他再婚,許多人不解,「我只想趕快回到學術領域。」他也很少參加妻子的紀念活動,「我很怕激情的場合,只想用安靜的方式紀念她。」

悲劇發生後五個月,洪萬生重新翻譯出版「女數學家列傳」。該書是他和彭婉如初識時,兩人合譯、也是唯一一次合作的書。

談到那段青春歲月,洪萬生嚴肅的臉上終於綻開笑容。一九七五年,讀完研究所的他準備入伍,女友彭婉如在衛理女中教書,他讀到「女數學家列傳」愛不釋手,擔心譯筆不夠流暢,邀師大國文系畢業的彭婉如合譯。

當時台灣婦女運動剛起步,而「女數學家列傳」是結合女性主義和數學史的前衛作品。洪萬生回想,妻子可能就是在譯書時初次接觸女性主義,之後兩人出國讀書,返台後彭投入婦女運動。彭婉如離開後,洪萬生藉著重譯「女數學家列傳」,在心裡找回妻子的身影。

去年,洪萬生偶然讀到「蘇菲的日記」。書中主角蘇菲,便是「女數學家列傳」主角之一。她的故事曾讓彭婉如震動著迷,如今獨子洪贊天在翻譯社工作,洪萬生讓兒子替上母親的位置,父子合作翻譯「蘇菲的日記」。

如果沒讀到蘇菲的故事,彭婉如是不是就不會投入婦女運動,也不會在暗夜失蹤?這是一道難解的謎,洪萬生早已放棄解答,「人生無法計算、也無法回頭重來,我只能用我自己的方式紀念她。」

 
資料來源: 聯合報/A6版/生活 報導日期: 2014-01-26 點閱人次: 2018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