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庫巴之火:再會札哈木

台南市訂定本年4月6日到27日為「台南市鄒族日」,標題為「SIUSKI來訪札哈木」;活動名稱很有創意。不過,鄒族跟台南市有什麼關係?SIUSKI又是什麼?

一條溪流總有說不完的故事:發源於阿里山脈海拔2,609公尺的東水山的曾文溪,連結了上游鄒族領域與下游的西拉雅族、乃至於後來的漢民居住地區。有很長的時間,尤其是阿里山鄒族人稱呼當時官府所在、原稱大員的安平為「札哈木」ca'hamu。

根據鄒族、台師大地理系汪明輝教授的探討,族人稱呼台灣知府所在之地為「札哈木」可能是逕取當時河洛(H
OLo)「知府」之音而由鄒族語言轉化之,於是成為「札哈木」;或者是「札哈木」係由阿里山鄒族語言中的「座位」、「椅子」ca'uhu演變,其意為台灣知府有官員(座位、椅子)之意。

「札哈木」確為鄒族人稱呼居住於曾文溪下游平原近海處,有平埔族群歐威等社(西拉雅族一支,鄒族人曾試圖襲擊,卻發現其社大人眾而退走)及puutu漢民居住,且有官府及軍隊駐轄之地。

由於曾文溪的連結,昔日阿里山鄒族人與山下漢民
交易,除了赴八掌溪流域昔稱「麥巴由」maibayu(今嘉義市東邊)外,也會順著曾文溪往台南平原尋找「瞨社」paksia(交易站)交換物品。

這種情況要到1911年阿里山鐵路修築完成,才產生重大的改變,大部分族人遂轉由嘉義方面出入。康熙60年,特富野大社驍勇善戰的英雄「雅伊布古」yaipuku(今汪家,時任大社領袖peongsi),在獲知清朝官府將派遣軍隊上山攻打鄒族時,即順曾文溪而往「札哈木」,欲見主事者請其停止攻擊行動,但是官員言軍隊已經出發無法召回;「雅伊布古」只好兼程趕回。

歸途先見曾文溪水已有血色,不禁哀嘆族人已遭毒手,但再看溪水逐漸染成殷紅,族中戰士不逾百人,即使流血也不致使溪流盡紅。原來在婦女用智謀協助下,少數鄒族戰士在曾文溪上游殲滅欲來犯的「辮子軍」。

當然,官方文獻不是如此描述,而是「61年邑令孫魯,多方招徠,示以兵威火炮,賞以煙布銀牌,十二月阿里山各社土官毋落等…就撫」,講的是又威嚇、又獎賞的,還是官府一方贏了。官方文獻與族群口碑說法不同。

根據部落口碑,'ucna(溫)、yasiungu(安)等家族是比較晚近方始由平原上山加入鄒族;他們是在漢族遷徙者日益增多而威脅其在平原的生存下,決定上山。由於這些家族的加入,也更豐富阿里山鄒族有關平原的知識。

考古學者劉益昌認為由出土文物研判,鄒族上山的起點應該就在台南官田一帶,曾文溪顯然也是重要的上山移動路線;後來逐步拓展生存空間,由東埔一帶,向南、往東到
達利稻、霧露等高位河階。這是距今約3千年的史前文化,證明鄒族人進入玉山西南側及阿里山區域已有非常久遠的歷史。

Siuski是鄒族在外的小社lenohi'u參加過大社的收穫祭之後,邀請大社親族到小社分享收成、表達感謝與敦睦親情的活動,活動重視傳統的分享、尚禮、敬老與重視家族關係。

台南平原曾經居住眾多族群與聚落,阿里山鄒族人只是千百年前的一支過客,也許地底下還埋藏可供考古學者驗證族人生活過的遺跡,但地表的足踏之跡應已消失殆盡,但是台南市願意追溯
土地歷史的一處角落、源流,辦理這樣分享、追尋與連結的活動,這是讓人感到溫馨有感的文化與知性饗宴。

 
資料來源: 台灣立報 / 報導日期: 2013-04-11 點閱人次: 429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