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42年前今天 學生走出校園保釣

青年對理想的追求一直是社會進步的動力,從早年的辛亥革命、五四運動,到一九七○年代台灣的保釣運動、民主運動以及一九八○年代以降的各種社會運動,無不看到眾多學生的身影,甚至由他們擔起主導角色。然而百年來每個時代的熱血青年並非都能無礙地挺身而出,例如台灣在一九五○年代的左翼大肅清之後,校園是噤若寒蟬的,直到保釣運動才得以打破這個噤聲之局。

 一九七一年初釣魚台問題引發台大學生關切時,活動還是限制在校園。第一個打破這個侷限的是四月十五日的一批學生,他們自發地、集體地、公開地走出校園到美國大使館抗議,接著才有全校學生成立了保衛釣魚台委員會,以及六月十七日到美國與日本大使館的大示威。並由此引發大學生走出校園的一連串行動,開啟了四十年來青年學生參與政治與社會改革的新局。

 回想當年,台灣的學生原是沒這膽識的,我們只敢在校內籌備釣魚台問題座談會。第一批走出校園的先鋒竟要由僑生來擔綱,他們貼出第一張保釣大字報,也第一次勇敢地走出校園示威遊行。四一五那天上午,台大和政大僑生在台大集結,高舉保釣旗幟在師大校門口與師大僑生會合,近千名學生遊行到北門的美國大使館抗議。

 這個遊行是由台大韓國僑生杜學域等人推動。杜學域是外文系四年級。四月十二日校園出現第一張保釣大字報後,他就以生促會組織在僑生宿舍串連其他僑生社團,並聯繫政大與師大僑生,計畫十五日的遊行。

 這些動作不免為校方得知,總教官在十五日遊行前一晚親臨宿舍,勸他們打消計畫。當時甚至傳來當局說「誰主張上街就抓誰」的威脅,杜學域馬上站起來說「逮捕我,我主張上街」,在場同學隨即一一站起來支持。雙方僵持到十五日凌晨,總教官知道阻擋不了,轉而承諾保障學生安全,成全了學生的這個歷史性的行動。

 這些膽識十足的僑生領導者遂成了當局之忌,事後他們或被驅逐出境(如香港僑生韓國權),或畢業後被遣回僑居地不准回來(如杜學域等)。由於他們失散各方,筆者十多年所寫的《青春之歌》只能提及四一五遊行的歷史意義,未能盡述其詳。幸而不久前與杜學域重逢,才得理解到當時的艱辛與驚險。

 一九七一年的保釣運動不僅展現青年學生愛鄉保土的熱忱,還帶來政治意識與社會意識的覺醒,從而開啟民主參與和社會服務的熱潮。四十二年來,雖然青年學生關心的具體內容隨著時代變化而不盡相同,但愛鄉的熱忱與集體之善的追求則始終如一。今天是四一五週年,在此補上這段被遺忘了的歷史與人物,與青年朋友共勉。(作者為作家)

 
資料來源: 中國時報/時論廣場/A16版 報導日期: 2013-04-15 點閱人次: 561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