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僅2成8大學生 上課與師互動
圖

思辨、探究能力較弱

為什麼台灣課堂上,學生總是靜悄悄?國科會研究發現,台灣學生因為愛面子,加上過去的學習經驗多半是老師在課堂上單方面傳授知識,以致於沒有課堂發言習慣。高達八成三的台灣學生修課經驗以背誦練習為主,導致學生的思辨與探究能力較弱,僅有二成八的大學生願意在課堂上與老師互動,三成六願意參與課堂討論與發問。

國科會委託台灣師範大學、台北市立教育大學、清華大學教授,從華人文化角度出發,深入訪談國內大學生,探討大學生在課堂提問及回答教師問題態度。

研究結果發現,高達八成三的台灣學生修課經驗,是以背誦上課筆記和教科書內容為主;七成九學生的修課經驗,是不斷做練習題和考古題來通過考試。受到學習經驗影響,國內大學生進行口頭與書面報告時,經常面臨找不到支持論點的證據、不知如何決定報告主題、不知如何統整分析資料等困擾。

僅3成6參與討論、發問

進一步詢問大一新生高中課堂表現,六成四學生坦承高中時在課堂上很少發問,而在大學課堂上,僅有三成六願意參與課堂討論與發問,二成八願意和老師互動。矛盾的是,受訪學生普遍認為,在課堂上問出好問題和對老師的提問有回應,可以讓老師留下深刻的好印象,但即便如此,台灣學生依然選擇放棄表現機會。

台師大師資培育中心教授符碧真說,過去在國外的求學經驗讓她發現,亞洲學生很少在課堂上發問,反而喜歡課後再私下提問。而外國學生則是經常踴躍提問,但也因此有些問題可能「不怎麼高明」,沒先想清楚就猛問。

老師拋問題 學生沒反應

國內的教學經驗也讓她觀察到,老師課堂上拋出的問題,學生常常不回答;甚至連詢問學生對教學內容有沒有聽不懂的地方,學生也時常沒反應。一旦真的有問題,經常傾向等到課後再提問。

台師大師資培育中心教授王秀槐說,台灣學生因為愛面子,在要不要回答問題或提問前,有人會擔心答錯或問題不好,影響同儕對自己的看法而卻步。有人雖然對自己的發言內容有自信,卻又擔心太常舉手發言,會給人愛出鋒頭的壞印象。

除了顏面問題,王秀槐指出,台灣過往的教學環境多半採取老師在課堂上傳遞知識,學生坐在台下聆聽,回家後再自行吸收。進入大學校園後,課堂上發言的機會忽然暴增,一夕之間自然很難改變在課堂沈默學習態度。

 
資料來源: 聯合晚報/ 報導日期: 2013-04-24 點閱人次: 350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