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溫度之旅 在文創
圖

文化創意產業的概念集中在改變人們對同一事物的既有印象與感受,加入創意、文化和藝術,增加人、物與環境的關聯性,每一件產品都蘊藏了暖暖的溫度。見過人間最美;經歷人生最痛,夏學理本身就是有故事、有溫度的人,對他而言,文創的目的在於創造美好感受。


臺灣師範大學文化創意產業學程專任教授夏學理指,文化創意產業(簡稱文創)的核心緊繫於將文化與藝術概念融入銷售行為,讓平平無奇的事物增加價值,讓消費者和產品產生新關係。他分享:「台中有家西點店叫宮原眼科,原是一棟老舊不堪的舊建築,連當地政府也不知該怎麼辦,後被製作蛋糕、餅乾聞名的日出集團收購,注入新的生命力,也讓台中有了新的吸引力。」

微調真實故事不造假

他續稱,老房子有生命,裡面的東西也彷彿有生命,店家在每一個產品裡附上給買者的話,不單純是敘述產品的成分,而是鉅細靡遺地記錄了原料背景和製作過程,以蜂蜜蛋糕來說,透過手寫字紙條描繪蜂蜜從何而來、蜜蜂在何種環境生長,並附上照片,讓消費者在享用食物的同時,感受製作過程裡無以復加的細膩心思。同時,產品擺放在利用老房子原木製作、設計成書架的架子上,消費者在選購時彷彿在選書,而不是在採買食品。

文創是為了讓人感覺美好,原汁原味的故事不見得吸引人,但若是添加了虛構的元素,是不是等於在欺瞞消費者的感受?夏學理認為:「100%純正的故事未必能帶來美好的意境,因此必須稍微做出調整,但這背後的用意並非為了取悅,就像一杯白開水,加入兩滴檸檬汁,提升了口感,卻沒有改變它的本質,在不造假的前提下,適當微調。」

依賴科技產生孤獨感

產品的品質改變了,價格自然也有所不同,相比花更多的錢,還得細嚼慢嚥,現代人或許更熱衷速食文化,家具買大量生產的瑞典品牌,同時也對大型連鎖快餐店趨之若鶩。

然而,我們所以為的,也許並非事實的全部。 「世界越進步,人們便越懷念過去,一帆風順時可能不會多想,但不太順利時便會很自然地開始緬懷。現今社會確實給人太多挫折感,或許是青春的流逝,又或是愛情不在了,人因此有了感性面的訴求。」

精簡訊息 難承載情緒

他想起之前學校裡老校長的一段分享:「校長的孩子結婚不到3年,還算新婚,但兩夫婦工作一整天回家後,卻各自用手機和群組裡的朋友聊天。他覺得很奇怪,既然一整天都在忙工作了,回到家為什麼不願意把多一點時間花在另一半身上?」對工具的依賴是現代人孤獨感的來源,一旦放下手機便會產生許多不安。

有感科技的發達,並沒有加深人與人之間的緊密感,夏學理特別推薦了一部講述生活在不再接電話後,有了改變的電影《掛線未了情》(Hang Up) ,從電影中3姐妹的身上體會到,放下手機我們能收穫的或許更多。 「手機應用軟件並沒有強化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反而很好用、很好找的表情符號取代文字後,所表達和所接收的情感失去了溫度。」他這麼說道。

宮原眼科產品的解說和附上的小紙條,用的都是手寫字,紙張雖是大量翻印,但上頭的字秀麗細緻,承載著下筆者的思緒與情緒,夏學理對此感受甚深,「人們不是都說文以載道、飛鴿傳情嗎?文字的書寫是經過認真思索的,裡頭有思想、有想要表達的情感,能真正反映心裡所想,但手機裡、電腦裡所用的文字和符號卻更像是編碼,傳達最精簡的訊息,卻也因太好找、太好用和並非無可替代而不顯珍貴。」

無可取代 就貴在細節

夏學理經常在課堂上提問:「怎麼做才能給對方最真實的感受?」就像面對面交談和視訊溝通,無論線路多麼穩定,視像多麼清晰,感受總會不一樣,「人們走到現今這個地步,感覺人的真實存在反而變得相對重要,人都需要被慰藉的感覺,用機器產的杯子和藝術家手工捏的杯子予人的感覺不一樣,創作者用文字或圖案作設計,用表現的主題和生命做聯結,讓人感覺生命經歷了轉換和提升。」

提升價值 臻於完美

「我們都希望過得更好。」夏學理如是說道。文創的概念裡也包含了競爭力,文創產業講求的正是獨特性和其技術專利,要說文化藝術相關的產業賺不了錢,大馬創業家馮久玲卻著有《文化是好生意》一書,夏學理指:「自古以來,物以稀為貴,我們追求的正是創造稀有性,若是我會的別人也會,那也只能順應大眾市場,但若是我會的沒幾個會,那自然能提升價值。」

他分享:「早前我和朋友聊天,大家都認同說我們該做有價值的人,也就是無可取代的人,但要如何成為無可取代的人呢?答案或許就是做得比別人更仔細,重視別人所忽略掉的,注重細節、贏在細節,凡事都做得更完美一些。」

必經歷程 真善美

即便一樣物品只有僅僅一件,符合了稀有的條件,但要把品味和價值擺在哪裡,也是關鍵。 「工作是為了酬勞,但我通過工作得到了其它難得的經驗,見識了不同的人,得以聆聽許多故事,得到了莫大的成就感,或是我的努力對工作領域造成改變,讓人感覺開心和美滿,這些就是我給自己的附加價值。」

夏學理常提醒學生,3個一定得經歷的歷程,第一是純正,也就是真,試著回想自己小時候獲得糖果或被人稱讚的感覺;第二則是善,千萬不可在競爭的情況下不惜一切手段,若是單純為人,好的東西經得起時光的考驗,不必爭一日之長短;最後則是美,美由心境決定,讓人在不舒服的情況下仍能感覺美好。

他認為,做創意工作的人應該是簡單的人,若是心態複雜,作品即會蘊藏毒素,傳達出去的也都是毒素。 「如果說要對這個社會做出什麼改變,我想,真善美是最不可或缺的條件。」

嚐過離苦 更珍惜相處

今年50歲的夏學理有著比同齡人更深的滄桑感,他所經歷的事是一般人無法想像的。父親中風二十餘年,不久前離世、母親曾患上精神疾病,痊癒後身體卻出現問題,到後來姐姐和妹妹都相繼患癌去世,夏學理很早就懂得扛起生命給他的重擔。

現在的他認為,人生里最開心、最幸福的事即是和所愛的人共享所有的事,他笑指自己很在意所謂的圓滿,也許是因為生命裡已經承受了夠多的缺憾。

現時的夏學理,把家庭放在第一位,他說:「正是因為所剩下的非常有限,所以要付出更多,我一直在失去,失去到已經不能再失去了,我們原本一家5人,現在只剩我和我媽,所以我更要珍惜時光。我常想自己失去了很多,但事實上,我母親失去了更多,她失去的是丈夫和兩個女兒,所以我的存在能給他所有的安慰。」

正是經歷過分離的苦,才更珍惜和人相處的時光,要說人生中許多必須承受和被觸碰的情感,夏學理在半世紀的歷練裡體會至深,也因如此,他是一個充滿溫度的人,也為身邊的??事物添加了溫度,不經意地
 
資料來源: 東方網/ 報導日期: 2013-08-21 點閱人次: 852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