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生態攝影 & 環境教育工作者 金磊用鏡頭 探索「鯨」奇世界

【詹子嫻】

一般人常感嘆,心中的夢想可能礙於現實、膽子小而無法落實,不過鯨豚生態解說志工金磊說,「光是想到50、60歲感嘆夢想未實踐,就受不了」。今年他將第三度前往位於南太平洋中部的東加王國,捕捉鯨豚優游瞬間,朝自己的目標再往前了一步。

金磊是台灣少數以鯨豚為主題的水下攝影師,正因研究題材較特殊,加上台灣擁有豐富的海洋資產,希望台灣也能有台灣人自己拍攝的影像紀錄,因此他獲得國藝會董事長施振榮及光泉董事長汪林祥的贊助,今年9月將赴東加王國,磨練水底鯨豚攝影技術與經驗。

金磊大學、研究所所學就是與生物相關,2001年在花蓮當兵的他,自己跑去當地的黑潮基金會希望當志工,由於基金會與當地賞鯨公司合作,讓志工上船為遊客解說,同時也讓他透過多次的出海,進行調查及拍攝,後來還拍攝了紀錄片《海豚的圈圈》。

他指出,台灣水下攝影的同好頗多,但以「鯨豚」為主題的卻相當少,也缺乏技術,只好到國外學,因此他在2010年去了東加王國,當地7?11月是許多大翅鯨到當地生產、哺育的季節,因此吸引許多外國同好,那次待了2個星期左右,就花了15萬元,開銷最大就是出船,一天就得花費超過6000元。

當然,海上經歷看似浪漫,實際上卻辛苦且危險,金磊說,「必須很習慣等待」,氣候不好時,就算看到鯨魚就在身邊,也只能遙遙向它們說掰掰,曾經有回防寒衣穿了一整天都是乾的,從沒下水。

另外鯨魚優游海底,看似優雅,但體積大,大翅鯨身長16公尺、重 40頓,抹香鯨甚至有18公尺,曾經有同好在海底攝影時,不小心被大翅鯨輕輕掃過,一隻腳就斷了,「但這已經算是命大了」,因此不論何時,心理或生理都得做好準備。

為什麼特別獨鍾鯨豚?金磊則妙答,「喜歡的東西很難講為什麼,但就是對了」。他曾經也想過回到陸地,拍其他生物,但有次到斯里蘭卡旅遊,「看到大象的反應一點都不High」,讓他更確定喜愛海豚、鯨魚的心。

回憶起第1次看到鯨魚的時候,金磊笑說,出海前,心裡總會想像自己會很激動、還是很平靜,但第1次實際看到它們,只記得自己游得氣喘吁吁之外,就是感動,不僅是新鮮、或鯨魚很大帶來的震撼,也因為往自己的夢想更往前了一步。

現在的他,開始累積了一些成果,陸續舉辦攝影展,去年2月在花蓮成功拍到抹香鯨約1分鐘的片段,而且今年2月在花蓮海面上出現大翅鯨的蹤跡,這卻是間隔了10多年才又出現的驚喜,因此更加深了他要記錄台灣海洋的信念,未來,他將透過他的鏡頭,講述台灣的鯨豚故事。

達人小檔案

姓名:金磊

現職:生態攝影 & 環境教育工作者

出生:1978年

學歷:文化大學生物系、師範大學生命科學研究所

經歷:鯨豚生態解說志工、花蓮黑潮文教基金會員工 & 志工

達人座右銘

學習等待 寫好故事

海上經歷看似浪漫,實際上卻辛苦且危險,「必須很習慣等待」,才能捕捉完美的畫面。金磊說台灣有豐富海洋資產,希望台灣也能有自己拍攝的影像紀錄。

 
資料來源: 工商時報/ 報導日期: 2013-04-21 點閱人次: 659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