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台灣文學:一次自救行動變成了一場文化盛宴
圖

《文訊》封面展展出300多幅封面,反映台灣30年來的文學面貌。

最近一段時期,一本純文學雜誌的命運牽動著無數台灣文化人的心。
《文訊》,台灣重要的文學刊物,在迎來創刊30週年之際,卻面臨租約即將到期,居無定所、無力維持的窘境。
無奈之下,《文訊》決定舉行拍賣會,發動文藝界人士捐贈書畫,拍賣籌款。
考驗《文訊》影響力的時候到了。 《文訊》雜誌社社長兼總編輯封德??屏登高一呼,台灣文藝界紛紛響應,幾乎所有重要的文化人都參與進拯救《文訊》的活動,兩個月內,各方捐贈的書畫作品達600多件。其中不僅有於右任、溥心畬、豐子愷、林散之、台靜農、董作賓、郎靜山、陳立夫、楚戈等捐贈者珍藏的大家作品,還有台灣作家們自己創作的書畫或手稿,如白先勇、王鼎鈞、余光中、周夢蝶、洛夫、席慕蓉、林煥彰等紛紛拿出得意之作。
由於捐贈踴躍,內容豐富,主辦方將分場拍賣。首場拍賣定於7月20日在華山文創園敲槌,並於之前兩天舉行預展。
《文訊》的一次自救行動變成了一場文化盛宴。
這家雜誌社究竟有怎樣的本事,能一呼百應,讓台灣的作家們傾巢出動,慷慨伸出援手?
日前,在《文訊》雜誌社所屬紀州庵文學森林茶館,《文訊》雜誌社社長兼總編輯封德??屏向本報記者娓娓道來個中緣由和辛酸苦辣。
《文訊》原是中國國民黨所屬刊物
1981年,國民黨文工會設立“文藝資料研究及服務中心”,並籌編《文訊》,1983年7月,《文訊》順利出刊,至今整整30年曆史。
創刊後的20年間,雖然《文訊》經費由國民黨支付,卻始終不偏不倚,維持專業的風格,贏得廣泛認同。 “快速報導文藝資訊、準確評析文學表現、深層探索文化問題、生動描繪文人風貌”是其不變的編輯原則。
2003年,國民黨宣布停止對所屬的“三刊一報”提供經費,隨即《中央日報》和包括《文訊》在內的兩家雜誌停刊。封德屏得知要停刊的消息後,四處求援,籌措了最低門檻200萬台幣,成立“財團法人台灣文學發展基金會”,《文訊》得以倖存。
《文訊》凝聚台灣文學力量
30年來,《文訊》用熱情去實踐它的理念,堪稱台灣最具包容力的文學傳播媒體,並凝聚起大批文學力量,培養了幾代文學新人。台灣學者向陽認為,《文訊》的存在與延續,至少有見證台灣文壇變遷、作為台灣公共論域及堅持為台灣文學發聲等三大意義。
《文訊》的重要性不僅在於雜誌本身,其30年來一直致力於台灣文學史料的收集整理,積累了豐富的藏書、文藝期刊、簡報、手稿、照片。出於對《文訊》的信賴,許多作家都在晚年把藏書和手稿自願捐贈,這其中很多成為海內外孤本。目前資料庫藏書約10萬冊。
評論家認為,經過30年辛勤耕耘,《文訊》雜誌社(包括所附屬的文藝資料中心)已經具備“台灣文學研究中心”之實,而雜誌本身也相當於是現在的“台灣文學研究通訊” ,是全球研究台灣文學不可或缺的重要文獻。
事業風生水起,經營勉強維持
在文學領域風生水起,影響日益壯大的同時,《文訊》的經營卻捉襟見肘。為了彌補辦雜誌和史料庫的虧空,封德屏的團隊四處攬活,幫政府部門和文化單位做文案、編書、接展演。但純文學雜誌的定位和太多承擔雜誌義務之外的資料庫建立、史料編撰、學術討論等工作,使其一直處於勉強維持狀態。
《文訊》的東家是“台灣文學發展基金會”,由幾位具代表性的文化界人物組成董事會,董事名單不可謂不響亮,但畢竟是“客卿”性質,能提供的經濟支持相當有限。
30年間《文訊》搬家5次,在長榮集團所屬的國民黨中央黨部舊大樓辦公。雖然長榮集團對《文訊》很慷慨,免了十年的租賃費,但十年期限還有兩年就要到期,《文訊》卻絕無能力支付房租。
拍賣作品質量罕見
面對無容身之所和文藝資料庫斷續的窘境,今年初,在基金會支持下,封德屏寫了近兩百封信,求助文藝界人士義拍籌款。她也沒料到,會引起台灣文藝界巨大的迴響,幾乎一呼百應,兩個月內就徵集了600多件高質量的書畫作品。
詩人林煥彰對記者說,“台灣文學資料收集保存,很多工作都默默在做,誰做的呢,《文訊》做的,它做了很多本該公權部門做的事。它為文學付出這麼多年,我們都看在眼裡,這次它有困難,文學界出來幫助是理所當然的。”
為保證拍賣質量,計劃分兩期進行。除了於右任、溥心畬、豐子愷等一批市場上賣價很高的大家外,台灣師範大學藝術史研究所教授曾肅良認為,《文訊》徵集的作品中,充分彰顯出台灣文學家鮮為人知的特殊書畫才華與獨特個性。如高陽書法的溫雅含蓄,楚戈在水墨創作上縱橫恣肆獨樹一幟,席慕蓉油畫作品清新脫俗……他認為此次拍賣會將是一次收藏當代台灣著名文人書畫作品與手稿的絕佳機會。
曾肅良認為,這次拍賣活動是一次文學的另類盛會,一次當代台灣文學家心境與才華的集體展覽,更記錄著台灣文學家對文學的熱忱與支持《文訊》的珍貴友誼。
 
資料來源: 深圳特區報/ 報導日期: 2013-07-15 點閱人次: 310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