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神來之筆//唐氏兒畫裸模 只見3個8

〔記者謝文華╱台北報導〕唐氏兒林冠廷兩歲半就會拿起父親林永發的畫筆畫畫,父子常在台東海邊的家面向太平洋作畫,創作之路「形影不離」!

林永發往往一覺醒來,發現兒子已幫他「改畫」,他不但不氣,反而驚奇:「這神來之筆怎麼來的?」沈浸在當兒子「頭號粉絲」的樂趣中。父子倆書畫聯展,曾應邀到韓國、日本展出,「傳說中的寶貝—唐氏兒林冠廷藝術展」在中正紀念堂展至本週六。

一幅「我看小黃山」原本是林永發水墨寫生,完成時,自覺平淡無奇,隔天冠廷在此畫天地拉出兩條粗墨,另在左方勾勒巨大坐姿人形,似擁抱著小黃山,饒富禪機。

林永發讚嘆:「他的藝術境界早就遠遠超過了我!」冠廷受訪笑說,自己畫的是補天的女媧,「天補好了,女媧也睡著了!」

林永發是台東大學美術產業學系教授,也是文化部台東生活美學館館長,今年初突發奇想,看看廿四歲的冠廷畫裸體模特兒會畫出什麼?沒想到冠廷的模特兒速寫,只以三個「8」字表現模特兒變換的三個姿勢,底色暗紅,8字形內塗滿藍色,沒有五官和「三點」。

他問冠廷看到什麼?冠廷以慣有的輕柔語調和認真眼神反問:「如果是換作你咧?」

專家讚冠廷的字畫毫無拘束

林永發說,冠廷在沒人帶領下,從小吃素,每天抄經、禪坐,一天可創作十餘幅三呎乘六呎字畫,藝術家謝里法曾跟冠廷畫到半夜累到投降,冠廷卻說,還有一疊宣紙沒畫呢!

愛玩接龍遊戲的冠廷在書畫家李奇茂寫下「好」字,接寫「大自在心」,另在書畫家吳炫三的「永」字旁提筆寫「生」。師大美術系退休教授羅芳說:「冠廷的字畫毫無拘束!」冠廷笑說:「心如畫作、畫作如心。」

 
資料來源: 自由時報 /A10 | 生活新聞 報導日期: 2012-09-21 點閱人次: 422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