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一封永遠無法寄達的家書

【石文傑】

報載政府預備開放大、二膽島作為觀光地區,不禁回想當年發生的一件慘事。

1985年,我服役於二膽島旁的獅嶼,全島礁岩組成,面積0.5平方公里,由一個加強排駐守,當時距1978年大陸宣布全面停止對我外島炮擊已7年。

85年1月某天清晨,冬霧瀰漫,能見度甚低。一艘大陸採砂舢舨,因機器故障誤闖我方警戒區,守海防崗哨疏於注意,沒有及時發覺驅離,其他隊友都還在睡夢中,突然接到金防部作戰司令官緊急電話,說從雷達螢幕發現一艘不明身分船隻靠近獅嶼,疑匪藉民船滲透我邊防,十分火急的要求全副武裝進入戰備狀態。

於是全排官兵睡眼惺忪地匆忙拿起武器對海岸邊瘋狂射擊,大陸籍舢舨立刻對著岸上大聲喊叫「不要開槍!我們是老百姓,不是軍人!」槍炮聲才漸漸沉寂下來,可電話那頭卻一再催促火速處理,要立即全力加以排除。

在一連串急促軍令聲中,對方6個人中彈,霎時血灑沙灘和礁岩;另外兩位嚇得臉色蒼白,趕緊連滾帶爬,鑽進海蝕洞內。

由於對方誤闖我方陣地,而崗哨未曾發覺,如果上級單位怪罪下來,全排官兵恐怕要被重重判處軍法,這時在緊急命令下,甘脆一不作、二不休,殺人滅口,以求自保。這時電話端傳來強烈命令,通令立刻將那悻存的兩位、一再跪地求饒的大陸船員,強行自5層樓高的峭壁上推下,全排官兵眼睜睜、親眼目睹2人霎時趴倒在岩石上,七孔流血,腦漿四溢,死狀慘不忍睹。

爆破前,我奉命上船搜索,竟發現船艙中有封寫給母親的潦草信函,信中告訴母親,做兒子的已經又取得1張毛線票,只要加上媽媽那 1張,就可合織件毛衣給母親過今年的寒冬。信已交給上級單位,可能永遠無法寄達。

1個月後,在大家要求下,全排官兵換防調回大金門,每位官兵受到嚴重警告,不可洩漏半點風聲,否則吃不完兜著走。

如今,兩岸大小三通全面開放,可是20餘年前的那一幕,卻讓我縈繞心頭,忐忑不安,揮不去的罪惡感。

退伍後多次到廟宇燒香膜拜,乞求神明原諒,卻始終無法從心頭揮去。期盼有一天能夠邀約當年的弟兄,再回到獅嶼岸邊,向這8位大陸冤魂焚香祭拜,以撫平內心一世的悸動,也讓心中的那一塊宛如獅嶼岩岸的壘石,永遠放下。(後記:這是一個真實故事,係當事人口述筆錄,兩岸同胞現已常來常往,深盼在一中框架下早日有個和平協議,共謀統一,中華復興,永遠不再發生這類悲劇。)(作者台師大 史研所畢業)

 
資料來源: 中國時報/時論廣場/A14版 報導日期: 2013-10-29 點閱人次: 1173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