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 廣場》 黑人樂手 愛吹台灣薩克斯風

曾住過台灣並會說中文的黑人樂手Isaiah Richardson Jr., 兩年前在紐約市地鐵站以薩克斯風吹奏台灣國歌的身影,被網友拍攝到並上載於YouTube上,引起了網友們一片熱議,甚至主流媒體也跟進報導了這則新聞,不少台灣人還對那時的感動仍記憶猶新。

不過,還是很少人知道,Richardson演奏國歌及其他來自中國與台灣各地民謠時,手裡握著的那把薩克斯風可是道道地地產自於台灣。

一般人想到台灣就會想到高科技產業,卻不會把台灣視為製造薩克斯風的王國。爵士樂界的玩家也是如此想的,他們吹奏的薩克斯風幾乎都是歐美、日本品牌,而不是台灣。其實,台灣製造薩克斯風的歷史已是悠久又豐富,只不過長期只幫國際大廠代工的方式,使得Made in Taiwan的精品在國際上能見度不高。可幸的是,像是為Richardson手工打造薩克斯風的小公司P. Mauriat,11年來在世界各地默默耕耘自己的品牌,不但令Richardson有機會表達出他對台灣的好感,MIT的好品質也逐漸地扭轉整個爵士界對台灣、中國和亞洲製造薩克斯風地區的印象。

愛台灣就吹台灣薩克斯風

記得首次見到吹奏台灣製薩克斯風的樂手Richardson,是在紐約市大都會博物館前,當時是為一家英文報紙撰寫關於Richardson街頭表演的報導。當天,館前有來自各國的觀光客,在溫和秋陽下,有的選擇坐在階梯上愜意地觀賞Richardson兼收並蓄的街頭表演。在兩個小時內,除了數首猶太與美國歌曲外,Richardson也演奏了不少中國和台灣經典,包括鄧麗君《月亮代表我的心》、黃霑《滄海一聲笑》、施孝榮《拜訪春天》等 。

Richardson豐富的肢體表演與薩克斯風飽滿的樂色總吸引形形色色的聽眾駐足,但對恰巧來參觀博物館的台灣觀光客而言,驚喜地不只於見到中華民國國旗,更是不能相信聽到Richardson演奏國歌與其他耳熟能詳的歌曲,克制不了內心激動,衝過去將中華民國國旗舉高高的,與Richardson熱情地握手、拍照,讓其他國家的觀光客看得一頭霧水。

迄今,Richardson吹奏薩克斯風和單簧管已經十幾年了。生長於布朗區,Richardson在唸七年級時,已經學了幾年的單簧管,有幸申請到Julliard’s Music Advancement Program。參加了一年計畫的他,一到周末便埋頭苦練單簧管。不久,他被著名的Fiorello H. La Guardia High School of Music and Art and Performing Arts公立高中錄取了,繼續學習單簧管並開始練習薩克斯風。

1999年畢業後,他加入美國海軍,並參與軍樂團,學會了不少歌曲,也包括不同國家國歌在內。後來,被派遣到日本琉球一段時日後,他開始想,何不趁休假時到台灣去看看?因此,他2003年買了機票到台灣度過一周。

他說:「我來到台灣時,只會說日語。沒想到,我碰到了一位會說日語的中年婦女,我覺得她很熱情。那時,台灣給我的印象很棒,所以我下定決心回來台灣學中文。」

2008年Richardson在讀大學時,申請到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的獎學金,終於有機會到台灣實現他學中文的夢想。居住在台灣四個月,Richardson白天到師範大學拼命地學習中文、練習古箏,晚上到台北市一家爵士酒吧 Brown Sugar以薩克斯風表演爵士樂。那時,他聽別人提到台灣製造薩克斯風的悠久歷史。

台灣製造薩克斯風的P. Mauriat 董事長謝明滿回憶起他和Richardson第一次碰面時表示:「我們在YouTube也多次看到他的影片及愛台灣的熱情。在三年前他本人訪問我公司時有機會暢談雙方的共同喜好,他是很多才多藝的薩克斯風樂手,迄今仍留下深刻的印象。一個外國人能獨奏台灣國歌曲真是天才。」

台灣薩克斯風的產業

P. Mauriat不是台灣第一家製造薩克斯風的公司。其實,台灣製造薩克斯風的歷史能追溯回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後。1945年,台中后里的「連昌」即是一家台灣人自製薩克斯風的公司。連昌發言人雖不願意接受專訪,但依照其公司的網站資訊,二戰後,全世界三分之一的薩克斯風都來自台灣台中后里。然而,隨著勞工成本因素,80年代許多國際樂器公司紛紛轉單到中國代工,使得后里代工廠逐漸沒落。謝明滿說,后里現在僅有三四家做代工,幫別人做貼牌。歷史悠久的連昌也在網站上註明,從2000年起,連昌已結束代工廠業務,轉以自家品牌「連昌」銷售樂器。

謝明滿表示,他於2002年設立P. Mauriat起(公司原名:Albest Musical Instruments Company),從未做過代工廠,他相信有自己品牌,重視行銷,才會在國際上生存。他一直尋求機會外銷自有品牌的薩克斯風和小號(小喇叭)。今年59歲的他說,二十出頭時開始做旅行箱外銷歐美。那時年紀輕輕,在歐洲的某個pub第一次聽見薩克斯風既美又活潑的音色,告訴自己,學習製造薩克斯風就是他的夢想。

他說,「我結束了我的旅行箱外銷生意,換到薩克斯風行業,開始做研究。如果不是自己的喜好、樂趣來堅持下去,做薩克斯風是很辛苦的。」

謝明滿2002年到科羅拉多州向Roger Greenberg教授拜師學習薩克斯風,回台後多年仍持續與Greenberg保持聯絡,沒想到這緣分進一步幫助他敲開美國的市場。先後認識著名的爵士樂手如James Carter和Greg Osby等等,多次交流互動,改善品質,而他們後來也成為P. Mauriat代言人。

與Herbie Hancock 和Dizzy Gillespie等著名爵士音樂家一起同台的Osby說:「那時候,我們聽說在台灣有一家新公司開始製造薩克斯風。他們不但做得很快,更是做得比其他亞洲國家更精緻,所以我那時想去看看。」

Carter則是比Osby早一年到台灣訪問謝明滿和他位於大雅的工廠。他說,親眼看到如此小規模工廠依據他試吹後所留下的建議,一步步快速改良符合他所要求的音色標準,過程讓他印象十分深刻。他表示,「現今,在中國或台灣,有這麼多代工廠為別的公司貼牌,但能做到這樣認真傾聽的態度真是一個例外。」

謝明滿說,除了製作小喇叭外,每年大雅工廠約產薩克斯風三千支左右。該工廠的27名技師,偕累積多年豐富的製作經驗。P. Mauriat手工打造的樂器都堅持選材,以台灣原料為主,歐洲進口配件為輔。並且,謝明滿說,質量控管交由有美國碩士學位的專家們,形象包裝與網站設計則是由歐洲團隊設計的。

部分著名薩克斯風如Selmer還在歐洲製造,但愈來愈多樂器公司如法國的Buffet Crampon早就請中國和台灣代工廠製造薩克斯風。Buffet Crampon發言人Matt Vance表示,除了法國的工廠外,由2006年起,中音、次中音、上低音薩克斯風都由中國和台灣代工廠承包製造。然而,Vance不願意透露這些代工廠的名稱。

吹奏后里Buffet並代言上低音薩克斯風的Lauren Sevian表示,台灣製作的薩克斯風的質量最佳。

「一般而言,在樂手的印象中,台灣和中國的薩克斯風品質很低劣。不過,我個人覺得沒有根據這麼說的。」

改變偏見很難

儘管已有爵士樂手像Richardson、Osby、Carter和Sevian讚賞台灣製的薩克斯風,但有些網友在網路論壇裡還是改不了偏見,會強烈批評中國和台灣的成品,以非常負面的形容詞如「垃圾」、「冒品」、「廉價低劣的樂器」來描寫這些薩克斯風。

不過,就住過台灣和中國學過中文的Richardson而言,以台灣薩克斯風吹奏台灣與其他中國歌曲,才能夠讓他表達出他對台灣及中國文化的尊重。「P. Mauriat並沒有模仿其他有名的古典薩克斯風,反而他們創造了個新的樂器風格與音色。」

除了街頭表演外,Richardson目前也在其他場合吹奏他的台灣薩克斯風,比如他和他的樂團Brown Rice Family在紐約或州外表演,或參與演出HBO Boardwalk Empire的樂手角色。無論練習美國歌曲或中華民國國歌,Richardson把他在音樂上的成就歸功於唸大學時主修亞洲歷史和文化,以及在台灣師大學習彈古箏。他表示,若缺少了彈古箏的訓練,可能不會那麼理解如何吹薩克斯風。

 
資料來源: 世界新聞網/ 報導日期: 2013-12-15 點閱人次: 1891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