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兩岸/專家籲合作 設南海止損關鍵點
圖

中評社北京9月19日電,2012兩岸南海能源論壇9月15日至9月16日在北京大學舉辦,兩岸重量級學者與會,為開發南海獻策。前國民黨中常委邱毅指出,越南和菲律賓在南海的動作都與美國支持有關。太平島因其戰略位置的重要性受到各方覬覦,但台灣本島卻對其鞭長莫及。他建議,台灣的中油公司應加強和大陸中海油公司的戰略合作,這不僅會為雙方來帶經濟利益,也會對覬覦南海的各國產生震懾作用,有利於維護南海主權。

 代表主辦單位致詞的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能源安全與國家發展中心副主任霍德明表示,隨著全球能源價格或將持續走高,南海利益的爭奪正向著複雜化、多邊化、國際化,甚至全球化的方向不斷升級。雖然中國一直力求在“雙邊和純主權爭端”的框架內,把南海問題與多邊的趨勢隔離開來,但在美國已調整的全球戰略下,上述的政治願望已變得愈來愈不現實。面對南海局勢有可能轉變成全球地緣爭端的常態化中心,中國的戰略界有必要未雨綢繆,在《南海各方行為宣言》的原有框架基礎上,積極宣導“南海合作開發”及“南海共贏新秩序”,兩岸南海合作開發或可作為先行。

 廈門大學海洋中心主任傅?成教授認為,中國自古以來就擁有在南海歷史性水域的權利。歷史性水域的概念是合乎聯合國海洋公約的,兩者是互補而非矛盾的關係。歷史性水域的劃定可以促進中國的海域劃界談判,強化中國的基本立場。海峽兩岸南海的合作應該從建設海上救撈商業機構開始。

 台灣政治大學教授趙國材提到,南海歷來是軍事衝突熱點,中國近代積弱其近海成為了大國角力的舞台,而且南海海域蘊藏有豐富的海洋資源,聲索各方都有主權主張。擱置主權爭議,進行協商合作,共同開發、共用資源是當下解決南海問題的最優路徑。雖然兩岸民間討論南海合作開發已逾十年,但仍未有實質性動作。兩岸合作應回避政治議題,從互利、低度敏感的海洋事務優先展開,積極參與南海自然資源的共同開發,實行民間合作、合組國際開發公司,則共同開發始有可能。

 台灣師範大學政研所所長王冠雄指出,以南海日益緊繃的國際局勢,對應互惠雙贏的兩岸關係,兩岸顯有必要建構一個具有可行性的南海合作機制。南海合作機制的範疇包括兩岸共同保育並開發南海資源、透過共同行動確保海上通行安全,如兩岸共同進行海事救援與執法、資源開發、漁業合作等功能性的合作項目,而其中關於漁業資源合作和油氣共同開發兩者,將是具有深遠意義的切入點。

 台灣警察大學助理教授林廷輝認為,近期南海利害相關國之間的爭端和衝突焦點是南海資源。中國、菲律賓和越南等國都在進行能源開發,也各自通過立法等方式進行維權,且美國等國際勢力的介入使得局勢愈加複雜,各國之間的衝突主要體現在海調、探勘上。各南海島礁聲索國,採用多邊解決立場並引入國際勢力,藉此取得談判籌碼,要求中國讓步,使得南海區域成為冷戰後權力對峙的主要場域之一,同時,非聲索國,如美日俄印歐等,也主張各自的權利,使南海局勢更加嚴峻。通過評估南海未來可能的發展,林廷輝助理教授認為簽署南海各方行為準則變得更加困難,兩岸合作的條件尚未成熟。

 台灣政治大學國關中心美歐所所長湯紹成從美國以及日本、俄羅斯、印度和澳洲四個南海周邊國家在南海問題上的參與意圖和其實際涉入程度角度分析了目前南海情勢的發展。他認為,雖然這些國家在南海都沒有直接的利害關係,但其與南海國家在牽制大陸、能源開發、貿易發展等方面的共同需求,再加上武器的供應、海上通道的保障等,使得這些國家介入南海的程度加深,其角色也將更為南海相關國家所重視。目前南海的情勢困難重重,需要北京與台北再加上相關國家共同努力,從長計議,共創多贏。

 台灣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劉復國研究員強調,南海各聲索國的主張依據和範圍各不相同,存在法理衝突。由於兩岸在南海的主權主張立場一致,且所主張南海主權權利均源自於同一基礎,因此兩岸需要合作,分享特殊利益。首先,兩岸應加強非正式協商管道的建立,採取積極落實經營的共同政策態度,透過合作探勘與開發建立兩岸共同利益的基礎。其次,兩岸應積極與周邊國家進行外交協商,運用區域性與國際性南海協議的機會,透過外交第一與第二軌道與周邊國家取得諒解。最後,兩岸在開發南海時,應首重環境生態的保護與資源養育,主動劃定南海生態保護區與國家公園界線,並且鼓勵企業針對南海海洋進行投資,將開發南海納入兩岸政府經建計劃中。

 台北汗青基金會創辦人、北京大學台灣研究院陳毓鈞認為,自二戰以來,地緣政治的基本架構仍在延續,美國的霸權主義性格不會在中長期得到根本改變,南海能源問題反映出美國的新遏制政策,為維護老祖宗留下來的南海能源,兩岸需要共同努力。

 應邀出席的台灣前挪威代表處代表郭明山指出,南海諸島的主權應屬於中國的史實依據與法理依據,強調了台灣政府在維護南海諸島主權方面的行動和主張,希望台灣能夠加入雙邊或多邊的機制以便更好的解決南海問題。

 中國人民大學教授時殷弘認為,美國持續地對南海各方施加壓力,其主要目的是對中國的海區空間實施戰略擠壓,以期形成對中國的“鎖閉”態勢。由於南海問題至關重要,中國政府應遵循戰略大局,增進國內共識,搞好周邊,經營亞洲,在可能情況下爭取較早地進行雙邊談判。

 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王逸舟表示,在世界各國綜合國力的競賽中,領土主權、政府權力、自然資源等傳統因素繼續有效的同時,技術進步、產業先機、“腦力風暴”等後發因素具有上升的作用。中國是新國際關係的主要動能和變數之一,中國的前景更多取決於中國自己的選擇與國內的發展狀態。由於中國綜合國力的不斷提升,他對於南海局勢的發展持樂觀態度。

 大陸國防大學教授全林遠對於南海問題提出了自己的觀點,他認為當前正是解決南海問題的一個重要的戰略機遇期。為了把握好這個機遇,我們需要調整和反思我國南海戰略、區分領土主權爭議和海洋權益爭端的應對思路、預設南海問題的止損關鍵點、加快在南海核心爭議海域油氣勘探開發開採步伐、扎實做好南海方向的軍事鬥爭準備、以法理領域作為兩岸合作的切入點並加強海南省在經略南海中的地位。

 大陸國家發展研究院唐方方認為,經濟地位的上升讓中國已經無法再用示弱、示好回避國際衝突,繼續對外溫和反而會增加國內的壓力。所以,我們要有所表現,但不是盲動,而是要轉變戰略,發出可信的威脅。在當今世界扼制和經濟交融並存的新型冷戰格局下,我們對內要加強內政改革,培養誓死捍衛主權的民族精神和精細認真的國民工作態度,對外要加強媒體宣傳體系、經濟威懾體系和軍事能力的建設。

 廣州海洋地質調查局總工程師楊勝雄指出,南海不僅儲藏著豐富的石油、天然氣資源,還潛藏著巨大的天然氣水合物資源。當今南海,以逐漸形成以資源為主要目標的競爭態勢,這一競爭態勢在總體上可以評價為:海域被瓜分,島礁被侵佔,資源被掠奪,安全受威脅。楊勝雄總工程師認為,對於南海爭端的解決,擱置爭議共同開發非常困難,中國應該擁有獨立開發實力,自行獨立開發。

 玉山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張永京強調,避開政治因素,兩岸合作應以民間開發形式為主導,而太平島可以作為兩岸試行合作開發的第一個專案。太平島擁有重要的戰略意義和眾多資源,兩岸民間共同開發可以將太平島作為能源開發補給基地。通過初步估算,開發太平島所需經費約合18.5億元人民幣。

 
資料來源: 中央網路報/ 報導日期: 2012-09-19 點閱人次: 470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