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原民教育興奮劑:加分優惠

【潘裕豐】

 民國四十年起,政府對原住民學生實施加分優惠,以保障就學的機會,此舉時常受到社會大眾質疑其公平性和必要性。在我看來這種以加分來保障學生受教方式,實在是教育行政單位得好好思考的問題。

 一來將原住民學生加分放在像指定考試和基測這樣最需要公平的平台上,凸顯了加分的不公平性,所以每年都有人寫文章批評,無形中也製造了台灣族群的敏感神經。二來像這樣只提供加分,而不提供任何教育配套,就好像給病人吃了興奮劑,剛開始覺得很HIGH,藥效一過馬上恢復原狀,副作用接著就來。所以原住民學生進入高一級學校後,由於學業成就表現低落,時常導致自信心不足,心理壓力過大,學校適應困難,嚴重者甚至中輟和失學。

 加分美其名說是優惠,其實是教育救濟措施。這不是教育,教育的目的是增加能力,不管加多少分,像現在的二五%,即便是一○○%,原住民學生的學科能力也不會因此增加。更何況根據高淑芳教授的研究指出,原住民學生根據學科(語文、數理等)加分從二○%到一二七%,也不如一般生的表現。

 如果教師教學時能具有多元文化教育的素養和能力,如果能根據原住民學生的個人特質和能力、需要施予教育,如果降低錄取標準進入學校後能提供個別輔導與諮商,原住民學生表現會這樣嗎?從特殊教育看來,即便是資優的學生經過鑑定之後都還得為其個人設計適合其能力的教學內容,就是個別化教育計畫。而我們的原住民學生其學科表現能力遠不如資優生,卻只用加分就以為是萬靈丹,可以解決所有原住民學生的教育問題,其結果可想而知,真是荒謬。

 一個病人長期服用一種藥物都沒有效果,醫師一定要考慮改用其他處方或治療方法,以解決問題。原住民教育程度低落問題已經存在五十八年了,看不到教育部提出過有效的原住民教育處方,個人覺得可能的原因,一則是教育部的長官都不是原住民,所以他們不會感受到這個問題的需要性。二來可能就是主事原住民教育者不知道該做什麼。教育部原住民教育究竟是誰負責?每年花費的原住民教育經費多少?教育政策是什麼?都是含糊的問題。

 或許當時的加分或降低錄取標準有其時代背景,但是五十八年過去了,原住民教育程度沒有因此和漢民族縮短差距,反而越加擴大。調查顯示,原住民學生的中輟率是一般學生的八倍,原住民的大學畢業生比率是一般生的六分之一。我們都是台灣生命共同體,不管是那個人,每個孩子都是國家的人才,每個孩子都應該得到適合其能力的教育,尊重多元文化的差異。請教育當局思考原住民教育白皮書,修訂法令,設立原住民教育單位,召開全國原住民教育會議。原住民教育是該改變的時候了。

(作者為台灣師範大學特教系副教授,台灣原住民教授學會秘書長)

 
資料來源: 中國時報/A16/時論廣場 報導日期: 2009-02-27 點閱人次: 730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