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總統發言 值得再商榷

近日馬英九總統接受《中國時報》專訪時,針對前總統陳水扁被移送到「獨享243坪空間的培德病監」,被部分人士比喻為「現代版張學良」感到不滿。因而表示「張學良沒有犯罪,被軟禁時還可以去很多地方」,認為「張學良沒有犯罪,至少司法沒有判決有罪,和陳水扁是『完全不一樣的事』。有人曾建議他比照張學良模式來處理扁案,讓他『哭笑不得』,『拿這種案子,我無從仿效』!」文末並表示「自己是法律人,擔任過法務部長,當了總統之後,『不敢說司法有什麼了不起的改革,但至少要站穩立場』。」上述發言,有幾點值得商榷。

首先,就史實而言,張學良確實因「西安事變」被判有罪,僅被特赦而免刑。民國26年1月1日《中央日報》即刊載張學良有罪判決書全文,至1月4日,國民政府主席林森接受蔣中正呈請,以張學良「勇於改悔,並恪遵國法、自投請罪等情」,請「中央矜恤有辜,更使天下感動」;並同意司法院呈請「……遵查張學良因首謀夥黨對於上官為暴行脅迫,經軍事委員會高等軍法會審判處有期徒刑十年,褫奪公權五年。論其干犯國紀,原屬罪有應得。惟事後尚能勇於改悔,自投請罪,情尚可恕,應請准予依法特赦,將原處之刑,免予執行,以示寬大……」而准予特赦,簽署國民政府令:「張學良所處十年有期徒刑本刑特予赦免,仍交軍事委員會嚴加管束。此令。」

特赦權並非司法權

其次,就法理而言,「軟禁」行為違法違憲,不宜表示「被軟禁還可以去很多地方」。所謂「交軍事委員會嚴加管束」導致張學良長達數十年被軟禁,以法律人而言,應知其根本是國家濫權侵害人民人身自由、違反法治之行為。今日不予追究或譴責恐已屬不當,不宜再使民眾誤會國家正面看待過去人治社會的不法行徑。
第三,「特赦」並非司法權,二者不宜混淆。《憲法》授權總統的赦免權,是一種「破法」的特殊行政權,在權力分立上,非司法權。即便歷來中華民國的特赦實踐,多半停留在皇恩浩蕩的帝王權力展現,特別表現於許多匪夷所思的案例之上。但特赦的行使如能上軌道,以一些先進國家的經驗,反而具有在司法之外,回應社會需求,以之救濟司法之窮(或司法之惡),平反冤假錯案、實踐轉型正義等功能。
不論身為法律人的總統,基於何種政治考量,在決定特定個案特赦與否時,均不宜將赦免權與司法權或司法改革議題混為一談,以免誤導民眾。

作者為台灣師範大學公領系副教授,台灣大學法學博士

 
資料來源: 蘋果日報/論壇 報導日期: 2013-04-23 點閱人次: 583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