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反媒體壟斷法草案 管制影響力
圖

「廣播電視壟斷防制與多元維護法」(俗稱反媒體壟斷法)草案昨日出爐,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主委石世豪指出,草案主要精神在分層管制媒體結合後的社會影響力,不過師範大學大眾傳播所教授胡幼偉認為,社會影響力如何科學量測?如果只憑NCC委員主觀認定,業界會有很多意見。銘傳大學廣電系主任陳光毅說,以今時網路盛行,根本不可能媒體壟斷。

 此前NCC擋下民進黨團版「廣電3法反媒體壟斷條文修正案」,昨日NCC自提的「廣播電視壟斷防制與多元維護法草案」出爐,石世豪說,草案規定未來廣播電視事業與其他事業包括報業、雜誌等進行跨媒體整合,只要涉及廣播電視事業的股權變動,就必須向NCC提出申報。

 影響公益禁止結合

 同時NCC分4層管制媒體結合後對於社會造成的影響力;結合後影響力最小,如占比非常少的小報社,買了某家小媒體的股權一股,類似情況業者只需負申報義務;若股權異動對社會整體稍有影響力,NCC會密切觀察;至於股權異動對整體社會造成影響力大,將責成業者以付款方式處理;一旦結合後對公共利益有重大影響,例如收視率達到全覆蓋的100%,將完全禁止結合,或者要求停止經營個別頻道等。

 草案同時規定NCC須定期針對收視率、收聽率及媒體閱讀率進行調查,並應定期公布通訊傳播市場年報,以加強對於媒體相關市場的掌握。

 胡幼偉指出,該草案未來如進入立法程序,必須進一步思考所謂社會影響力如何計算的問題,影響力大小如果由NCC委員主觀認定,業者必然會有很多意見。此外,任何媒體市占率小,是否影響力也小,這也大有疑問,國外有諸多菁英媒體發行量不大,但影響力不小,因此該法最重要的是可操作性,量測影響力、市占率的技術問題。也要進一步思考國外的計算方式必然適合台灣嗎?

 操作型定義要明確

 陳光毅表示,反對壟斷是普世價值,關鍵是:今時的傳播科技並不會存在「媒體壟斷」這種事;他相信無論那位媒體經營者都反媒體壟斷,但只有台灣才談這個「不是問題的問題」。執法者立法首先要將「操作型定義」明確化,如以形而上的字眼取代準確的量化指標,將引起更大紛爭,淪為各說各話。

 
資料來源: 旺報/ 報導日期: 2013-02-07 點閱人次: 501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