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澎湖觀光勃興,金門陸客川流不息,馬祖只能看藍天白雲…

【范世平/慶應義塾大學訪問學者、台師大政治所教授】

馬祖博弈公投過了,事實上這是馬祖人對這幾十年不滿的一張「賭爛票」,一種不滿情緒的宣洩。台北人永遠用台北的角度思考馬祖,什麼博弈公投一過,馬祖的災難就會開始,馬祖的純樸就會不在,但台北人這麼喜歡馬祖,為何不移民馬祖?對馬祖又做過什麼實事?嘴巴上講得正義凜然,但有無想過幾十年來馬祖人得到什麼?

馬祖過去是戰地,為台灣的安全犧牲奉獻,解除戰地政務之後,看著澎湖觀光發展勃興,看著金門陸客川流不息,馬祖什麼也沒有。甚至,陸客連借道馬祖的小三通來台灣都不願意,馬祖人連個便當錢都賺不到,只能看著藍天白雲。

誰喜歡賭場?沒有人甘心開賭場,澳門也不喜歡賭場,那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對於馬祖人來說,這兩天媒體的大吵特吵,不就是賭場的「外部利益」?要不是賭場,誰會像今天這麼在乎馬祖?反正馬祖不設賭場也活不起來,設賭場可能還有一線生機,若真的不好,到時候關起來還是回到原點,有何損失?

去過澳門的人都會發現,賭場其實門禁相當森嚴,都有嚴格保全,警方來回巡邏,哪容得下黑道人士橫行?新加坡更不用說。所以賭場的負面問題處理,是技術問題,不是不能解決的。走在澳門街頭,賭場的招牌絢麗奪目,對於不賭的人,那只是一個街景裝飾;對於賭徒來說,就算沒有招牌,他也會去。

賭場其實只是一個火車頭,帶動投資,製造話題與吸引人潮。很多人去澳門是不賭的,而澳門的葡式蛋塔、小小的媽祖閣、葡式料理與建築,賭場未設置前,誰重視了?誰報導了?另一方面,澳門憑藉巨大稅收,可以增加更多的「非賭場遊憩設施」,把旅遊產品朝更多元化發展,例如威尼斯人酒店的巨大購物商場。澳門也用豐富的稅收投資教育,澳門大學不斷給大陸學生高額獎學金,以吸引人才;重金禮聘教師,甚至新的「橫琴校區」也將落成,以便吸收更多陸生,這成為澳門新的產業。

既然馬祖人民選擇設置賭場,外資也願意投入,政府應該面對事實,並利用此一機遇,尋求馬祖發展。大陸正在積極設置平潭實驗區,我們也可以規劃「馬祖實驗區」。實驗將馬祖的戰地與自然風光,與博弈產業相結合,這是澳門與新加坡都沒有的優勢。另一方面,實驗將馬祖建成海西區,甚至是長三角地區的海島度假中心,這也是當前所沒有的。

但馬祖不是沒有隱憂,馬祖會比澳門更依賴大陸市場,澳門除了大陸,還有香港、台灣與東北亞的市場。馬祖的成敗,完全要看大陸態度,納入平潭實驗區的一環,是可以考慮的策略。另一方面,即便馬尾到馬祖,水上交通仍不便利,遇到東北季風更是困難,如何克服也是大問題。

 
資料來源: 聯合報/A15版/民意論壇 報導日期: 2012-07-10 點閱人次: 620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