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國教院台灣史審委要負責

【吳子謙/大學教授】

近日來,鬧得沸沸揚揚的高中歷史教科書審查有關「日據」、「日治」,甚至「明鄭」和「鄭氏」風波。在教育部決定「日據」、「日治」並用之後似已對這一重大爭議定調,一切似乎風平浪靜。但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國教院聘任的台灣史教科書的審查委員,他們必須為此次風波負起最大責任。我們的理由有學術性與國家、民族教育二個層次:

首先,就學術性而言:在民國六十七年,有一篇文章名為〈日據時代台灣書房之研究〉,發表於《思與言》、民國八十二年又有一篇〈日據時期台灣高等教育〉,發表於《中國歷史學會》;尤有甚者,民國七十六年有一篇名為〈日據前期台灣總督府的理蕃政策〉的博士論文題。

上述文章分別由二位目前皆為台灣史審委,也是台灣史學界名重一時的學者,前二篇為師大歷史系吳姓教授大作。後一篇則為中研院詹副研究員所作。

這些委員過往大用特用日據作為學術敲門磚。日據史觀用完就丟,反過來,努力擁抱日治史觀大腿,居然不准別人使用日據,一副大義凜然,好像昨非而今是。但我們不盡要問,究竟吳、詹兩位教授,哪一個時期的您是對台灣歷史最終的看法?

其次就民族與國家立場言:環顧全球無一教科書無立場,有立場是常態。傳達各國家、民族的來龍去脈與立國根本,天經地義,沒有像日治派的欲蓋彌彰,假學術中立之名,卻行去中國化之實。這次台灣史審查委員做出的決定,完全是反映台獨的日治史觀。馬政府最後雖為德不卒,但卻也展現魄力,以中華文化、中華民族、中華民國與憲法為依歸,否決皇民化與殖民化的日治派史觀。事件發展至此,吳與詹等審委們,斷無戀棧餘地。

當日治派學者在審查時,以多數的優勢,箝制別人不准使用日據;當日治派的國家、民族史觀,已為多數國人否決時,審委們應展現讀書人風骨,知所進退,所謂道不同不相為謀,否則恐獨派人士也不會和眾審委善罷干休。

 
資料來源: 中國時報/時論廣場/A14版 報導日期: 2013-07-24 點閱人次: 789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