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吃PISA競賽 學生當白老鼠

【姜淑慎、鍾明倫】

明年基北區的高中特色招生將可能實施「類PISA」測驗,很多家長和學生開始惶恐與焦慮,知名補習班也開始請專人翻譯國際PISA測驗的題庫,並成立PISA衝刺專班。這就是為了因應十二年國教所帶來的準備嗎?官員將惶恐與不安歸咎於宣導不利,並承諾會加強宣導,我們認為,這樣的決策就是以官僚思維為核心的教育改革,缺乏對於「主智主義」(intellectualism)的教育文化進行深度的理解。

「國際學生評量測驗」(PISA)是一個「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 OECD)所規畫的測驗系統,目的在於透過「紙筆測驗」檢視與預測各國十五歲的學齡孩童,適應真實生活的基本能力,所以測驗著重於「生活技能」的表現,包括:溝通、適應性、學習策略、彈性、時間管理、自我信念、問題解決、資訊技巧。測驗參與的國家將針對十五歲的學生進行嚴格的隨機抽樣,以確保樣本的代表性;最後,測驗的結果將會進行國際比較,以協助不同的國家制訂相關的教育政策與社會政策。

基北區現在為了因應十二年國教,突發奇想地將特色招生的部分改以「類PISA」的測驗進行,並請專家進行範例試題的編擬。從測驗專業的角度而論,題庫系統的建置需要經過專家反覆地針對題目進行「文句」、「文意」的修改,以及「信度」、「效度」與「難易度」的檢核。試問,明年要進行的「類PISA」測驗來得及進行這樣嚴謹的程序嗎?特色招生的學校師長知道如何進行PISA測驗的命題嗎?還是請專家直接翻譯PISA國際題庫來考特色招生的學生?政策如能兼顧理想與實際,或許才是真正的改革,否則就是社會價值的權威性分配。

再者,從政治面向分析,政府透過「類PISA」測驗的推動,台灣各縣市的學生也將會跟進,瘋狂的練習PISA題庫題目,形成一股「吃P ISA競賽」風潮。如此一來,將有助於提高台灣在跨國PISA測驗的名次,因為大部分的國際測驗皆可透過大量的練習提高分數(例如:P IRLS,TIMSS,SAT等),這其實是一種「政治算數」的決策心態,把中學生當作是國際競爭的白老鼠。

台灣的「升學文化」、「文憑主義」並非透過一兩個制度就能改變的,官員也應理解家長與學生主要會關心的無非是:「考什麼」、「如何考」、「如何得高分」。透過PISA測驗來篩選基北區二十五%的精英學生,無非就是一種官僚的政治算術的霸權心態,崇洋媚外的自卑心理,也間接促使補教業者大發意外之財。筆者認為,「教育不仁,以學生為芻狗」是台灣教育改革的悲哀,請官員在進行決策前務必考量台灣文化的主體性與學生家長的心聲。(姜淑慎為高中公民與社會科教師,鍾明倫為英國雪菲爾大學社會學博士生、台灣師範大學教育學博士生)

 
資料來源: 中國時報/時論廣場/A24版 報導日期: 2013-04-04 點閱人次: 590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