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上緊發條 職涯啟程
圖

畢業於台大醫工所的龍骨王創辦人陳誌睿,2011年投入開發醫療感知系統領域後,已連續3年參與新創業企業實習媒合會。他指出,近2年,大環境景氣不佳,不少學子提前啟動職涯規劃,嘗試以實習摸索未來工作方向。龍骨王每年約有1至2名學生想來實習,希望了解程式開發工作。


2011年,獲美國矽谷創投聖經《紅鯡魚》雜誌,評選為「2010全球科技100強」的網絡公司里斯特也來到現場。

營運長沈貝怡表示,對比大企業,新創公司規模小、組織扁平,更容易觀察一家公司從無到有、由小變大的階段性變革。新創公司的前景看好,深具爆發力,職位設置也比大公司更具彈性,年輕人可以學到更多。

職涯探索起跑點

新創公司的實習制度雖不如大企業完善,但里斯特釋出實習機會後,已收到近50封履歷,其中不乏已有實習經驗者,可見年輕人爭取實習機會的態度,非常積極。台大國際企業系學生楊博鈞,大二暑假就曾到電??子商務公司Payeasy實習,擔任活動企劃,負責到各大學舉辦新品牌促銷活動。今年,他來到里斯特實習,以便觀察新創公司的崛起和營運挑戰,為將來??的創業作準備。

青年學子對未來就業市場滿懷危機感而提早因應,有其原因。日前,勞委會公佈社會新鮮人的起薪調查,2012年平均起薪為新台幣2萬5036元(約2600令吉),只比前年增加381元(約40令吉)。在整體經濟情勢低迷、薪資條件不佳等負面消息充斥下,等在畢業學子前方的,是一場艱辛的硬戰。

年輕世代的就業困境,已是各國共同現象。今年5月,聯合國勞工組織發布《2013年全球青年就業趨勢報告》,調查指出,全球15至24歲青年失業率將由去年的12.4%,攀升至2018年的12.8%。

目標:縮短產學落差

更早之前的4月,英國《經濟學人》也以〈失業一代〉為題,探討全球青年就業議題。文中指出,活絡就業市場與提升教育水平,成了各國提升就業率的解方之一,但學歷並非就業保證,以英、美為例,人文科系學生畢業後,未必能順利求職;在北非,大學生失業率,甚至是中輟生的兩倍。縮小產學差距,成了各國一致的目標。

為了不讓自己對於未來的工作職務,停留在「想像」階段,爭取企業實習成了大學生的暑期重頭戲。

日前,台灣1111人力銀行公佈的《暑期實習意願調查》顯示,有近50%的受訪學生有意到企業實習;其中「累積相關工作經驗」與「學習社會經驗,了解職場文化」為參與實習的兩大主因。 1111人力銀行公關總監李大華表示,企業在該網站登錄的實習職缺約有600個,每年數量約成長20%,以民生服務業、資訊科技產業釋出的機會最多。

104人力銀行資深副總經理洪廣禮的觀察亦然,2012年,該公司的網站僅有1389人想爭取實習機會,但至今年3月,人數已竄升至3535人,成長2.5倍。他表示,青年世代所處的就業環境比上一代惡劣,一旦職涯抉擇錯誤,承擔的風險、時間成本將更高。因此,不少學生嘗試透過實習減低學用落差,態度積極。

創意實習生 獲招延攬加入

一般說來,外商企業有完整的培訓制度,是學生期待實習的熱門選項。以廣告業翹楚奧美集團為例,除了行之有年的例行實習制度外,2008年起,又發起「紅領帶實習計劃」。

奧美廣告副總經理呂豐餘表示,計劃發起初衷,是為了緬懷赴任北京奧美廣告工作的業務總監林宗緯,34歲的他,在異鄉因心肌梗塞猝死,讓同仁相當不捨。林宗緯一生以廣告為志業,是不可多得的人才,為人熟知的eBay網站唐先生打破蟠龍花瓶的廣告創意,即出自他手。傷心之餘,奧美團隊決定在一個月內發起實習計劃,尋找另一個如林宗緯般全心投注熱情的廣告新星。

嚴苛面試 精兵原則

紅領帶計劃實施5年來,採取精兵原則,每年由近500名申請者中,篩選出約10名同學。奧美除了提供實習機會,也希望從中挖掘並培養人才,應試者必須通過3道嚴苛的面試流程,才能獲得實習機會。

第一關,奧美要求申請者繳交履歷表。 24歲,畢業自政大財政系的陳昱安,將大學3年參加過金旋獎、校園電台DJ的經歷,以雜誌形式呈現,並以「吸毒犯」一詞形容自己對廣告業熱愛到「上癮不可自拔」。

念過3所高中、3所大學,就讀文化大學廣告系的蔡承翰,則毫不畏懼地呈現自己的缺點。他列舉60位朋友對他的評價,甚至將「白痴、腦筋缺洞、口齒不清」等負面字眼放上海報,下方寫著「我有很多缺點,我不怕批評,這就是蔡承翰。」

兩人獨具風格的履歷,順利通過首關篩選。最後一關集體面試,更有千奇百怪的提問,例如要同學在一分鐘內說笑話,或設想今天,如果你是喝醉酒鬧事打人的藝人Makiyo的經理人,要如何替她扭轉負面形象?

呂豐餘表示,天馬行空的考題,就是要測試同學是否具備熱情,以及反應靈活的人格特質。

入選者即可到奧美實習8週,每週皆會安排簡報、消費者洞察、創意思考等專業課程,並要求學生在結業前,比照正式員工提案比稿,壓力不輸正式的廣告人??。最終決選勝出者,還能加入奧美團隊。

呂豐餘強調,實習計劃就是希望從中選擇優秀人才;他感慨,廣告業給人勞累、辛苦的印象,願意成為廣告人的學生越來越少。有機會到奧美實習的學子,走過這一遭,正好測試自己是否適合創意激盪的廣告業。

助學生就業 校方大力推實習

面對這場就業戰,學生不敢怠忽,企業改變態度,學校也開始調整自我定位。向來被視為師資培育殿堂的師範院校,也因少子化現象,各級學校對師資的需求減緩,必須為學生另謀出路。

今年起,台灣師範大學管理學院大學部的「企業管理學士學位學程」,將學生升大三暑假的企業實習,列為必修學分;6月上旬,師大首度多家企業簽約,希望經由校方牽線,協助學生順利進入企業實習。

推動制度性實習平台

2011年,台大管理學院也打造第一個,由校方整合資訊的台大管院TIP實習計劃。管院副院長李吉仁表示,企業願意提供實習機會者仍在少數。 「這幾年常有同學跑來問我,有沒有實習機會?」他心想,何不主動擬定實習計劃,由台大管院負責招募企業、104人力銀行提供平台的構想,應運而生。

靠著台大招牌,首年實施就吸引科技傳產、製造服務等30多家企業加入,釋出的職缺多達150多項,不過,推動制度性的實習平台,對同學和企業主而言,都是史上頭一遭。

李吉仁廣發英雄帖,說服畢業自台大的企業主,加入實習計劃;同時,他也邀來執行實習經驗豐富的Johnson&Johnson人資暨行政處處長梁佩芳,為企業人資主管授課。 3年下來,企業主接受實習生的意願逐漸提升,每年TIP計劃寄給企業的調查意願函,都有7、8成回覆率。

從事教職20餘年,李吉仁觀察,在升學導向下,台灣學生進入大學前普遍缺乏摸索。在畢業前夕,對前途迷惘的學生所在多有。其次,抉擇職涯時,往往會受到同儕影響,盲從之下,忽略自己的性向,最終只能換來一份「相對不討厭」的工作。

若有機會進入企業,實習期間累積的人脈資源,既能讓學生面臨抉擇時,跳脫來自同學、父母單一意見圈的偏差;也能提早為踏入職場調整心態。

「學生時代,有老師定好的題目,也有預設的答案;而在職場上,不但題目要自己出,還得自己找出答案,透過短期實習,可以補足兩者落差,不至一下無所適從。」李吉仁說。

海外實習 跨文化職場歷練

到大企業實習,需要過五關斬六將,而一向給人抗壓性不足印象的8字輩,更有人勇於挑戰自我,前往海外實習。 27歲,政大國貿系畢業的黃鈺涵,2010年透過AIESEC協會,來到印度展開海外實習,累積異文化的職場歷練。

2008年金融海嘯爆發時,黃鈺涵剛升上大四,當時企業裁員、失業率上升等壞消息頻傳,校園也瀰漫一股不安的氣氛。課堂上,老師憂心忡忡地提醒同學,面對接下來的求職路,「要有長期抗戰的心理準備!」

隔年2月,身為全球最大學生組織AIESEC政大分會成員的她,一面投遞履歷,也開始嘗試透過協會,申請海外企業實習。畢業後,黃鈺涵應徵上一家監視器材公司,起薪5萬元(約5300令吉)的業務工作,讓她暫擱已錄取的實習計劃,但天天處理訂單、計算數字的單調工作令她日漸疲乏,她決定離職,實現原定的海外實習目標。

她重啟AIESEC履歷,趁著自己年輕,鎖定中東、印度區域的實習職缺。 2010年夏天,終於接獲提供英文線上修改服務的印度Crimson Interactive的面試通知。

2010年7月黃鈺涵啟程,落腳印度孟買,為Crimson Interactive拓展中文市場。身為全公司唯一懂得中文的員工,黃鈺涵一點開公司的中文介面,卻差點沒暈倒。不僅中文說明錯誤百出,設計風格也非中文網友習慣的簡約調性,「就是典型印度風格,邊欄一片花花綠綠;不懂中文設計者憑感覺斷句,文字也亂七八糟,」她說。

她接下任務後,逐一檢查用詞,並擔任印度總部與台灣分公司的溝通窗口,必要時還得身兼中文客服工作。 8個月後,在實習期滿前,Crimson的中文客戶數量大幅提升一倍,黃鈺涵也因優異表現,獲得公司留用。這段海外經驗,大大拓展了她的眼界。

海外走一遭視野大不同

比較台灣與印度的職場文化,她說,在台灣,工作認真、責任感與準時敬業是基本倫理,但在印度企業上班,須有耐心、追?工作進度,否則就有可能被印度人氣得牙癢癢的。例如當印度人說「No problem!」時,千萬別當真,他們往往輕易承諾,卻可能在最後一刻雙手一攤說,無法達成,不過,印度人清晰的思路邏輯,也讓黃鈺涵的表達能力精進不少。

返台後,黃鈺涵很快應徵上高雄楠梓電子公司的海外業務工作。 「或許,當初先去海外實習,就不會在第一份工作時如此不適應了,」她說。

結語◆提升就業率,由改革課程著手

曾於2006年發表〈大專畢業生就業力調查報告〉,也曾出版《我七年級,我不草莓》一書的中山大學教務長劉孟奇,長年觀察青年就業議題,他分析,台灣學子普遍存在「職涯晚熟」的問題,以致於「不滿性就業」的現象更勝失業危機。

其中原因包括:家長觀念未改、經濟景氣不佳。不過,劉孟奇直指,青年就業不振,也是大學僵化的課程設計的受害者。

他分析,高等教育該是「知識殿堂」或是「職業訓練所」的爭議,存在已久,「產」與「學」都應是高等教育的重點。大學該以「綜合教育」為先,強調「技職教育」,並非是零和辯論。

他記得,墾丁福華酒店總經理張積光曾說過,過去福華擇才時,都以觀光休閒相關科系學生為優先,然而,觀光專業的經理人,職位向上晉升後,常會遭遇缺乏國際觀、管理知識不足的瓶頸。對比之下,外語能力強的文藻外語學院學生,任職初期可能因不熟悉旅館產業而表現不佳,需要歷經1至2年磨練後,才能大放異彩,但未來的表現卻更值得期待。

他比喻,因應業界培育的專才能力,猶如一把小刀;而講求邏輯、外語與理論知識的通才能力,則像一把長刀,唯有雙刀並使,才能戰??勝職場。

面對產學落差,當務之急須由課程設計著手,知識與技能之間,取得平衡點。劉孟奇指出,澳洲政府設計的「資格架構方案」(AQF),值得借鑑。除了基本課程外,這項方案採納國家級產業工會,對於大學課程設計的建言,在大學4年內,開設8至10門結合產業發展的課程。而為了避免趕不上產業變化,每3年也會檢視一次調整課程架構。

國內大學對社會與產業結構變遷並非無感,例如逢甲大學、中山大學已主動加入「總結性課程」設計,希望學生畢業前,以專案、實習等方式檢視大學4年所學。

拯救就業率,企業、學生與校方需要全體總動員。處在變化莫測的時代,即將踏出校園的學子唯一能確定的是,自己才是未來的主宰者。

步入激烈的求職市場,不少學生以行動證明,及早預備自己,累積實力,才能在下一階段的人生歷程裡,琢磨出最動人的光彩。
 
資料來源: 東方新聞/ 報導日期: 2013-10-30 點閱人次: 1229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