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金融風險升高 大陸須正視

歐盟小國塞浦路斯爆發金融危機之際,中國區域性暨系統性金融風險正日益增加。2012年全球因歐債危機與美國財政懸崖受盡煎熬,中國大陸再度成為全球增長引擎。表面上中國在國家主權債務領域處於強勢地位,其實中國金融系統正面臨放貸泡沫危機,新一代領導班子如何妥善解決區域性、系統性金融危機將面臨嚴峻的挑戰。

 地下金融使政策失靈

 改革開放30年多年來,以銀行信貸為主的間接融資占據中國社會融資總量的80﹪至90﹪。隨著全球金融自由化以及中國金融深化的快速發展,融資格局已經發生了深刻的變化,地下金融渠道發展迅速;另一方面,其他融資方式發展迅速,銀行貸款在社會融資總量中的比重下降。地下金融渠道已經對中國信用創造和金融運行產生了重要影響,主要表現在二方面:

 其一,銀行可自由運用資金比率下降:資金流向直接融資市場,直接融資規模增加。由於對地下金融渠道游離於監管之外,很多銀行將貸款轉成被依托公司打包的金融產品,這些被輕度監管的信托公司再將資金投資於實物、金融工具和高風險高回報的領域。

 其二,地下金融導致貨幣政策失靈:近年來,中國基礎貨幣並沒有快速增長,但整體流動性增長卻十分迅速。貨幣主要不是央行外生供給的,而是產生於為投資而融資和資本資產頭寸融資的過程之中,加大貨幣流通速度,使得今年抑制通脹的效果大打折扣。

 能否順利化解此一危機,端賴新一代領導是否做好下列三大重點工作:第一,強化金融監管制度充分發揮貨幣政策:需健全宏觀審慎政策框架,發揮貨幣政策調節作用,綜合運用貨幣政策工具,調節市場流動性,保持貨幣信貸合理增長,擴大社會融資規模。

 化解危機著重三要點

 第二,金融資源優化配置支援戰略產業發展:引導金融機構加大對經濟結構調整,特別是三農企業、中小企業暨戰略性新興產業等金融支援,滿足可持續發展戰略調整資金需求,拓寬實體經濟融資管道,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

 第三,穩定資本市場引導金融機構穩健經營:應加強對局部和區域性風險以及金融機構表外業務風險的監管,避免資金鏈斷裂衍生的系統性衝擊,提高金融支持經濟發展的可持續性。後ECFA時代來臨,兩岸金融合作與貨幣清算正如火如荼開展,大陸能否守住系統性和區域性金融風險底線,攸關台灣經濟穩定,值得我相關部門高度警惕並密切觀察。(作者為台灣師範大學國際人力資源發展研究所副教授)

 
資料來源: 中國時報/ 報導日期: 2013-03-21 點閱人次: 437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