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林博文專欄》美國亞裔 參政前途多艱

美國現有兩個州的州長是印度裔,一是路易斯安那州長鮑比.金道 (Bobby Jindal),另一個是南卡羅萊納女州長妮基.哈利(Nikki Haley),他們都是共和黨的未來之星。華人移民到加州打天下最早,因此加州華人從政表現與成就遠比紐約好。目前舊金山市長是李孟賢(Edwin M.Lee),市議會議長是台灣移民後代邱信福(David Ch iu),奧克蘭女市長關麗珍(Jean Quan)。加州還有個華裔女國會議員趙美心(Judy Chu),八月四日那天她在《紐約時報》論壇版撰文痛批美軍霸凌華裔青年陳宇暉(Danny Chen)而導致陳自殺事件,主犯竟獲輕判坐牢卅日。還有一個最有名的華裔政治人物,他就是做過華盛頓州長的現任駐北京大使駱家輝(Gary Locke)。

  有些美國媒體看到這批亞裔政治菁英照耀政壇,就錯誤地認為亞裔選民將對今年大選產生衝擊。CNN製作了一個:〈亞裔美國人越來越有影響力〉的特別節目,網路報紙亦紛紛以〈亞裔美國人掌握二○ 一二年政治聚光燈〉和〈亞裔選民能左右選情嗎?〉為主題,探討亞裔選民對美國政治的潛在影響力。

  事實上,美國媒體高估了亞裔選民的影響力。亞裔選民的最大弱點就是對美國政治不感興趣,不愛投票,因此亞裔選民的投票率一向低落無比。在美國想要有投票權的第一步是具有公民身分,第二步是必須參加選民登記。每個市鎮都有選務局接受選民登記。擁有選民資格後,才能投票。亞裔(尤其是華裔)是所有新移民裡最少參與選民登記的族群。美國現有五十九%的亞裔入籍為公民,但其中只有一半登記為選民。四年前大選號稱是美國史上投票率最高的一次選舉,移民的投票率高達五十四%,但亞裔投票率僅為四十四%!

  包括紐約華裔自由撰稿人楊傑夫(Jeff Yang,音譯)在內的一些亞裔媒體和學術界人士曾經分析亞裔選民投票率偏低的原因。他們指出,占亞裔新移民最大比例的中國大陸移民,過去在自己的國家根本沒有投票經驗,亦毫無普遍參與、選民有權、選賢與能的政治理念。到了美國,謀生第一,既不懂政治,又乏興趣,且有文化和語言障礙,故不想參加選民登記,亦不願去投票。另一個亞裔移民大國是印度,印度號稱是全世界人口最多的民主政治大國,但印度政治腐化,官僚政治顢頇,許多印度移民在母國就很少投票,到了美國亦像大多數新移民一樣,最關心的是享受美國的福利,想盡辦法撈救濟金、免費醫療卡和糧食券,對投票則興趣缺缺。

  真正對護衛華人權益、促醒華人參政和投票有大功的是群土生土長華裔(俗稱ABC)於七○年代所組成的「美華協會」(OCA)。最近發起群眾示威、抗議美軍霸凌陳宇暉而引起全美矚目的就是以「美華協會」為主力。

  亞裔選民不愛投票,而亞裔優秀人才參政亦比白人、黑人和拉丁人更多困難與阻力。主流媒體對亞裔政治人物的審核與查考,亦顯得出奇地嚴厲、挑剔,甚至有刻意刁難和找麻煩的味道。如現任紐約市主計長、五歲隨父母自台灣移民美國的劉醇逸(John Liu),最近一、兩年一直被司法機關調查非法募款,連《紐約時報》亦指派華裔記者陳大為(David Chen,其父陳慶曾任教新澤西州羅格斯大學和台北政大)領銜挖掘劉醇逸的負面新聞。劉醇逸畢業於賓漢普敦紐約州大數學系,是紐約有史以來第一個華裔市議員,表現極好,又當了紐約市第三有權(僅次於市長、公共權益倡導官)的主計長。四十五歲的劉醇逸的下一個目標是當紐約市長,但在媒體圍剿下,他的機會似乎越來越渺茫了。

  紐約的另一個華裔政治之星,是目前正全力參與國會眾議員選舉的現任紐約州議員孟昭文(Grace Meng),她的丈夫是韓裔。卅六歲的孟昭文運氣很好,她原本打算競選連任或改選市議員,但一向熱烈支持台灣的民主黨老牌眾議員、嗜食中國菜的猶太裔艾克曼(Gary Ac kerman)突宣布退休,並力挺孟昭文。孟昭文的選區以猶太裔和華裔居多,當選機會頗濃。

  但在她聲勢大漲之際,卻傳出她的父親、前紐約州議員,木材商孟廣瑞(Jimmy Meng)涉嫌充當司法掮客收賄而當場被捕,震撼華人社區。台灣師大畢業的孟廣瑞堅持自己是清白的,此一事件也許將對其女兒的選情,造成或大或小的衝擊。

  就像楊傑夫所指出的,亞裔菁英參政比白人和其他少數族裔還要艱困。即以募款為例,亞裔每次只能向選民募一點小錢,而且還要小心翼翼。君不見歐巴馬、羅穆尼還有其他多少政客動輒募到幾十萬、幾百萬,但主流媒體卻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放他們一馬。

  要改變這種不公平而帶有歧視的政治清查,唯一的辦法是呼籲亞裔移民要踴躍投票,並在美國政治與社會形成一股強大力量。

 
資料來源: 中國時報/時論廣場/A19 報導日期: 2012-08-08 點閱人次: 664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