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參與ICAO 美中台合作新典範

飛航安全是不分國界所共同關注的議題,也是全體國家、所有政權、乃至於人類必須共同承擔的責任。

2013年6月,美國參眾兩院以壓倒性票數通過了支持台灣成為國際民航組織(ICAO)觀察員的法案。9月13日國際民航組織正式發函邀請我國交通部民用航空局使用中華台北名義,以理事會主席「特邀貴賓」身分出席9月23日在加拿大蒙特婁舉辦的ICAO大會。台灣藉由實質參與ICAO,才能有機會在飛安議題中,跟上國際的腳步和趨勢,善盡地球公民的責任。

珍惜機遇 合作互助

我國於1944年11月9日簽署了《芝加哥公約》,成為ICAO的創始成員國。1971年11月ICAO通過決議,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為中國唯一合法代表。中華民國在1971年失去聯合國席位至今42年來,首次獲得正式邀請參與ICAO大會,是兩岸關係相當重要的發展里程碑,也是繼5年前參與世界衛生大會之後,我國再度獲邀參加聯合國專門機構會議,實屬難能可貴。

此一成果是兩岸政府經不斷協商、美國國會與政府協同ICAO作出安排的圓滿結果,如果台灣能認清自己處境,知所分寸,未來必能得到更多中美善意的協助,持續推動我國參與其他層級的國際組織暨相關會議。

1997年ICAO開始推動全球飛安改善計畫。由於特殊的國際地位,我國並不是ICAO的會員國,對於國際民航的多邊合作事務,幾乎沒有參與的空間。2008年台灣調整步伐,以活路外交取代之前的烽火外交政策,並以追求重返聯合國所屬國際組織做為我國外交體系努力的重點。

中國大陸民航產業在最近15年快速成長,已逐漸茁壯成長為全球第2大的航空運輸國,和執牛耳的美國及歐盟三足鼎立。龐大的內需市場使得中國大陸的民航產業逐漸對國際民航標準和規範產生一定的影響。

2013年上半年,中國大陸單一市場的旅客量,已占台灣整體航空客運市場旅客量的18%以上,而整個中國大陸市場,包括港澳在內,旅客數更已接近台灣整體航空客運市場的54%。如此龐大的旅運量,雖然為台灣的空運產業創造了重生的利基,但同樣也埋下了飛航安全的潛在變數。台灣未來勢必將直接面對中國大陸民航市場的影響力,並展開制度性對話及合作,才有可能藉由兩岸的合作,強化台灣在飛航安全的國際影響力。

實質參與 善盡責任

檢視此次我國參加ICAO,有助於台灣掌握國際飛航標準制訂的方向與飛航資訊,並有機會與各國民航主管及國際民航社群進行交流。

展望未來,我國參與其他國際組織,更有其重要政策意涵:「我國參與國際組織除須美國支持外,更應尊重中方立場。」在美國立法與行政合作推案後,北京曾經一度極力反對。然而,經兩岸制度性協商後,中方對於我方參與國際組織表示理解,但也表達台灣需要更多國家支持之立場,在美國為首的國家努力協助下,大陸基於兩岸的和平發展,做出不反對國際組織「合情合理的安排」的決定,是我國未來參與國際組織關鍵的重要因素。

中國大陸為聯合國的常任理事國,對全球飛航安全計畫具有一定的主導力量。台灣的民航體系如果不想自外於國際社會,自也應該積極參與,並爭取包括中國大陸在內的國際民航強權支持。

建議兩岸未來可藉由合作預防飛安事故、合作推動飛安教育、合作開展飛安研究、合作進行事故調查等4個合作面向著手,並針對司法管轄權和法律衝突的可能解決方式、透過大小兩會協商機制推動兩岸飛安合作、以及推動雙邊飛安合作政策,達成實質參與全球飛航安全計畫的目的。

我國應把握機遇促進兩岸飛安體系合作,尋找雙方均可接受的方式,參與全球飛航安全計畫。在鞏固深化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新形勢下,通過兩岸溝通協商,可以增加相互了解,有利於妥善解決彼此關切,此舉有助於兩岸關係的改善,兩岸互信可以更進一步,將會是台美中三贏的圓滿結果。(作者為台灣師範大學國際人力資源發展研究所副教授)

 
資料來源: 旺報/ 報導日期: 2013-09-16 點閱人次: 420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