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我的志願服務經驗分享
圖

圖文■田嘉惠

 日前參加台灣原住民基層教師協會(http://groups.google.com.tw/group/tita2007)活動,向會員們分享在原住民部落推動學童課後輔導工作歷程,回想這一段,哇!算算手指頭,足足7個年頭了,當年帶的小朋友,年紀最大的現在已經是高中二年級學生。

投身社區工作的初始緣起

 921地震、學校課程中的社會工作實習,讓我一畢業隨即投入在原住民社區工作。台北繁華現代的生活並未讓我戀眷,反倒是很小就離開家人身邊、離開自己的母文化,尤其是身為女性,大部分的人一旦出外求學還能回來與父母同住的機會其實很少,所以我決定要回到自己的家鄉、回到家人的身邊生活、工作。

 2001年,在大四的期中實習,認識了「天主教耶穌會台北新事社會服務中心」的韋薇主任,實習期間,常常與主任交流彼此對於目前原住民處境的想法。辦公室在921地震過後,在南投埔里成立中部辦公室,我的第一份工作就這樣出現了。

 這也與我想要回到家鄉工作的想法符合,當同學還在抉擇繼續升學還是投入就業市場時,我已確定了我的人生方向。

 唸師大的我沒有如家人所願從事教職,這讓家人對我非常不諒解,可是我卻未因此而退縮,捨棄掉家人眼中穩定有保障的教職,選擇一個他們從未聽過的「非營利組織」工作。我想大學教育的養成過程以及921地震,隱約引領我走到現在,我始終堅定我的信念與執著,從未後悔,因為工作接觸原住民的生活面向更廣泛更深入,引起我有很大的興趣投入其中。

我在部落做了一些事

 離開第一份工作,我還是選擇「非營利組織機構」,台灣原住民族學院促進會,我在這裡做的是與人互動的工作,就是因為與人互動,面對不同的人就要有不同的應對,自己隨時要調整心態,這也是訓練我的抗壓性。

 原住民部落發展工作需要人力的投入,我們要找到適合的人,往往需要花許多時間,正如同「教育乃是百年大計」的精神一樣,我自己在這工作領域中已經磨出很好的耐性。「教育人」可不是簡單兩三下的事情,「時間」是最好的催化劑,從事「人」的工作最需要的是時間,無奈現在的社會講求速成與績效,忽略掉教育的本質。

 除了顧好自己的生計問題,在工作之餘,我從民國90年8月起在我自己居住的信義鄉人和部落,推動部落兒童課後輔導班,這是有鑑於地震過後中部受到嚴重創傷,頓時許多社會資源的投入蜂擁而來,但是卻也引發人性的貪婪與不滿足,我只是單純的想法希望透過我自己的力量來陪伴小朋友,可以安撫他們在學習上的不順遂,也提供部落的人可以看到,自我力量的成長不是一定要靠資源做為基礎,尤其是看不慣依賴經費才能做事情這樣的陋習。

 要將想法轉化成實際行動,才知道知易行難,找到適合的上課學習空間後,還缺了課桌椅、黑板、學習評量等教材等等,沒有充裕的經費下,只有厚著臉皮說服朋友支持我的想法,所幸獲得不少朋友的支持與贊助,備齊需要的硬體設備後就開始上課。

 學生從一年級到六年級,國小畢業生上國中後,也繼續陪著他們,我準備的課業內容也由小學課程增加了國中課程。

 大家一定會好奇,不同年級的學生在一起,我們如何上課呢?這幾年下來早已有一套自己的方法。為了增強小朋友們對於學習的動力提昇,還會辦理「電影討論會」、「寫作工作坊」、「繪本閱讀」、「戲劇學習」等活動,讓小朋友認識不同且多元的學習方式。

 此外我從事原住民社區發展工作,有許多題材也成為小朋友的學習課題,常透過工作之便,帶著小朋友認識不同族群的生活樣貌,讓這群小朋友知道同住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的其他原住民,是怎樣努力的生活與學習。

 目前課輔班的運作已經有邁入第8個年頭,始終未曾中斷過。學教育的我堅信學習是不間斷的,普遍來說原住民學童在學業上的成就總是偏低,我認為學習資源固然是一項不可忽略的原因,但是缺乏學習的習慣是也是問題癥結所在。

 大部分的原住民國小學童畢業後升上國中時,隨即面對不同的學習模式以及較繁重的課業壓力,大部分的學童適應不良,因而引起許多後續的問題來。我希望透過我的力量,在部落陪伴這些小朋友養成學習的習慣,學習習慣一旦養成,自然有正確的學習態度、學習動力,這就是我一直在部落推動課輔班的信念。

 當大家在討論原住民部落小朋友的教育問題時,常常會歸咎於家庭功能不彰、經費不足、缺乏人力等等,我常在想自己能做多少算多少,部落小朋友的教育發展環繞在家庭、社區、學校,缺一不可。學校有發揮教育的功能,家庭無法有效提供實質的教育資源,站在社區的角度,我們也有可以有所作為的機會。

自我察覺的歷程

 與其說我努力地培養小朋友正向的學習態度以及提升自我肯定的信心,倒不如是說我在這過程中也有很大的成長,細細咀嚼因為教這群小朋友而讓我更加認識自己,對於自己是布農族的生命文化有更多的體悟。我們的互動與反應彼此刺激想與對方有更緊密的關係,小朋友的成長過程需要穩定關係的建立,也因為這樣讓我始終存有一定的動力持續推動部落小朋友學習的工作。

 我希望我的真實經驗可以引起更多人投入志願工作,量力而為,相信獲得的回饋與收穫自是不能以金錢比擬的。

(台灣原住民族學院促進會)

 
資料來源: 台灣立報/ 報導日期: 2009-02-12 點閱人次: 751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