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中共外交與對台人事互轉 影響兩岸走向

中共外交與對台人事的新布局,在外界的高度期待與多方揣測下,終於撥雲見日。這除了顯示習近平時期在外交與對台工作的方向外,對於我國來說影響更是重大。國台辦主任王毅接任外交部長,外交部黨委書記兼常務副部長張志軍接任國台辦主任。這顯示外交與對台工作體系高層人員的交互任職,逐漸成為常態。

 二○○八年王毅從外交部黨委書記兼常務副部長一職,轉任中台辦與國台辦主任,成為從外交部門轉軌至對台部門的首例,曾讓外界相當訝異。胡錦濤把這歷史機遇期下的對台工作重任交給王毅,而非過去傳統的統戰體系,一方面是要借重王毅的外交長才,以解決台灣國際空間的問題;另一方面則是藉由王毅這個橋梁,與「對台鷹派」的外交體系進行溝通。

 首先,二○○八年十二月的「胡六點」強調「對台灣參與國際組織活動問題,在不造成兩個中國、一中一台的前提下,可以通過兩岸務實協商做出合情合理安排」,所以台灣得以在二○○九年五月如願參與聯合國的世界衛生大會,並成為觀察員,這除了是民進黨執政八年所難以如願的期待外,更證明兩岸關係的改善有助於台灣國際活動空間的增進。

 其次,馬政府執政後積極推動兩岸的「外交休兵」與「活路外交」,這對於與台灣在外交戰場上廝殺長達六十餘年,始終抱持「有我無你、零和思維」的中共外交部人員來說,是一時難以接受的。倘若他們一時做出對台過於強硬的出格行為,就會破壞兩岸和平發展的大局,因此王毅在外交部的人脈就發揮重要作用。

 事實證明,王毅的五年任內除完成上述任務外,更是積極任事。先後完成兩岸十八項協議的簽署,二○一二年我國大選馬總統又連任成功,使得兩岸關係得以保持穩定,終於能更上一層樓擔任外長。

 而如今張志軍完全是依循王毅的路線,顯示未來台灣參與國際活動的問題,仍是中共對台工作的要項。我國可否進一步參加「國際民航組織」與「全球性氣候變遷公約」,值得觀察。這也顯示過去以來,中共始終堅持台灣問題避免國際化,將台灣問題與港、澳問題等同視之的思維,出現了根本性的改變。

 至於張志軍,在中共十八大獲選為中央委員,未來政治情勢看好,但是否能在日後接任外長,就必須看他在國台辦任內的表現。在兩岸「先經後政」與「先易後難」的共識下,有關經濟與容易的協商已經在王毅任內完成,未來要面對是甚為困難的政治議題。然而台灣當前對於政治協商缺乏意願,中共內部對於台灣的政治定位又是「有討論而無結論」,這使得要有所突破並不容易。

 而中共與民進黨間的關係目前也面臨瓶頸,謝長廷去年十月訪陸後即遭到獨派的嚴厲批判,蘇貞昌除與其切割,新成立的中國事務委員會也不見運作,中國政策重新回到保守;這也使得一月份立委許添財登陸時,刻意低調而不碰觸政治議題。而二月蘇貞昌訪日,更遭致中共「媚日、賣台、反中」的嚴厲批評。時至今日,如果民共之間的交流總是停留在學者專家、個別民代或決策圈外人士,就很難進一步突破。因此,張志軍最能有所作為的地方,就是兩岸互設辦事機構,這將是兩岸關係跨出歷史性一步的轉捩點。

 更重要的是,二○一六年的台灣大選,將是張志軍的重要考驗。而若是由商務部部長陳德銘接任海協會會長一職,一方面顯示習近平時期的兩岸關係,仍將是以經貿為主軸;另一方面,則是當前兩岸的經貿協商逐漸進入深水區,而商務部基於自身立場與國台辦在對台讓利的幅度上意見不一,陳德銘可作為其中的橋梁。

 至於王毅擔任外長,表面上看來是中共對日本釋出善意,象徵對日本的重視,但中日關係是否在短期內改善,仍是問號。特別是王毅被視為「知日派」,但有時為了怕被外界貼上「親日派」的標籤,反而會更強硬,這點恐不容過於樂觀。(作者為台灣師範大學政治學研究所教授)

 
資料來源: 中國時報//時論廣場/A18版 報導日期: 2013-03-21 點閱人次: 504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