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空總化身六本木 且慢(洪致文)
圖

日昨傳出行政院終於拍板定案,要將北市仁愛路旁原空總基地,以「日本六本木為藍圖,採複合式商業使用,打造包含大型百貨、商辦、國際觀光旅館、出租住宅等的城中城」。這樣的規劃,大家應該都很熟悉!最近鬧得滿城風雨的雙子星案,史上最佳夢幻團隊原本的訴求,不也是要把「整個舊都心發展成台北六本木」?

其實,這近十年來台北的發展,真的令人已沒什麼期待。我們保護不了父執輩種下已成綠蔭的大樹,留不下一點生存居住空間給城市裡顛沛流離的人們,保不住那些被建商與開發商覬覦的古蹟與歷史建築。這個妖魔化的城市,有著短暫等著換容積的「好好看公園」,有著樣板而空洞且失去文化歷史底蘊的「木乃伊古蹟」,滿足高級天龍人菁英式的後現代浪漫想像。文創,只有創,而沒有歷史觀。城市,沒有歷史,也沒有未來,只有開發,只有$$$。
空總要開發成「台北六本木」,好熟悉的語彙與夢想,雙子星案不是才這樣規劃過?台北要多少個華爾街?又要多少個奧賽美術館?我們,其實要的只是一個「台北的台北」啊!我相信,做空總基地規劃與開發的所有這些參與者,應該都沒有人知道這塊地怎麼來的,上面的老建築又在這個城市裡曾有怎樣的過往。

日治時期歷史見證

空總這一塊地,是北市少數見證日本統治台灣最末期的重要空間場域。台灣總督府曾於1921年設立了中央研究所,下轄農業部、林業部、工業部、衛生部。不過,中央研究所於1939年撤廢,但將原本的四個研究部門,改制為農業試驗所、林業試驗所、工業研究所及熱帶醫學研究所,而這當中的工業研究所,於1940年在現在的空總基地上,規劃了嶄新的廳舍,這就是空總內為何有老建築的原因。
不過因為二戰爆發,工業研究所的整個新建案在蓋了現存的貳號館一棟後就整個中斷,成為城市裡「殘缺的政權交替歷史見證」。對於這類興建於日本統治時代最末期的建築,過去往往不被重視,因為它們在戰爭結束的政權轉換時,有別於其他更早的建物,不折不扣是個未滿十年的「新建築」。因此,它們在城市裡的存在意義,也要到超過一甲子後的今日才逐漸為人所認知。
其實,依北市這幾年的作法,大概已沒人會奢望我們還真的能保存城市歷史。只能卑微地懇求政府官員,在你們要開發成六本木前的空檔,可否撥交時不要拆光地上歷史建物,不要砍光所有樹木,就讓我們這些還有一點關懷城市歷史空間的人們,能有進去一探的機會?至少,在你們毀掉城市歷史記憶前,讓市民進去記錄這個城市曾有的過往,好嗎?

作者為台灣師範大學地理學系副教授

 
資料來源: 蘋果日報/ 報導日期: 2013-04-05 點閱人次: 440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