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導師

◎蔡富澧

 國中三年級是我們衝刺高中聯考的重要階段,那時我們剛要男女合班,大家都在擔心誰來當我們的導師;依過去的經驗,總不出那幾位嚴格的名師。對要衝刺學業的我們來說,嚴格的管教不見得是很好的方式,就這樣懷著忐忑的心情準備開學。

 開學的第一天,公布了新學年各班導師,我們的班導是剛從師大化學系畢業的陳老師;三年二班也是剛從師大畢業的林老師,兩人年輕有為,有理想、有抱負,看起來滿「和善」的,讓我們心頭放下一塊大石頭。我們一方面適應新同學(主要是女同學),一方面也適應新老師,結果都還不錯,女同學沒有造成困擾,新導師的新觀念則讓我們獲益良多。

 從男生升學班和女生升學班拆開的一班和二班,基本上是一體的。兩位新任導師也是同屆同學,我們導師也教二班化學;二班導師也教我們英文,我們的化學和英文進步很多。尤其英文這一科,許多同學二年級每次考試從來不曾及格過的,林老師開學後特別從音標開始從頭教起,讓我們擺脫用國語注音符號拼音的窘境;學會了發音後,我發覺背起單字來容易多了!

 兩位導師對於學生的鼓勵和班級的經營也很用心,那時候我們根本不知道有「慶生會」這回事,十一月中,老師便跟我們預約說月底要辦個慶生會,還有遊戲節目,大家都很期待。那天放學後,原本晚自習的時間,老師要同學把桌子靠牆擺成圓形,內圈擺上椅子,中間的空地則擺上大大的蛋糕和飲料,九月到十二月的壽星都圍上來,接受老師和同學的祝福,那是我第一次歡度那麼熱鬧的生日。

 到了下學期準備畢業旅行時,有些同學繳不起三百塊的費用,我也是其中之一。老師鼓勵我們全部參加,他說:「你們沒有錢可以跟老師借,老師每個月四千多塊,花都花不完。」對於導師肯借錢給我們,我心裡暗自感激,但最後還是沒參加畢業旅行,只能眼睜睜看著同學開開心心地到臺北玩一趟。回來之後,大家口沫橫飛地講述臺北行的見識,讓我心裡羨慕得不得了!

 畢業後,我如願考上中正預校,八月份有一天,我正在店裡幫忙,只見導師把機車停在我家店門口,推門進來,問我何時報到、該準備哪些東西?他與我聊了十幾分鐘才離開。我進了預校後,才知道老師也入伍當兵去了!算起來都是部隊的菜鳥,老師還是找空檔寫信給我,鼓勵我在軍中好好學習,也會告訴我其他同學的現況,讓無法放假的我不致與同學脫節。

 老師的役期只有一年十個月,退伍之後,就沒再回到鹽埔國中。我從預校到官校,接著畢業分發,四處移防,地址隨時在變,跟老師也就漸漸失去聯絡。後來國中班級辦過同學會,也都不見老師參加,心裡總覺有些遺憾。

 直到兩年前,我運用網路強大的蒐尋功能,終於找到一個網頁,那位網友幫我確認,說老師已經從臺中某高中退休,但還在學校兼課;他還補了一句:「他是名師喔!」我打電話到那所高中,輾轉得到老師的電話,終於和他聯絡上了!經過這麼多年,老師還記得我,邀我有空到臺中一定要找他,他要請我吃飯;我也把老師的電話告訴遠在屏東的國中同學,他們都很興奮,過年前還發伊媚兒給老師,希望能邀請老師參加新年聚會,不過最終還是沒能見到他。

 我印象中的老師,一直是到我家關心我進預校狀況時那個年輕、帥氣的身影,只是經過三十幾年,連我都已經兩鬢飛白,老師必然也已不復當年的年輕帥氣了!未來但願有機會再見見他,聊聊當年舊事。

 
資料來源: 青年日報/ 報導日期: 2013-03-14 點閱人次: 536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