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楊儒門談社運:反對後要提出主張

香港反洗腦國民教育群眾運動如火如荼,「白米炸彈客」楊儒門昨對香港大學生許丹丹表示,社運不只是為反對而反對,還要能夠提出自己主張及目的。

青輔會昨下午在嘉義市舉辦民主自由探索營隊,楊儒門、行政院雲嘉南區服務中心副執行長楊偉中向16名大學生分享農運、社運經驗。

碰上香港反洗腦社運,在台師大求學的香港學生許丹丹表示,「我們香港人上街頭,特區政府只讓人民選擇今年或明年實施,只給(民眾)選擇,卻不回應群眾訴求」、「我們只是反對,卻不能要求政府做什麼!」

「社運不只為反對而反對,還要自我鞭策提出主張!」楊偉中說,社運是被動的,有權力與資源的政府應思考如何對人民最好,他從事社運沒參考書可看,只看到故天主教樞機主教單國璽撰寫「獻身與領導」書籍,發現教會組織比社運組織好。

楊儒門說「搞社運不能只是反對,反對後要求什麼更重要!」他說,農民是被剝削弱勢族群,若反剝削連中間商也反,造成中間商消失,農產品沒通路會更慘;他成立農學市集為農民行銷農產,「搞社運不要悲觀,要常思考」。

「兩位講師堅持信念,給我很大啟發!」許丹丹開心地說,社運除堅持信念,還需揪集志同道合的朋友,會將兩人社運經驗及信念po臉書分享,為上街頭的親朋好友打氣。

 
資料來源: 聯合報/B1版/雲嘉.運動 報導日期: 2012-09-09 點閱人次: 437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