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親人有事?扶持不離棄
圖

夏學理,台灣師範大學教授,這些年努力推出的文化創意和生命教育一直深具影響力,講堂上,所說的每個分享每一句話都直敲人的心坎處,那是因為,他深切體會過的:淚水過後,就是力量的開始。

現年49歲的夏學理,他的父親在他5歲那年中風,母親先患上強迫性精神官能症後又患癌,姐姐與妹妹也分別患癌病逝,妹妹當時更留下一名10歲患有過動自閉症的兒子,至今都由他帶著。他痛過哭過最終還是選擇勇敢跨過,他說這就是人生,淚水過後,就是力量的開始。

因為人生經歷了許多悲傷,許多曲折,讓夏學理活得很務實,活得很感觸。他熱愛的文創強調的就是“溫度”,他說,文創的意義在於它有生命有溫度的呈獻,有了故事有了感情,它的價值就隨著提昇。

台灣師範大學教授夏學理家裡7名至親中有3人罹癌、1人中風,他說,他非常恐懼夜半響起的電話鈴聲,也很厭惡把醫院每層樓都摸清的自己。

“我5歲,就親眼看著父親在我面前忽然倒下的情景。那年的夏天,他好端端地帶著我出門,回來後就全身再也動不了,我害怕不已,還記得那個夏天我哭著用厚被單蓋著發抖的自己,那是我揮之不去的一個陰影,很小就體會了失去是一件多麼教人害怕的事”

夏學理在家排行老二,上有一名大他3歲的姐姐,下有一個小他2歲的妹妹,父親是政府駐日人員,母親從事護理工作。他說,媽媽是宜蘭人,爸爸是外省人,在台灣那個年代,這段婚姻是不被祝福的。

“所以,為彌補父母的遺憾,我在他們結婚50週年時,特地為他們辦了場婚禮,把親友們都請來,希望多年後的今天,爸媽能得到大家的祝福。”

談起一個個經過病魔折騰,最終還是離開他的家人,夏學理全程泛紅著雙眼,只是談到外甥和女兒時,才有了想掩也掩不住的笑意,夏學理和他的教學和處事一樣,都是個充滿溫度的人。

親眼看著父親倒下
躲在被單裡哭

夏學理的父親在他47歲那年一夜之間中風,全身動彈不了,眼看著如巨人般的父親在他面前倒下的夏學理,發抖著把自己藏在棉被中,哭著睡著了。

“我到現在都很記得那天的我發的一個夢,在哭著睡著的那個下午,我夢見自己見到了一男一女,他們告訴我,沒關係,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後來,我從老一輩人那裡聽說,那是觀音和土地公,我也相信著,並相信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他說,父親中風後,母親就扛起養家活兒的重任,為方便照顧父親,她開了家很小的雜貨店,把父親安置在店後方,這樣即能每天為父親按摩和給予一切所需的照料。

“父親他有著超強的意志力,原本全身動彈不得的他,靠自己的努力下病情漸漸獲得改善。他常強迫自己用左手來磨墨,我們看在眼裡,都覺得很安慰很感動。”

他說,父親去世那晚,他加班授課,結果錯過了見父親最後一面。隔天,他在講堂上告訴所有學生父親昨晚在他們上課時去世,同學們當場和他一起流淚。

母患強迫性精神官能症?赴美治癒

夏學理母親在父親中風後,獨力肩負全家生活重任,身兼數職勞碌不已,也因為過度勞累,她患上了強迫性精神官能症。

“母親常會覺得自己的身體很骯髒,一天要洗澡數十次,嚴重時,媽媽曾把洗澡間反鎖起來,然後把熱水器調至最高熱度,然後沖洗自己,洗至全身紅腫後,才覺得自己是乾淨的。”為治療母親,他帶母親去美國接受治療。他說,母親當年服用的是第一代的強迫症藥物,還記得那時一顆藥物為50元美金(約150令吉),一次治療要100元美金(約300令吉),也從那時開始,他把父母都接到美國去就近照顧,原本在日本唸書的夏學曼也離開日本,轉到美國繼續學業。母親的病情也在美國逐漸趨穩。

“在妹妹和姐姐證實患癌後,媽媽後來也被發現患上直腸癌。還記得媽媽動手術當天是台灣光復50週年,我們兄妹就在那晚特別點了60盞大燈為媽媽祈福。當時還引來台灣媒體的關注。”

所幸,媽媽最後撐過,目前狀態穩定,可惜,就得眼睜睜看著兩名女兒和丈夫相繼離她而去。

女兒選讀社工系?倍感安慰

夏學理的父親在47歲中風,前年離世,離開時已高齡90歲。他說,父親半世人都躺在病床上,他離開前最掛心的,就是夏學理的19歲女兒夏寧的大學成績。

“一切都是天意,父親離開後的隔年,也就是在他生忌那天,一大清早的七點,女兒跑來告訴我,她考上大學了!我激動地問她,考上哪間,她說是台大,我問她考上甚麼系?她說是社工系,我聽完就馬上掉淚了。”

他說,女兒出生不久,就面對著身邊親人接踵而來的生命變故,夏寧選擇社工系,讓他覺得很激動和安慰。

即使生命裡有苦難與挫折,夏學理還是讓女兒知道,可以如何以樂觀的態度去面對,以及如何為家人付出關懷。

對夏學理而言,並不寄望夏寧長大後成為藝術家,或是一定要有多大的成就。他真正在意的是,從小在她生命裡就有那樣的美好經驗,等到她長大了,就會懂得用類似的心情去面對周遭所愛的人。

姐姐頭七化身斑蝶回家道別

夏學理的姐姐夏若綺是繼妹妹獲證實患乳癌後,於2001年在日本做檢查時發現罹患大腸癌末期,即返台接受化療與手術。她當時因腦腫瘤壓迫視神經,左眼因而失明,經過腦部手術後,留下後遺症,一年後就離世。

夏學理跟我們分享一個經歷,他說,就在姐姐離世的頭七時,發生了一些讓他覺得不可思議的事。

他說,頭七當天他們從外返家,踏出電梯想打開家門時,就看到電梯的窗口處伏著一隻紫色的斑蝶,奇怪的是,在如此封閉的空間牠是怎樣進來的?

媽媽看了一眼斑蝶,沒說甚麼就走進了家門,而他則留在門外,走向了斑蝶。

斑蝶停留在手指上話別

“當我打開窗口想用手撥開牠時,牠動也不動,撥了第三次牠終於飛了起來,卻不是朝窗外飛去而是朝我身體飛來,並停在我的手指頭上。”

夏學理再弄弄牠,牠就是不肯飛走,並且他感受到那種力量,斑蝶牠緊緊地抓住了他的手指,並且注視著他。

“我想起了姐姐生前最愛穿紫色衣服,忽然我感覺,牠可能就是姐姐,姐姐她捨不得我們,牠來向我們道別。”

就在當時,他對著那斑蝶唱起一首童謠來,他說,那是他、姐姐和妹妹小時最愛合唱的一首歌,並且對著斑蝶說:“你是姐姐對嗎?你上天堂去吧,在那裡等我們,總有一天我們在天堂相見。”

說完後,那斑蝶飛走了。而當他回過神來打開家門時,看到媽媽就站在門口掉淚,他告訴媽媽姐姐回來了,媽媽哭著點頭。

“當我坐下來脫鞋帶時,忽然發現地上有份報紙,而那天摺半的報紙標題是:走了。”

不管是真是假,但他和媽媽都相信,姐姐她的確回來過。

妹逝前最放心不下兒子

夏學理的妹妹夏學曼在2008年因乳癌病逝,留下一個被醫生診斷患有過動自閉症的10歲兒子夏美傑。

為了兒子,她樂觀抗癌近10年,除了出版書籍鼓勵世人、捍衛監護權而跨海打官司、藉由部落格網友力量為兒尋父,更讓她撐過在2008年5月20日看著偶像馬英九登上總統就職的心願,唯一遺憾的是,再也無法陪伴兒子。

她為兒子而寫的這本書《一個癌症媽咪給兒子的遺書》中,更寫道:“最教我恐懼的,不是與癌共舞的痛楚,不是愛情煙滅的絕望,而是逐漸失去你的感覺。”這番表白,教人痛心不已。

夏學理說,妹妹身高只有144公分,從小就是個非常自卑的孩子,後來去了美國,才覺得自己活得像個平凡人,更在那裡結婚生子,一直都過得還算幸福。

患癌遭夫遺棄?致電向兄求助

“直到1999年,她才知道自己患了乳癌,動完手術的半年後,我忽然接到她的求助電話,告訴我她丈夫走了,把她和孩子反鎖在屋子裡,孩子在哭,而她根本沒辦法下床。”

夏學理之後就通過洛杉磯朋友報了警,再讓警方把她和孩子救了出來,而夏學曼就坐著輪椅帶著當年僅3歲的兒子返台投靠家人。

“學曼後來得知丈夫原來是有了外遇,在她和兒子走後,丈夫更賣掉了屋子,還把錢都捲走了。但此時的學曼讓我看到了很感動的一面,她內心強烈的母愛戰勝一切,她沒有怨恨更沒有退縮,而是從一個坐在輪椅上的癌症母親,蛻變成一個站在生命浪頭上的勇氣母親。”

為了兒子她選擇堅強活下去,夏學曼在2006年曾出版《一個癌症媽咪給兒子的遺書》一書,擔任由鴻海集團,永齡基金會與點燈製作單位舉辦之“讓生命亮起來”環島巡迴演講講師,以及在udn網絡城邦經營部落格與網友互動良好,堅強的癌症作家,當時曾給多少人帶來強大的正面能量。

他說,在她有限的歲月裡,她選擇把所有對兒子的不捨和對兒子的愛記載在文字中,代替未來可能不復存在的自我,陪著兒子慢慢長大。並且也希望藉由《一個癌症媽咪給兒子的遺書》中要長大後的兒子,一定要原諒他的父親。

外甥愛跑馬拉松
‘因媽咪在終點為我加油’

外甥夏美傑現年已15歲,在夏學理的細心呵護下,是個快樂且健康的孩子。

此次來馬,夏學理在閒逛時,就特地為美傑買了一雙球鞋,他滿臉慈愛地說:“美傑很爭氣,沒讓學曼失望,不但能吹直笛,會彈夏威夷吉他,而且也曾在班上擔任資訊股長,而他參加馬拉松練習,而且數次完成長達21公里的半程馬拉松路跑活動,是個充滿活力樂觀的孩子。”

“這雙鞋,是讓他今年7月穿上去參與馬拉松比賽的,我想他一定會很喜歡。”

他說,美傑在跑馬拉松時,是拚了命往前衝的,而且永遠都不會喊累。

“台灣媒體曾問過美傑,你為何這麼能跑?美傑說:因為我心裡總是想著,媽咪在終點為我加油!”

 
資料來源: 星洲/ 報導日期: 2013-03-29 點閱人次: 1770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