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sti
travesti
travesti
大陸人在台灣-我對馬總統說了什麼?

【劉菁/湖南.台灣師範大學交換生】 「尊敬的馬總統、馬領導人、馬主席、馬英九先生、馬教授、馬老師還是小馬哥呢?」這稱呼在我參加「兩岸青年學生交流論壇」前困擾了我兩天,我諮詢了台灣的老師,還專程打電話回大陸問我的家人和老師,最後我決定以學生的角色,親切稱呼他為小馬哥老師,並告訴他,他真是我見過最帥的領導人。

我在論壇上發表的主題是〈台灣,一路走來一路讀〉。8歲那年,我小學2年級。在語文課本上,第一次認識台灣,確切的說是日月潭。

10歲時,聽動力火車的《忠孝東路走九遍》。好奇台灣男人愛留長髮,瘋瘋的,像蒙古人。

12歲後,我看台灣偶像劇,感歎「噢!原來台腔這樣說(學台腔)。」

2008年大選,我知道宋楚瑜比馬英九多,儘管小馬哥帥多了。

2009年,我上大學讀新聞傳播專業,接觸的第一位女老師,她講的第一堂課便是她在台灣的故事。至此,開啟我對台灣意象的美好憧憬。

2012年,我21歲,聽著孟庭葦的歌,真的到台北看雨了。

抵台後,對比我之前去的港澳、新加坡,同是華人,但感覺台灣人就是親得多。在台師大學習、瞭解後,才有資格說,「何謂大學能容納多元文化、多元思想。」

夜市、夜店文化並非我對台灣的初步印象,而是在街頭巷尾中深藏著台灣厚重的歷史感和生活記憶。去各大媒體參觀,親臨各大綜藝節目錄製現場和台灣偶像劇經典拍攝地,當然還有當年的《薰衣草》。忠孝東路用腳走,坐車軋,9遍綽綽有餘。關注台灣各種公共議題,大眾生活,還有那些在圖書館沉睡已久的歷史痕跡。

這些儼然成為了我來台兩個多月的生活樂趣。

引用大陸《新周刊》總主筆肖鋒曾經說的,台灣有什麼?至少有5個台灣,人文的台灣,環保的台灣,宗教的台灣,民主的台灣,然後才是美食與美景的台灣。今天,我雙腳站在這寶島上,至少5個台灣都已用心探尋、認真體驗過。

說實話,台北的一些街景,還真沒有我家鄉株洲好看,可她彷彿無需高樓大廈的堆砌,一直就靜靜地在那裡,安靜、獨立,讓人不願離去。

最後,我用長沙話對小馬哥老師說:「我也是湖南人。」

 
資料來源: 旺報/ 報導日期: 2012-05-01 點閱人次: 794人
上一筆
下一筆
上一筆