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技職教育 需要領頭羊

【黃兆璽】

「不樂觀」這個名詞若用於手術室前,往往是醫師宣判手術失敗的一種表達方式,然而面對台灣教育界,多數家長卻無法「樂觀」的看待教育環境,尤其是技職教育,當總統親上火線重視技職教育之際,身處教育界的我們必須正視,國中生升學是將成績、升學率、未來生涯、學校聲望等列為評估項目,若目前技職系統無法提供令人嚮往的一流名校,在缺少領頭羊的狀況下,又如何期待各自打拚的職校體系能吸引到最優秀學子就讀。

全球化的趨勢下,鄰近的日本、大陸,陸續大量開放大學後,也皆出現招生不足與就業率下降嚴重問題。台灣開捷徑讓所有專科改制學院,暴增的大學蔚為奇觀,亦成了學歷貶值的洪水猛獸,人才培育失衡、延緩就業及成家,更是開放大學後,社會共同承擔的苦果,但如今教育當局回頭喊著重視技職,呼籲國中生念技職卻忘了審視一個問題,就是許多頂尖大學為滿足招生來源而廣設研究所,若能反過來向下扎根專科教育也許更能兩全其美。

台灣少了當年得以在國中生畢業階段招收到一流學生的工業、商業、藥學等專科學校,當年知名的台北工專、文藻語專、嘉南藥專等專科在升格大學後,招收一流國中生培養技術人才的的任務交棒給高職,但當年與建中、高雄中學等名校競爭已顯吃力的職校,根本無力對陣,讓社會普遍認為職校就是次級選擇,職校生再成為科技大學的招生來源,亦導致社會多數人認為科大生的程度不若普通大學的學生。

鼓勵優秀生就讀技職是個好議題,本人日前拜訪日本筑波大學,同時與該校的三所附中校長座談,筑波大學以最好的聲望和資源辦附中,幾所附中分類清晰,有可培養學生拚上東大的筑波附屬高等學校、也有以技職為主的附屬(土反)戶高等學校,附屬駒場高等學校等,每校都辦得有聲有色,皆能吸收優秀的國中生前來就讀,雙軌並行,而就讀技術類的學生喜愛自己選擇,他們不會羨慕念大學,卻要自己在專業上表現得比大學生更好,這個前提為擁有社會名望很高的職校撐盤。

過往至今,許多孩子與父母共同選填志願,仍是以成績、升學率與學校聲望做為考量,若不能考上最好的高中,或是想提前就業,寧可選擇優質的專科學校,所以在那個有優質五專的年代,所謂的A段班學生超過一半會選擇念專科,也因此專科有機會吸收到像郭台銘這樣聰明,卻一時在高中聯考失利的孩子。

政府若重視技職,應該更重視十五至廿歲階段的孩子的職業教育,若能辦出幾所連教育部長和各中學校長都願意把孩子送去學一技之長的頂尖專校,例如台大、台科大、清大、成大、師大這樣一流的學校,擁有兼具聲望與師資的附屬專科,家長一定會願意把孩子送去,因為這群唸名校附專的學生不僅因為讀好學校而感到驕傲,更可以提早享受這些資源而開啟不凡的職業生涯,最重要的是他們的選擇,絕對會帶動更多孩子選擇技職教育。

(作者為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公共事務中心執行長)

 
資料來源: 中國時報/時論廣場/A30版 報導日期: 2013-07-20 點閱人次: 454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